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2月28日

最佳男主角 未揭曉


Kate Winslet曾說:Leonardo是她一生中最重要的男人。回想過去,任何人生重要關頭,這男人也在她身邊,支持和鼓勵她。

Leonardo也說過:Kate跟他是無所不談的知己。這種關係本該無任何新鮮感的了,但即使是二十多年後的今天,他每次跟Kate碰面,感覺竟也像當初拍鐵達尼號一樣,如若初見。

很多人以為也期待他們有天會在一起,但時間越久呢,你便知這可能性很低,相比愛情,他們似乎更珍惜這份友情吧?你看,照片中的眼神和笑容,多合拍又輕鬆自在,不曾脫軌 這事,反而令這段關係從沒發展,從沒枯萎,才歷久常新似的。鐵達尼號的導演真有眼光,成就兩個極具個人魅力的實力派,又成就了這份美好情誼。

明早便是奧斯卡了, 今屆Leo呼聲很高,但坦白說,都那麼多年了,我倒覺得Leo真的覺得 拿又好不拿也沒什麼 這樣,情況有點像村上能不能拿到諾貝爾文學獎一樣,你說他不想嗎,未必,這世界任何人也喜歡被認同,但我肯定的是,Leo和村上真的不是會為獲獎機會之類的東西而影響他們選片或寫作的動機。

就像今屆Leo參選的電影勇者復仇,他說過拍這片主要原因,是希望大家因而關注世界上不同種族的文化和土地權問題,他在金球獎得獎感言也說了。我喜歡Leo,除了因為他的俊朗,他的演技外,我覺得他內裡是個善良和有立場的人。我當然希望他得獎,但即沒選上(事實上其一對手Eddie Redmaye很強勁我知道),但別忘記,你永遠也擁有不少忠誠影迷呢。

除了奧斯卡,明早還有立法會補選的結果,這事更關乎重大,但我不在此說立場了,我心裡無疑是有點擔心,希望大家有善用手裡一票就是了。

2016年2月24日

十年 電影盒子

想來,我是何時愛上看電影的呢?應該是2004年左右的事吧?在這之前,我當然有看電影,但幾乎只看大片/賀歲片,頂多一年四至五齣這樣。直至2004年,那年百老匯電影中心搞了一個杜魯福逝世二十周年影展,播放了很多齣很難得的杜魯福舊片,我才頓然眼界大開,驚訝電影是這樣哦,如此安撫人心,又可以有力地挑戰社會和道德。然後,我開始接觸更多導演的作品,奇斯洛夫斯基,王家衛,劉偉強,活地亞倫,賈樟柯,港產的,外國的,大陸的,台灣的,不論是好看不好看的,我都照單全收,電影中心成了我經常出沒的地方,電影於我再不單是甜品這回事,而是一種填肚子的生活所需了。

最近,我整理了用來放票尾的的電影盒子,由2006年至今,剛好十年,一年一束,以橡筋綁好,總數564齣(這數字還不包括租碟買碟回家看的片子)。

2006年:68齣 
2007年:87齣
2008年:82齣
2009年:103齣
2010年:48齣
2011年:39齣
2012年:43齣
2013年:37齣
2014年:38齣
2015年:19齣

坦白說,我自己也覺得挺不少呢,特別是2009 年,你看我發什麼神經,109齣電影,一年365天,差不多每三天便去電影院泡,年中無休風雨不改的去看,將時間如此花掉,我也覺得有夠瘋的。而這564齣電影中,大概超過80% 電影是我獨自看的,不知呢,曾聽不少人問我,一個人看電影好孤單嗎?我總是聳聳肩,不以為然,我認為看電影就像看小說一樣,不過是一個人投入進去的一回事。不,我指,我當然也喜歡兩個人或更多人一起看電影,一起等開場,一起分享觀後感的感覺不知多好,只是,若然夾不了時間或別人對這片根本沒興趣呢,我又無需因別人不看而錯過,我是這樣想。

我的孩子生於2010。而2010年後,從數量看來,我看電影的數量無疑減少了,一年約40齣。我猜,除了忙於湊孩子外,我對人生的看法或價值觀改變之類的東西也影響了我看電影的心情,這點有點難以說明,但是,電影再不像初戀般不顧一切地打動我心了,我也不需要以數量將自己填飽了,現在看電影的心情倒較像  由吃主菜變回吃甜品了,但因為曾吃過不少好東西,或多或少能分辦品質好壞,所以選電影都很挑,每次也看得很珍惜這樣。

及至去年,整年看了19齣電影,算是新低點,我想是跟去年整體心情不太好有莫大關係,加上上映的電影不太對我口味也是真的。不過今年2016年才過了兩個月不到,看片的氣勢是回勇了點,就讓我在下一篇說一下最近看的片子好嗎?

2016年2月13日

H&M登陸 家樂坊還算是家樂坊嗎?

旺角家樂坊裝修了差不多半年,剛完工了,門口開了一家H&M,初時我還以為H&M只佔其中一舖,怎料今天我在內繞了一圈,什麼,原來三層的商場原來都成了H&M呀?我不肯定數字,但原來的家樂坊大概有過百家小店吧?沒有小店的家樂坊,還叫得上是家樂坊嗎?

想起中學時家樂坊還叫家樂商場,那時放學後跟同學逛街,不是去太子聯合,便是去家樂,我的耳洞也是在家樂穿的;即使後來出來工作了,你知道我,大學畢業後就在報館當個小記者,根本賺不了多少錢,有時去記招或人物訪問,想穿體面點,我也會去家樂逛下,看看能否找到不太貴又看來大方的衣服;到孩子出生了,整天在家湊小孩悶死了,有時想出去輕鬆下,便會在晚飯後一家大小去家樂門口的雪糕店吃雪糕。

真的,我對H&M沒好惡,間中我也會買H&M衣服,但現在,看著這燈火通明的大廚窗,感覺就像看到一個有錢肥佬從天而降,扇著一疊疊銀紙,叫大家彈開,躝屍趌路這樣。然後才想起去年在家樂一家小店跟老闆娘聊天,她說快要搬走了,因加三倍租這事,那時我以為就只她一家,怎料原來是全個商場的情況。我沒有做過零售業,但我知道小店本來便很難做,要生存下去真的要放很多心思時間,貨品要特色之餘又不能太貴,我眼見家樂真的有些店捱了不少年,現在加三倍租哦,即是要是原來二萬元的舖,加到六萬元,你叫小市民怎負擔得來?距離家樂十分鐘不到的朗豪坊,已有一家H&M了,香港人真的需要買那麼多H&M嗎?

旺角本來已不叫得可愛,這幾年簡直連路也無法行,嘈吵到不行,人車爭路到我不敢出街;短短的一條街有十個垃圾桶,但每個都是長期爆滿的;二樓書店有是有,但感覺上經營得相當困難;是有兩個小型遊樂場,但全都是供自由行執喼和食瓜子的地方,我孩子差不多六歲,但只去過附近遊樂場一次,之後連他們也說那兒太臭了不想再去了。

我雖然在這兒住了不少歲月,之後也沒什麼信心能夠搬走,但坦白說,我對這兒是徹底死心的,真的很徹底那種。我現在的真實生活,都被邊沿化去何文田和九龍城一帶了。我唯一希望,這種死心不會蔓延得太廣就是了。唉,沒錯,我想說的就是香港,整個香港,香港呀香港。

2016年2月6日

這邋遢未免洗太久了

由12月開始,我一直忙於收拾家裡,不是簡單清理飯桌信件那些,而是將整個家翻天覆地 由上而下 由內而外 把所有東西拉出來再安置過這樣。

坦白說,我物慾不強,曾以為只要專心收拾幾天便好,怎料不翻還好,一翻呢,就翻了一個世界出來這樣,連孩子昨天也對我說:嗯,媽媽你好像由我四歲開始收拾到我現在差不多六歲了。(真的有這樣久嗎?)

別以為收拾只是純勞動而已,當中需求的腦力可大了,基本上每拿一件東西上手,人腦就要load一次這些問題:物件由哪裡來?要保留嗎? 該放哪兒?若然不需要呢,處置方式是?垃圾桶?送人?回收?

總之,這些年來所有的衣服,書藉,CD,照片,信件,廚房裡的雜貨,廁所裡的東西,玩具,零食,我個人的,孩子的,一切一切,留的留,掉的掉,送人的送人,我感覺自己攪盡腦汁,全速前進,曾妄想過在2015內完成但失敗了,總算趁猴年來臨前,把所有東西各安其位了。

到底我為何會有翻舊東西出來的勇氣呢?除了是希望家裡整整齊齊,拿東西時更得心應手外,更重要的,是想物盡其用,不想浪費,只要知道自己擁有什麼,放在哪兒,放棄過什麼,心裡記著,就像經歷了一次自我反省的過程,下次購物便會更加小心,不會重覆買無謂的了。

不知道大家的年尾洗邋遢搞得怎樣?在此,祝大家在新一年能萬事如意,珍惜所有,人和物也是呢。新年快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