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11月27日

ㄍ一秒拳王》

好緊張。我明天就去看ㄍ一秒拳王》的優先場了,這齣我真是超級期待。喂,你知不知男主角是誰?周國賢呀周國賢,無論是少女周還是爆肌周我一律也讚,還有Tonick的恆仔做導演,《出貓特攻隊》的俊美查朗,好戲的張建聲,主題還要是我喜歡的拳擊運動。你不用問我觀後感了,雖然我不信會不好看,但要是明天劇本有什麼不對勁,就以這陣容,我看罷也只會大叫:超級好看!在這市道做電影好難,這齣完全是100%港產片,希望大家也會購票入場支持。btw, 如果明天有男主角來謝票就好了。

2020年9月29日

再見公和

以前在九龍仔公園跑完步, 最期待的就是去公和吃豆花。因為跑得辛苦, 不想食爆quota, 我每次進去前也對自己說: 一碗凍豆花就是了; 但吃著吃著, 看到隔離檯點熱燙燙的煎釀四寶吃, 忍不住又叫一客; 再吃著吃著, 不如叫杯凍豆漿送下口; 至臨埋單時, 哦, 今晚食乜餸? 就買兩件硬豆腐抄肉碎冬菇吧, 不知多美味。就這樣, 每次入去本想使廿蚊, 最後總要放下一張紅底。

以上的事一星期總有一次, 由初時和幾個朋友去, 後來和家暉二人去, 到懷孕時挺著巨肚大搖大擺進去( 老闆娘總會大叫: 全部人讓開比大肚婆坐!), 發展到用背帶背著初生不久的孖B去食, 到現在孩子都那麼大了, 仍愛蹦蹦跳跳的去吃豆花。豆花嫩滑香濃, 甜度適中, 吃著吃著, 一轉眼, 也就過了二十年的光陰了。
昨天, 公和豆品廠光榮結業了, 我們也在這最後一天到訪, 買了四碗凍豆花, 一客四寶, 和老闆道別了。老闆娘還笑說: “記得你那時的肚還真巨!現在仍常來跑步嗎?”我點頭說會, 不過搬了家是少去了九龍仔就是。
我沒問她為何結業, 但看到不少人會特意前來道別, 店舖旁甚至有很多畫家展出以店為題的畫作, 就知這家店的豆花不肯定是否香港第一, 卻為大家的回憶留下一道甜甜的味道。改變有時也不一定是壞的吧。

2020年9月21日

移動玫瑰

由旺角舊居開始種繼而搬到父母元朗的家種再剪去我彩虹的家的玫瑰。

2020年9月14日

投奔怒海

記得以前的香港,有很多越南難民,收音機天天廣播:北漏洞拉;記得一位又一位長老說,那些年,游水好、攀山好、坐艇好,也要想盡辦法偷渡來港;記得六四,黃雀行動......

以前的香港,是個避亂之城,無路可走的人,想逃避緝捕、遠走高飛的人,都想來香港找個機會,因為大家都覺得香港好,香港有條件有空間容得下。但現在呢?我手機上幾乎所有聊天群組也聊過移民的話題,有幾個朋友已確實賣屋退學辭工,打算今年九月十二月明年二月去到遠方展開全然陌生的生活;還有新聞裡十二人不確定的消息,以及日日夜夜令人感到荒謬可笑的新聞。

投奔怒海、難民、偷渡,加上疫情。早陣子我過生日,朋友問起生日願望,有些掃興,但我確是回話說:其實,今年唔死都叫做執到。肺炎可致命,抑鬱也能。大家共勉之。祝  身心健康。

2020年8月10日

安妮日記

我10多歲時看過這本書,那時覺得當中描繪的生活,如虛構的小說情節,離自己很遠很遠。現在和孩子一起看這漫畫版,看到戰爭,被困,不公社會,失去自由以及無法講真話的生活,感覺就像每天看新聞般,伸手可及。安妮在很年輕時便死去了,很多人說她的故事發人深省,叫人反思極權之禍,戰爭意義芸芸。我說呢,人嘛,反思可能反思,但最終改不改變,到底還是被私心權力所支配。加油 反抗 報復這些詞語,快會在人類的字庫裡被刪去了。

2020年7月12日

《希望之線》

人與人之間,人與事情之間,甚至人與一個地方之間,都有一無形的線聯繫著,就像月老紅線般,這條線叫緣份。有時人太絕望,忍受不了兩邊的拉扯,會把這條線切斷,既乾脆又不用再煩。但如果先把這條線留著,不去太在意它,不去拉扯它,到某天,連自已也忘記有這條線的存在時,隨手一拉,才驚訝發現,怎麼原來還有一線希望?拉引到的東西,充滿驚喜也不定。

我很興幸我幾年前沒有割斷和東野圭吾之間的線。我以前不懂欣賞,覺得他的推理寫法和我以往看的都不同,我嫌它不夠爆,但後來才知道平凡(平實?)才是他的最大賣點,就像這本《希望之線》,不著重找兇手,不賣恐佈懸疑,反而大量描寫人性和動機,節奏明快得來又富有深意,我喜歡。

太多手機和媒體資訊的時代,我的專注力明顯下降了(誰又不是?)。之前在圖書館借了一本曾被電影改編,叫《夕霧花園》的小說,看到我呵欠連連,至過了一半便決定放棄。但看東野圭吾的書呢,一般卻沒有這狀況,都看得專心投入。

我發現自已很需要這短短的專注時光。跑步好,看書好,跆拳好,做飯好,讓我好好投入去做一件事,暫時什麼別的也不要想,是我人生自救手冊內的必然編章。

2020年6月17日

南高梅酒

參考了會所舉行的浸活酒活動,這是我第三次浸梅酒,之前都是用青梅,今次是第一次用南高梅呢!一年後見!

500g 南高梅
200g 糖
90ml日本燒酒(寶燒酎)

2020年5月29日

跆拳道紅帶考試

跆拳道紅帶考試之記錄。感謝家人的支持和拍照!


#都是和一班小孩一起考
#都在問阿姨你來做什麼?
#我說梗係考帶吾通食飯咩
#他們就卡卡大笑
#我就苦笑囉

2020年5月18日

《大迫傑 跑過 煩惱過 才能發現的事》

因為篇幅挺短的,我花了個多小時便看完這書了。大迫傑的樣子天生有一種神秘感,有種不可告人的氣質,但看完他的書後,才發現他的長相和真實有一種頗大的距離。當然我也很佩服他敢於反對日本跑步界的傳統,不練半馬,不跟實業,不參加驛傳,敢隨自己目標而行,但總的而言,我感覺他的整體想法比較接近一台跑步機器多過一位有血有肉的人類。看完書的那一刻,我是有種:「哦,就這樣?」的失望,但想深一層,可能就是因為他這種機機器式思想和個性,才可以成為日本最速男吧?如果以相似等級的跑手而論,川內優輝樣子沒有魅力,但川內有個性和有趣多了。我只能說喜歡跑步的人可以一看這書,總也會看得有些樂趣。

2020年4月3日

阿煲

親愛的阿煲:

你在2020年3月離開了我們,終年99歲。這幾天我想起很多和你相處的事,大多是童年時和你一起住的回憶,記錄如下:

  • 冬天時,你怕孫兒們著涼,在入睡前,你總是叫我們站著,雙手張開,用珠被和舊絲襪在我們身上綑綑綁綁,DIY睡袋。
  • 夏天呢,你則愛開著收音機,一邊在床上撥著籐扇,一邊哄我們入睡,有時你睡著了,我便會篤你面頰一下,想你繼續撥,其實我並不熱,而是怕黑,想你陪我,你於是又醒過來,撥幾下,又睡了,我又再叫你,就這樣,每晚來來回回的,你總是不厭其煩的陪伴著我。
  • 有一夜我不知為何沒法睡,一整晚煩著你,深夜四點我還在篤你面頰,我以為自己準被罵了,怎料你突然起床,說不如去海心公園玩?我半信半疑地換衣服,然後你真的牽著我的小手去無人的公園打秋千,我至今仍記得那個微涼的夏夜。
  • 有一段時間,我養成了咬手指的壞習慣,你偷偷將白花油塗在我手指頭上,我一咬,辣死我了,你就在旁偷笑,我都不敢再咬了。
  • 我喜歡看你做飯:蒸田雞,煎蛋角,菜肉餃,煎黃花魚,毛豆百頁,腐皮卷......有時我很想你坐著一起吃,但你總是很有原則的堅持在廚房裡進進出出,真懷念呀。
  • 還有你在家裡養雞的事,你用繩把雞綁在廚房門,每當有那個孫兒不聽話,便會被你綁在雞的旁邊,繩子的長度,剛好就是和雞接觸到與接觸不到之間。有哪個小孩不怕雞?見其他表兄弟姐妹真的被綁好幾次,大家也嚇得不敢再搞事了。
  • 還有我要你餵飯餵足一個鐘的事,我在馬路上用腳攔電車的事,我不肯扎頭髮上學的事,你常笑我小時候百厭和野蠻,即是在我仔女面前也如此說,孖寶聽了也搶著說媽我太過份了。
  • 搬到康怡後,你年紀漸大了,間中也會聽到你說身體的病和痛,但怎也無阻你排除萬難去老人中心學寫字,學畫畫,去維園學扇、學劍、跳讚美操的決心,我真的很佩服你。
  • 這幾年,你身體狀況越來越差,兩度入院,我也聽到你說一些晦氣話,我很擔心,以為你失去了生活的動力。然而,每當大年初一,看到你和孫兒賭錢玩魚蝦蟹的奸笑樣、偶爾去冒險樂園玩擲彩虹遊戲的興奮、看到你影相時擺post古靈精怪的表情,還有看你那些充滿童趣和生命力的畫作,我就知道,你身軀確是九十九歲,身體都不聽你話了,但你的心呢,仍是小孩,內心世界色彩繽紛,充滿熱情。
  • 我記得在最後一次見你時,剛好是家暉和靖仔的生日月,我們一起拍手唱歌,你還派利是給他們。我們如常地一起吃東西,如常的聊天,如常的在臨走時你送我們到升降機口,至升降機門關閉一刻你還笑著揮手,我又怎料到,那一個笑臉,就是最後一面?原來人生永別真的毫無先兆的,幾天後你便離開了,但你那親切的笑容和拖著我手的溫暖,我不會忘記。
  • 阿煲,你現在過得怎樣?在怎的一個空間存在著?不知你是否可以看到這信?我真的很想對你說:阿煲我是囡囡呀,我很想念你,謝謝你把我湊大,謝謝你的愛,我永遠愛你。

囡囡



2020年2月19日

武漢肺炎二三事

今年農曆年後,香港因為武漢肺炎疫情,中小學停課至少一個月,公務員在家工作,市面蕭條。大家的話題都離不開政府有多無能和無恥,為何不封關,哪兒有口罩,消毒水賣。米和廁紙被搶空。孩子天天看新聞,問我香港怎麼了,我說,媽也不太肯定,就走著看。記錄一下這期間的二三事:
  • 習慣都打亂了,孩子每晚都12點後睡,9時後才起床,還有越推越遲的跡象,我也有些懊惱,但我不管了。
  • 在家裡閒著沒事做,我們做得最多的事:和小狗Simba玩,吵架,打機,看電影,追劇,看書,煮飯,弄甜品,玩牌,煮飯,吵架又打機。(排名不分先後)
  • 煮飯由一日一餐變成一日三餐,這事是挺累人的。
  • 孩子確是有些網上功課,但看來挺簡單的,不用花太多時候便完成了。
  • 小Simba來了我們家已個多月了,可幸的是,這段時間我們一家都可以花很多時間跟牠相處,我人生首次和動物有很親密的互動,原來那一份是很獨特的感情,我自已也覺很不可思議。
  • 我沒太努力去撲口罩,由疫情起我一直就用著以前在台灣旅行時買的口罩存貨,快用光時,本來是要擔心的,又得到親友協助,現在存量還算足夠的。
  • 不過我的想法是,口罩用光後,留在家就是了,反正現在網購糧油什麼都挺方便的。
  • 說起台灣,台灣人真的應為自己是台灣人感到自豪,防疫政策強硬俐落,連台灣的口罩都特別貼心好戴。
  • 香港的防疫工作嘛,只能說,本來便不應有期望。這幾個月來,香港人一直都是靠自強互助生存下去的。
  • 不是行山銀行啦,但為了避免使用人多的交通工具,我們多了用屋苑旁邊的小山徑走去市區,原來挺方便的。
  • 跆拳道和泰拳我都停了,不過我定好了每天至少運動半小時,有時慢跑,有時做下體能,說實也有點運動不足,沒有去到可以減壓的程度,目標是再多做一些可以流汗的心肺運動,多晒太陽。
  • 因為都很無聊,我們一家開始看日劇。當我介紹木村拓哉給孩子時,他們看了一些現在的硬照,都說,媽,這大叔怎了,真是當紅過嗎?但當大家一起看完《摘星廚神》後,他們也忍不住說,嘩,是很有型,然後大家都模仿木村在吃到好吃食物時深呼吸頭仰後的動作。
  • 一家人還看完了《強風吹拂》整套、《神之水滴》整套,重溫了《Harry Potter》電影1-7集,剛計劃明天開始《悠長假期》,孩子都說,如果要學外語,就選日文吧,我表示支持。
  • 公司的生意因為疫情緣故,很多活動和訂單都取消了,收入大減,不過那麼多年了,也該是重整的時候,我得靜下來好好想想去向和解救方案,希望會雨過天晴。
  • 今天就說到這裡。希望大家都身體健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