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7月27日

電影債

  • 《頤和園》:很偏門,連正場都沒上,應該說沒辦法上,單是因為導演之前拍過《蘇州河》,即使只能透過小小螢幕看影碟,我也滿心期待了。果然沒叫我失望。雖然我一直很討厭東施效顰一類的說法,但這電影除了令我覺得是大陸版《挪威的森林》外,我不知還可以怎樣形容它了。內容涉及六四事件,卻不是主線,大陸政府卻借口「以毛片清晰度不夠」而將電影封殺,導演婁燁還因而被罰停拍電影五年,我有點驚訝,罰停拍五年而已?不用收監?怎麼變寬宏大量了?
  • 《失戀33天》:我看完小說才看影碟的,兩者都不錯,值得看。
  • 《蝙蝠俠:夜神起義》:逃獄那幕的場景設定很好,很有張力,很讚。但我覺得今集不夠好的問題不是來自蝙蝠俠本身,而是來自他的對手。一個奸角好看的原因是什麼?一定不會因為他是個天生變態什麼,而是奸的背後,藏著好大的委屈或複雜的原因,就像上集的小丑,他出場不久已令人生畏,卻同時令人憐憫;反之,今集的大舊衰,只是一味肌肉發達和虛張聲勢,一出場便知道他遲早被人ko。正邪之間沒鬥智只鬥力,如此電影便只能溜入大家眼球而不是內心了。

2012年7月20日

未知

今天跟阿娟去逛書展,她拿著我的書,說,「嗯,好朋友,我勁少看書,但這本我會看完,我知道我會喜歡的。」

我十分感謝她,還有很多其他朋友,他們都告訴我,已買書了。對於一個新作者來說,有人買書當然開心,但終歸最想的,還是有人看。

至於喜歡不歡,若是在幾年前,我也許會有點介意。但現在,坦白說,是平常心了。我想,這和我自己對自己有種清楚的認知也頗有關係,我自己也愛看書,我知道自己寫的東西該和怎的類型相比,又永遠不可能和怎的類型相比。喜不喜歡本來是很個人的事,我間中也有很特殊的偏好,怎能期望朋友都喜歡自己寫的東西呢?

所以我告訴阿娟,認真的,做朋友,我只要知道你支持我做我自己想做的事,足夠了,你不用連我的寫的故事一併喜歡過來。我知道很多朋友疼我,這話也順道跟所有朋友說。意思是,若你能在故事中找到一絲慰藉和共鳴,謝謝,我很開心;但假若你不喜歡,不用不好意思,也不用過於盲目,我完全明白那感受,並很感激你內心曾有過的矛盾。

我在書展裡買了西班牙作家Carlos Ruix Zafon的新作,很期待,他就是《風之影》的作者,新書我會儘快看完;我也買了東野圭吾的新作,我決定給他最後一次機會;還有兩本《深夜食堂》漫畫,以及幾位本地流行小說。

還有一件值得記下的事,我在某家出版社(好像是明報)看到倪匡的舊書新編《呼倫池的微波》,從排山倒海的宣傳看來,印量不少,宣傳單張上說,這是倪匡出過的第一本、也是唯一一本長篇愛情小說。我想起很多年前我看過一篇倪匡的訪問,倪匡說,《呼倫》對他來說意義重大,幾十年前初出版,書局有售,因為是新作者,印量不多,最終賣了多少本?猜猜吧?五百?一千?

都錯了。是七本。還包括他自己購入的三本在內。

如果,那天他因為銷路不佳而放棄寫作,相信今天很多跟我同輩的人,將失去一段十多歲時共同擁有的珍貴回憶--上課時偷偷看衛斯理小說;但如果,那天他因銷路太好而繼續寫愛情故事呢?那將會是另外一個人的人生,另一個人的故事了。所謂命運嘛,又怎能預測呢?唯有隨心去做自己最想做的事,結果是未知的才好玩,不是嗎?

2012年7月16日

我的新書《旅行沒有回來》出版

夏天總有好事情發生。我的長篇小說將在炎炎夏日出版了。

雖然自我宣傳有點不好意思,但喜歡寫作的都如此吧,想給人看,又不想給人看,或者,想給部份人看,又不想給某些人看,是這樣的嗎?怎也好,將九萬多字的故事寫好了,正路點,還是想人知道,想人買,最重要的是想人抽空看的(這願望最奢侈)。

故事的名字是《旅行沒有回來》,是一個女子以第一人稱寫的愛情故事,內容不在這兒談了,但場景圍繞著酒吧,雨夜,香煙,深宵大學校園。有時我想,這樣的一個設定,也許對女孩來說稍欠甜密,對男孩來說也不夠震驚,但確實是我喜歡的風格,不知有沒有跟我一樣呢?

花了半年多時間去完成故事,寫的時候覺得很折騰,寫完那刻,卻感到像跑完馬拉松一樣滿足。反而,之後的校對 排版 設計 印刷等事有點像搞婚禮,明顯不是高潮所在,就像完成任務似的,好歹也努力去辦的感覺,說到底,我最珍惜的,還是一段感情萌芽時的片刻,以及之後奮力經營的用心。

在校對時,我發現故事要修改的地方真多,改了點,但也沒大改了。始終要在一個地方畫一個句點。這是我在寫作的過程中學到的。

幸運的是,我比之前更喜歡寫故事了,我也確信我寫下個故事時會明顯進步起來。但請先不要等著瞧,因為三天後的書展,便會有今年這本發售了。至於之後在什麼地方有售,會不會有售,這我真的不太知道了,也無法掌握,唯有隨緣。謝謝支持。

《旅行沒有回來》  鄭裕文 著
書展攤位:青森文化,  灣仔會展1A-D16 
日期: 7月18日至24日

2012年7月13日

我躲到另一個世界去了

  • 《第一次》:這種戀愛嘛..... 我只能說,我絕對是過了那年紀了。:P
  • 《依戀在生命最後八天》:看完後,我回家看介紹,才知道電影是改篇自《我在伊朗長大》女作家的漫畫,怪不得了。你可以想像嗎,一段回憶可以拍上15或20鐘,呼出一個又一個煙圈又可以拍5分鐘,但故事卻又很完整動人,有種滄海桑田味道,這就是所謂的功力了。應該快落畫了,別錯過。
  • 《蜘蛛俠:驚世現新》:很多人都讚這齣新版,事實上,以一個只拍過一齣小品《心跳500天》的導演來說,這個水準絕對是驚喜。電影無論在選角和角色設計上也加入了不少年輕元素,例如場景改在大學,男女主角的戀愛也青春得多,我不是完全反對,特別贊成選用這女主角,但男主角嘛,首先是前幾集的蜘蛛仔Tobey Maguire太深入民心了,二是蜘蛛俠之所以好看,是因為他是個平民,他有弱點,個性也很孤獨,但在重要時刻他可以成為英雄。Tobey的樣子本來便有種平凡和自卑感,外型較接近原著的蜘蛛,而在角色設計上,舊版的蜘蛛脫下蜘蛛衫後,不過是一個三流的攝記,有種像你像我一般的小市民親和力,新版的Andrew Garfield是個大學子,算得上英俊,但樣子是有點太醒目、太討好、太沒有閱歷了。
  • 《畫皮2》:如果未看,可省點錢省點時間了。

2012年7月10日

《晚秋》

怎麼換了場景,由韓國到西雅圖,韓片還是韓片,擁有如此濃郁的電影語言,將電影的調子調得霧矇、寂寞、灰暗,不像此刻的天氣,反而更像劉以鬯筆下潮濕、無所依的回憶?

一個感情早已乾涸的女人
               VS
一個你想我be good便be good,be bad便be bad的男人。

湯唯遇上玄彬,原本可以什麼都不發生,偏偏車程如此漫長,大家一次又一次遇上,最重要的,還是大家都絕望,無依,曾經滄海。沒錯,這種感情當然不再年輕了,我猜導演想說的,還不止是傍晚,還要加上秋天,散發著一種註定一發生便枯萎的味道。

湯唯很好看,不止是漂亮,而是好看,她有一種很獨特的氣質,叫人眼睛離不開她。

至於玄彬,初時我覺得他姿粉味太重了,但看呀看,他似乎又將這個經常雙手插袋、自戀、輕挑的角色演繹得很好。還有兩人半咸淡的英文,我想起,是誰說過,世上最性感的聲音就是當一個異鄉人企圖將一種外語說得很自然的時候。湯唯和玄彬告訴你這對極了。

回家我上網搜資料,很多blogger說,電影結局令人感動,我不同意,我不認為這是一段令人感動的愛情,這是一段在寂寞中互相取暖的關係。我喜歡這種電影。

圖片來源:安樂影片facebook

2012年7月5日

單純 美好

忙碌的六月終於過去了。我用「終於」二字,不是隨口說的。

為了生計而幹的工作,故事校對,孩子生病,預備孩子上課的事,還要加上歐國盃,晚上就是睡睡醒醒,白天的光陰一晃又過,我就像是回到十多二十年前的日子,趕在七月前完成一切任務,那麼我便可以盡情享受悠長的暑假了。

這陣子的天空令我很著迷,雲的流動很快,變幻莫測,感覺佷有生機,特別是黃昏的時候,整片天空變成了大畫布,任由畫家在上面盡情塗色。

還記得一個黃昏,我在房間裡埋首工作,收音機竟然播放the beatles的across the universe,我聽到前奏時不以為然,但當約翰用迷幻的聲線唱到nothing gonna change my world時,我忽然覺得這種音樂很不得了,立時放下手上工作,躺在床上,看著流動的雲,我一定要好好享受這一曲。

為何我是這幾年才深被the beatles的音樂打動呢?

想起大學時住宿,好些宿友都喜歡the beatles,那時我也覺得不錯,但我沒有聽進心裡。但此刻,歲月大步大步的來到這個時候,我孩子也剛好兩歲了,我才深被這種音樂打動。我突然明白,以前我聽不明白這種單純,因為我自己也太單純了;反而像現在這般,當人生變得複雜和立體時,我才會真正明白當中的單純和美好。

那音樂流動的片刻實在是一個難忘的體驗,如果可以,我真想抽一根煙,但我根本沒有香煙,而三四分鐘之後,我又將自己硬拖離睡床,回到現實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