2020年9月29日

再見公和

以前在九龍仔公園跑完步, 最期待的就是去公和吃豆花。因為跑得辛苦, 不想食爆quota, 我每次進去前也對自己說: 一碗凍豆花就是了; 但吃著吃著, 看到隔離檯點熱燙燙的煎釀四寶吃, 忍不住又叫一客; 再吃著吃著, 不如叫杯凍豆漿送下口; 至臨埋單時, 哦, 今晚食乜餸? 就買兩件硬豆腐抄肉碎冬菇吧, 不知多美味。就這樣, 每次入去本想使廿蚊, 最後總要放下一張紅底。

以上的事一星期總有一次, 由初時和幾個朋友去, 後來和家暉二人去, 到懷孕時挺著巨肚大搖大擺進去( 老闆娘總會大叫: 全部人讓開比大肚婆坐!), 發展到用背帶背著初生不久的孖B去食, 到現在孩子都那麼大了, 仍愛蹦蹦跳跳的去吃豆花。豆花嫩滑香濃, 甜度適中, 吃著吃著, 一轉眼, 也就過了二十年的光陰了。
昨天, 公和豆品廠光榮結業了, 我們也在這最後一天到訪, 買了四碗凍豆花, 一客四寶, 和老闆道別了。老闆娘還笑說: “記得你那時的肚還真巨!現在仍常來跑步嗎?”我點頭說會, 不過搬了家是少去了九龍仔就是。
我沒問她為何結業, 但看到不少人會特意前來道別, 店舖旁甚至有很多畫家展出以店為題的畫作, 就知這家店的豆花不肯定是否香港第一, 卻為大家的回憶留下一道甜甜的味道。改變有時也不一定是壞的吧。

2020年9月21日

移動玫瑰

由旺角舊居開始種繼而搬到父母元朗的家種再剪去我彩虹的家的玫瑰。

2020年9月14日

投奔怒海

記得以前的香港,有很多越南難民,收音機天天廣播:北漏洞拉;記得一位又一位長老說,那些年,游水好、攀山好、坐艇好,也要想盡辦法偷渡來港;記得六四,黃雀行動......

以前的香港,是個避亂之城,無路可走的人,想逃避緝捕、遠走高飛的人,都想來香港找個機會,因為大家都覺得香港好,香港有條件有空間容得下。但現在呢?我手機上幾乎所有聊天群組也聊過移民的話題,有幾個朋友已確實賣屋退學辭工,打算今年九月十二月明年二月去到遠方展開全然陌生的生活;還有新聞裡十二人不確定的消息,以及日日夜夜令人感到荒謬可笑的新聞。

投奔怒海、難民、偷渡,加上疫情。早陣子我過生日,朋友問起生日願望,有些掃興,但我確是回話說:其實,今年唔死都叫做執到。肺炎可致命,抑鬱也能。大家共勉之。祝  身心健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