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10月28日

讓所有人看到大海 五月天

剛過的五月,我第一次去紅館聽五月天演唱會,事隔五個月,雖然這樣說起來有點誇張,但我竟然一直未有時間整理心情,感覺就像給某人寫信,有必要隆重其事,找一個合適的時候,讓心情平情,讓思緒清晰,才能整理,否則匆匆寫下就像對不起這事似的。:P

今天有點時間,我將一隻手掌伸到半空,正式宣佈,我成為五迷了!怎樣,誰在拍掌?沒有呀?因為大家早便喜歡五月天是吧?oh yes,知道知道,是有點遲,但我可是一臉認真又滿天歡喜宣佈這事的。

曾有很多人將beyond和五月天比較,五月天也曾公開說,beyond是他們的偶像,他們被beyond影響至深。然而,我個人認為,五月天的音樂到底哪兒被beyond影響了,要留待樂評人才懂得說,但於我,一個虛心又熱心的平凡聽眾,則認為五月天的歌跟beyond的在本質上有很大的不同。

我說的beyond是家駒還在時的beyond。家駒不止是beyond的靈魂,他還代表了一個時代的rock友:憤怒,不滿,不去俾面派對,不屑跟白痴談話。聽他的歌,你能感受到他的大愛、反叛,直接,聽著也許還會感動落淚,同時也沉重非常,一不留神還要小心別被拉進黑暗的窄巷,那兒荒蕪,孤寂,出口不知在何方。他的音樂是寒冷夜晚的一場雨,只有很抵得冷的人才會明白這場雨的原因。

五月天跟beyond最大的分別,是五月天音樂的本性是盛夏,是一抹單純的陽光。偶爾會找到一些像是絕望和控訴之類的東西,但比例很少。說實的,有時候,我甚至不知道應否稱五月天的成員做rock友,因為他們的音樂很正面,擁有強大的正能量,是呀,即使人生是營營役役,社會是動盪不公,但歌曲的尾段也總會爆發力量,找到明確的出口。

我記得第一次被五月天的歌曲打動,是在跑步的時候。那時我抱著「姑且看看你有什麼厲害」的態度去聽。怎料,當我跑得絕望極了的時候,耳邊所有旋律都起不了作用時,ipod shuffle了五月天的《倔強》,我雙腿跟著旋律機械式擺動,忽然內心好像有什麼東西被擊中了,我不知道怎去形容,但那感覺很傾向內在,還真像跑呀跑,突然由運動場跑到了海邊似的,心擴大了一圈,眼光也在一息間擴闊了。

之後五月天的歌成了我跑步時必備的power song,每次想放棄,想停下,只要一聽到他們的歌,混身上下便會充滿勇氣,莫名地又能繼續下去,十分神奇。之後我開始認真聽他們的音樂,有關追夢的《星空》,有關找尋自己的《第二入生》,叫人珍惜眼前人的《乾杯》,都不是明刀明槍與社會對抗的,而是用詩意的歌詞,銳利的切入點打動你,我一首一首的聽,感受著當中的單純,佩服不得了。

我還知道,整個亞洲,五月天都擁有多得離譜的歌迷。聽說有打工仔要請假才能買到他們的演唱會票;有故意飛去台灣度週末,單為聽他們演唱會的。我很好奇,今時今日還有這樣認真的事嗎?還真夠像宗教團體信徒似的。

然後我想,為何五月天可以俘虜那麼多樂迷(特別是年輕樂迷)的心呢?原因很簡單,我認為他們直率地唱出了這個時代。他們的歌,有一種類似是鏡子特質的東西,每個人聽著,總能將自已的想法與經歴套入去,反映出或明或暗的一面。

如果你跟我一樣有去參加反對國教科的集會,你大概明白,現在已不流行大吵大鬧式的反抗了。集會中,年輕司儀總是不斷提醒你,要守規矩哦,要忍讓、沉著哦,即使遇到別人的挑釁也千萬不要動手,請用手機拍下整個過程就好。現在的年輕人就是這樣,勇於表達自己,用的方式呢,卻聰慧而成熟得很,感覺與其說是拿著玻璃樽向惡霸對著幹,不如說是溫和地攔一輪車,帶你去海邊看一下大海,這不就是五月天音樂嗎?

五月天演唱會更是熱血沸騰得不得了,詳情不在這兒說了,反正就只有感受過的人才知道。「除非我看到沙灘,看到大海,看到末來......」明年五月,你自己親身去感受一次吧。

2012年10月19日

王貽興的一段訪問

在goyeah.com看完六集的微電影《物‧語女子》,再看編劇王貽興的一段訪問,我覺得無論你之前對王貽興是怎的印象都好,如果你曾經從事創作,或打算從事創作,也值得看一下。

訪問中提到香港的寫作生態,以前還有所謂的晚報,願意連載十多萬字的小說,每天都有稿費,那是小說家的出路,但現在呢,雜誌向你邀稿,不要你鞠躬道謝,不要你倒貼給他們還真要還神了。

還有是寫小說和電影編劇的分別,怎說呢,你知道我有多喜歡看電影,但先假設大家不是羅林或者金庸,而是,像我這種平凡人,我也曾有被電影人拉去度橋之類的經驗,但感覺糟透了,都不是為了一個好故事,我甚至不知是為了什麼,總之是好多顧慮,好多與故事本身無關的東西浮出來,又放進去,最後面目當然全非。我不肯定是否整個電影圈都是一個樣,但自此之後,我認為我性格還是比較適合靜靜的躲起來,靜靜的經營自己的故事,到最後好的壞的也歸自己那種。王貽興在訪問中說得很坦白,我同意他的話。

其實這幾年我沒再看王貽興的小說了,我對純粹談兩性關係的散文也不感興趣,但我看過他初出道寫的好幾本小說,他是真的寫得好,是很有才華,很有個人見解的一個人,只是種種原因,我不喜歡他,但我欣賞他。

也提一下,在看這段訪問之前,請先放下偏見,別先入為主,別看他的嘴臉,別在意他某些語氣,特別不要問為何要好端端要在室內戴太陽眼鏡。就客觀聆聽好了。否則那些無關內容的東西會不住挑戰你的耐性。:P

http://www.goyeah.com/index.php?control=yeahtv&movie_id=1688

2012年10月11日

諾貝爾文學獎

聽說,諾貝爾文學獎,在國際賭盤預測,莫言的賠率是最低的。 我沒看過莫言的書,但另一個僅次高呼聲的,相信你也知道是誰吧, 是我最愛的作者。 所以, 與中日關係無關, 我今次只能手指拗出了。 當然,我知道他從來不為這個,也未必會太介懷,大概也只會聽聽爵士 做做義大利麵 平常心的面對吧?這就是他,我老朋友,陪伴我成長的小說作家, 村上春樹。

2012年10月10日

何時才懂得欣賞秋冬?

  • 十月香港沒雨,我發現我竟然需要一場雨。
  • 這陣子什麼都不順心,感覺就像唯有狠狠下一場雨才能跨過去似的。
  • 看書沒耐性,寫作沒進展,工作連連出錯,新聞難過,孩子病倒,大大小小的,我也是長期處於敏感症與生病間的狀況,就連醫生看見我,也搖頭,說,又是你呀?
  • 上星期某天,小兒發燒,那是長週末後的半天診,我看電話打不通,匆匆跑去診所掛號,一不小心拗柴了。
  • 休息數天,我竟還去參加水塘盃12公里賽,我邊跑簡直要哭,一心想著五月天的歌,能不能借我你的勇氣?
  • 成績很差,但總算完成了。
  • 今天照了X光,醫生背著我,抱著手臂,看光片,他問,怎麼你如此年輕,腳踭退化成這個樣子呀?骨與骨之間的軟組織薄得像個六十歲老人,說要做MRI認真檢查才是,最差的情況是做手術,也不要再跑了。我大嘆一聲,回家就開始找太極班的資料。 
  • 換個話題,我要補說電影《情迷羅馬》,之前好像沒說,我挺喜歡Jesse Eisenberg的,之前看《社交網站》已喜歡,他有一種獨特氣質,說話比腦袋轉得快,腦袋裝的卻不只有程式和邏輯,有種令人想多了解他的感覺。我在想,作為一個演員,這樣已算成功第一步了;至於活地阿倫,我無需強調對他的欣賞了是吧。 
  • 《消失的子彈》一開始便改錯名,我建議是,自從世上有過《讓子彈飛》,所有電影最好避開相關的字,事實上《消》這電影當消遣還好。
  • 《春風沉醉的夜晚》vcd,屢燁導演拍的,我竟然看不完,主要是受不長長的性愛場面,我不是反對很多性愛的電影,但最好具有基礎,這齣一開始便來,接著每隔十分鐘又來,沒錯,演員都很賣力很投入,我猜想導演大概也拍得一身是汗,但我看著卻有點無奈,我捉不緊主題,雖然我知道有很多人欣賞。聲名,我很喜歡《蘇州河》和《頤和園》的。 
  • 《all good things》vcd(中文譯名:全為愛),純粹是為了ryan gosling,不過受劇本所限,沒什麼發揮,劇情太鬆散,有些地方太恐佈了。
  • 之後好像沒有特別令人期待的電影了?
  • 還有書呢,我還應該看什麼?
  • 最後,有一件事我想對常常入侵這兒的比利時黑客說:我假設你懂中文,否則你也不這樣喜歡來吧?google已再三通知我你的入侵,改了密碼多次還能破解,老在我網誌留言賣廣告,又刪掉我的文章,加了驗證碼也阻撓不了呀?我很好奇,我這兒人流少,你來幹嘛?過主吧。
  • 然後寫完心情還沒有平靜下來。想起,要是真的下起雨,跨了過去了,又會霎時變冷。之後日子,就只能默默瑟縮等待春天的來臨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