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1月24日

2012年 小塵埃

1月快要結束了,那些有關2012的雜緒卻像小塵埃一樣黏著我,逼使我非不得已扇兩下手,揮揮衣袖,仿佛一切整理乾淨後才讓我重新上路。

是有點說來話長,姑且想到什麼就記什麼吧。

我認為2012年於我來說還是獲益不少的,例如跟孩子建立了深厚的互信和感情;小說出版了;參與了反對國民教育科的活動,反思有關教育的目的與意義;生意也慢慢上了軌道,雖未至於賺大錢,但至少,我相信這方向走下去的話,要維持自給自足的生活還可以吧。

跑步比前一年多了,我對自已身體狀況也更理解,我知道人最終大概也會邁向學太極的路,但此刻我還是不想用走的;電影看了不少,看小說的數目卻少得可憐;至於寫作,寫完了第一個故事後,本來有點頭緒立即動工第二個的,但一拖再拖,頭緒不經不覺就如煙消散了;看了我人生第一次五月天的演唱會,卻錯過了周國賢他人生的第一次個唱,希望下次能在紅館看到他吧。

至於要說2012年可惜的,是我失去了對生活的閒情。

我老是覺得一天24小時不夠用,也許是因為貪心吧,我完全捨不得放棄跟孩子相處的時間,但又要工作糊口,也有個人想做的事,跑步,有我想見的人,想談心的對象,很多東西想做。我幾乎做每件事都匆匆忙忙,總之,舉凡跟別人無關的,比如工作,買東西,走路,吃飯,我也會跟自己說:必需在最短的時間內完成!然後迅速做好了,又忙下一件事。說實,這樣生活,有時真的覺得很粗疏,沒閒情,沒品味。

然後我又想,要再在生活裡榨取時間,唯一可行的是減少睡眠,多希望有天我身體突然演化成不眠不休也能保持體力呀,又或者,有什麼藥廠可以推出一種藥丸吃一粒便能代替睡覺就好了。事實上,我在過往幾年也經常在深夜時份硬將自己由床上拉起來,兩小時好,一小時好,做些自己想做的事,好好關心下自己的內在,但總是捱過一夜後,另一天又要補眠,時間看來是多了點,但長久下去也算不上使用得有效率。

現在才是年頭,本來可以說一句,將來是未知的。但2013年感覺上卻好像一早規劃好了,這樣聽來真沒趣,但沒辦法,我覺得人生裡就是有些年可以隨意,但13年一開始早就注定了很多事等著去做,比如:
  • 好好跟孩子相處,這是我首要想做的事;
  • 好好靜下來看小說,我的to read list越來越長了;
  • 動筆寫第二個故事,出不出版沒所謂,重要的是,我希望寫出自己喜歡和滿意的東西;
  • 至於糊口的事,第一盤生意漸上軌道了,我希望發展第二門,這次我希望和社會有更多接觸的,先不在這兒透露,但我心裡都己有完整計劃了;
  • 還有一樣很重要的,我希望自己不要老是匆匆忙忙,我希望俗事多忙都好,心也能間中慢下來,看看風景,吹吹風,曬曬陽光。我希望生活可以精緻一點。
寫呀寫,看來也差不多了,我的小塵埃,再見了。呀,對了,還有一件事,雖然間中想起還是覺得可怕,但2012年,我總算徹底擺脫了懷孕期間的抑鬱狀況了,說來好笑,人家都是產後抑鬱的,我卻是懷孕期抑鬱。沒錯,產後是有點小波動,但比懷孕期間好千倍了。不過抑鬱這題目又可以寫洋洋數千萬字,環保一點,就在此略過算吧,反正我幾乎是康復了。稍等,幾乎 二字是什麼意思呀下?別擔心,我這人本來就有或多或小的抑鬱:P 祝大家 新年健康 心情健康。

2013年1月23日

陸續有來

雖然不是餐餐精緻,但最近看電影的密度,以量來說可以說是飽到要吐那種是吧?最慘就天天或隔天去看一齣,還是看不完想看的。

腦袋好疲倦,未及消化一齣另一齣又來了,我又不想錯過,然後我想深一層,捱更抵夜看那麼多影像有什麼意思呀下?:P
  • 《浪蕩青春》:近來最後悔的一齣, 可能我真的不懂欣賞公路電影,一路上那麼多性愛,那麼多毒品,仿佛這些就是所有意義了。我在電影院中老是看錶,我比主角更想盡快結束這次旅程。
  • 《安娜。卡烈妮娜》:我沒看過原著,事實上故事老土極了,結局也只能如此,只是Aaron Johnson 和 Keira Knightley之間,是真的拍出了點什麼來,真不知怎去形容,他們之間那份激動,和慾望,都透過眉宇、舉手投足發放了。至於導演本身,相信是真的愛上了Keira Knightley了,他上一齣導的《愛誘罪》也是她擔正的,這齣的鏡頭也是貪戀的摸捉著她。
  • 《搵鬼打官師》:期望很高,因為是《黑幫有個荷李活》導演三谷幸喜的新作。是齣不錯的小品,當中說的死亡也是那麼輕巧,那段法庭內的霹靂舞有夠好笑的,但當然不能和妙筆生花的黑幫相比啦。

2013年1月22日

《黑殺令》


什麼叫stylish不用人說的,進場看看便知道了!不枉我看到淩時一點才回到家。兩個半小時的電影,我卻越看越興奮,最後還覺得不夠喉呢。

真的很精彩,我同意polly說,也許不及希魔,但希魔太超班了,要拿著來比較,什麼也比下去。真好看,這個世界竟然有人可以把  張力  二字詞演繹得那麼好,電影裡的死亡都那麼沒所謂,沒重量的,死亡本身不算什麼,但害怕被揭發無謂真相的懸念卻吊足人胃口,差一點被李安納度揭發那段,我心跳不住加速,快得要停了,卻又用一個笑點回落,再引上下一個高潮,真聰明的表達手法呀,這種人聰明,也懂人心。

不知有沒有女的跟我一樣喜歡看?甫出場時,夜已深,也冷極了,我很興幸自己穿上了大衣,在大衣內藏了兩把手槍,沒錯,我一時之間變成了一個男人了,來,嗅嗅我混身上下的男人味,以及英雄主義。我雙手各持一槍,走過果欄,壞人見一個殺一個,冷不防我殺了個通緝的還能拿到懸紅,對了,我有沒有告訴大家我改行做懸紅獵人了?我本來就有我的原則,誰叫你們先挑釁,先沉不住氣?這個世界沒有中間,不是跟你講道理,就是一槍將你射死,悉隨尊便,怎樣,很cool吧?

黑鬼django一騎上馬便知道他非池中物了,Christoph Waltz沒可能不是導演愛將,你還找上李安納度做奸人。塔倫天奴大導演呀,你拍得如此有型有款,教我們觀眾怎不回味無窮?

照片來源:movhk.com

2013年1月16日

《一代宗師》



要問喜歡不喜歡的話,我還是有很多喜歡的部份,比如是那份精緻、文學感,含蓄,說故事的手法等。但要說客觀,我覺得這電影實在算不上好看,而我估計,導演要煞有介事的在上映後解又解釋,是因為他自己很在乎,卻也很猶豫是吧?

有時我真的覺得,王導這樣拍電影實在危險,也許他真是個不折不扣的藝術家也不定。總之,我觀察到的是,其他大師如李安好吧,杜琪峰好吧,他們當然很有才華,但同樣地,他們也是個出色的生意人/企業家(我沒有貶意),總之,他們幾乎不打沒把握的仗,當然,偶然也有失手,但看得出他們的目標明確,決心完成,即使不是全盤計劃,也對於故事本身,該有六七成想法才會確定開拍吧?

但王導呢,他是真的浪漫主義那種人,有什麼念頭在腦海一閃便動工。我相信,很多時候,他根本連故事的一成也沒想好便開拍,再邊拍邊找故事,他自己本來就是何寶榮,一整天就在一片白茫茫中找瀑布,燃燒生命,燃燒菲林,這大概也解釋了為何那麼多演員都對他又愛又恨。沒錯,有時雲霧退去,真的給他找到什麼了,這樣拍出來當然很好看,手法那麼自由,氣氛那麼具流浪感,整個故事看似漫不經心,事實上完整具深度,怎會不好看呢?然而,很可惜,沙漠的背後很可能只是另一片沙漠,並非所有井鑽下去都會有水源的。

《一代宗師》最令人奇怪的是,故事真的不是葉問的故事,而是宮若梅的故事,整條主線都落在宮若梅身上,宮若梅的角色才最有立體感,她才是經歴了人生的春夏秋冬。也有些人為王導護航說,這電影拍的不是一個人,而是一個時代,但這樣一來,拍葉問便變得沒價值了,宗師不用是宗師,朝偉也不用苦練功夫那麼多年,他不過是時代裡隨便一個多情種,他不需要懂功夫,只要懂得寫信寫得婉轉,送鈕扣送得含蓄,替夫人按摩小腿按得溫柔,抽煙抽得夠意味深長,就已經夠好看了是嗎?至於功夫,很可惜最好看的也是馬三和宮若梅火車站那段。還有是一線天的角色,我以為大家都跟我想法一樣,覺得這角色很多餘,怎料我看別的影評時不禁兩眼一墜,說那個角色很有意思,兼且大有來頭,用了一種hidden什麼的電影拍攝手法,隱晦地對比了葉問宗師與一線天宗師,跟阿飛最後一幕朝偉的出場有異曲同工什麼,坦白說,我對電影學術方面真的不太懂,但作為一個普通觀眾,我認為這說法很牽強,我覺得阿飛中的朝偉出場是真的有意思,說出一飛死一飛鳴,但一線天嘛,我真不明白為何這故事需要這角色,枉張震花了兩年多時間苦練功夫。

不過,想來,我又說不上是個普通觀眾,自問算得上是個王迷吧,雖然未至於很盲目,但至少我看過他所有作品,順序看,虛心看,我也總是靜心等候著,期待著,就像這次,我帶著隆重其事的心情去看,但總體說呢,的確不感滿足,特別是等待了那麼多年之後。坦白說我真的很驚訝有人說這是王家衛執導以來最出色的一齣。

照片來源:百老匯電影網站

2013年1月11日

《偷戀隔籬媽》


剛從電影院回家,很倦很倦,卻捨不得睡,我看了一齣很精采的電影。我要記下。

誰說法國片只有形式?ozon就告訴你,風格和內容怎樣並存。畫面拍得有型有款,故事緊湊,有種密不透風的劇力,我看不到十分鐘已想拍手,我覺得自己就像一個貪婪的學生,好幾次也有衝動拿筆記本出來,記下我剛學到的;轉眼我又選擇不去思考,事實上也容不了我思考,我越看越驚心,在不知不覺間變成了男主角,跌入戲中戲,不能自拔地入屋偷窺了。

很興奮。很佩服。很久也沒有看過如此用心的創作了,不愧為大師中的大師。事實上,什麼偷窺呀、戀母情節只是晃子,電影想說的就是創作本身,而且說的技術高超,層次分明,引發思考。

一個好的故事是怎樣的呢?導演有靠對白告訴你,主要還是靠電影本身告訴你了:
  • 角色要有個性,站得住腳
  • 對白要精準
  • 要有矛盾、衝突
  • 作者要清楚自己的讀者是誰
  • 要有懸念
  • 要給人想像空間,牽引好奇心
  • 結局要出人意表,但觀眾卻又會有一種:「哦,這就是了!」的感覺,總之就是沒有更好的能夠取替
天呀,真的太好看了。我甚至覺得,故事詳情沒必要在這兒補說了,我只想說,這電影甚至激起我的再寫故事的慾望,我已很久不想去寫什麼了,現在我真巴不得立即開始構思一個新點子,然後慢慢俯身、彎腰,一步一步的,溝水泥、砌磚頭、掃灰水。沒錯,要保持好奇心,好奇和熱情是最重要的,任何房子都總有方法進去的,能進去就可以繼續寫了。數學給你很實在的感覺,但唯有文學才最像愛情,虛虛實實,像霧像花是難以捉摸,但這才夠吊胃口,才夠迷人。

我要努力,在大師面前我們當然渺小,想著想著還可以越想越自卑,但大師也能給你一個完美示範,讓你盼望,世上有人可以這樣高明和有趣地講故事。我很奇怪這電影沒引起什麼noise,身邊幾乎沒有人看過。我興幸自己沒錯過這佳作,我相信這會成為ozon的又一經典。
 
圖片來源:百老匯電影網站

2013年1月3日

《孤星淚》


這歌劇我很熟悉,現場看過兩次,cd也聽過數百遍,應該沒新鮮感了,但當我置身在漆黑的電影院,看到序幕那些囚犯彎著腰,大汗淋漓的拖著船,高唱:look down!look down!時,我還是忍不住立時坐直身子,握緊拳頭,我內心熱血沸騰極了!

我一早便知道Anne Hathaway能演能唱,但我不知道Hugh Jackman原來如此強勁的,我簡直想寫封電郵向他道歉:對不起,以往我一直視你為花瓶,怎知道你將 Jean Valjean演得這樣出色,歌喉好,整齣電影的情感由你由頭帶到尾,真的很強勁!我想寫你一個服字,但你懂得看中文嗎?:P

電影裡面還有很多都是唱得之人,比如演Maurius的Eddie Redmayne,一臉雀斑,但演起愛上革命的富家子弟真的很有驚喜,沒錯,公子就是這個樣子,他的聲音溫柔動聽,是真的懂唱歌的。演Cosette的Amanda Seyfried是不是很臉熟?原來她就是電影《媽媽咪呀》的女主角。還有很多演員都很出色,比如旅店那對老千夫婦,本來就是老千的樣子哦。如果要說有什麼人不適合,我覺得Russell Crowe真的有所欠缺,台型是夠演警察,但要他唱歌是太為難了。

很多幕也叫人難忘,例如Jean Valjean在教堂裡反覆來回,他在掙扎,之前的路是走錯了,但自此後,他要選擇一條怎樣的路?

第一次為錢出賣自己身體的Fantine,那一頭短髮,一臉心痛的唱歌:那年夏天已離我而去了,寒冬還要持續多久?

整個巴黎的人都活在地獄太久了,決定要革命,振臂高唱:Do you hear the people sing?

Maurius的兄弟都在為革命忙於奔命,他卻像見鬼一樣沉醉在戀愛感覺中,兄弟笑他,他與兄弟對唱:Red:  the colour of desire VS the blood of angry man。Black: the colour of despair VS the dark of ages past...

還有,革命來臨前的黎明,一班革命青年舉杯唱drink with me。他們到底有多大了?這種年紀的我們在想什麼?才剛剛到了喝酒的年齡,這一杯卻可能是一生最後一杯酒了,而事實上,當太陽出來,他們紅色的夢沒有實視,整個巴黎沒有人出來支援他們,激情歸激情,現實歸現實,我們還是活在黑暗之中。

還有很多幕都太好看了,或者應該說,這故事本來就很出色,激盪人心,充滿矛盾感,令人感動,發人深省。而這電影版也拍得特別好,聽聞所有歌都是演員現場收音的,整隊樂隊就帶去現場,厲害吧,這多考導演和演員的功力呀,當然了,是the king's speech導演Tom Hooper,單是這個原因也值得入場看了。

圖片來源:百老滙電影網站

2013年1月1日

2013

新年快樂!我想為新一年寫些寄語什麼,但現在都深夜四點了,加上只有攝氏十度,正常人應該讓腦袋放鬆一下是吧? :P 

不過寫下去又覺得可以寫一點點。過去一年,我覺得自己成熟了不少,我不知道成熟這詞語對別人來說是好是壞,不過如果以我一直以來的認知,成熟的好是在面對事物時變得沉著和忍耐,但自己體內的任性和放肆細胞呢,卻有一種無處可逃的感覺。

我想我真的長大了。我不再像以前一樣壓抑自己洶湧的情緒,而是,我內心真的變平靜了,沒什麼壓抑不壓抑的,這對於過生活來說挺不錯,但內心另一端卻又矛盾地希望有什麼事麼人可以挑起一些波動。

我好像還有點什麼想說,卻不知從何說起,也許今晚就先這樣吧。總之是,我知道已無法變回以往的那個我了。

新的一年,我希望無論生活有多簡單平靜,也不至粗疏,我希望自己的心思永遠能保持精緻和敏銳,當然,心思是要靠健康的身體去維持的,所以說到底還是要身體健康。

也祝大家新年有個好開始,生活愉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