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7月27日

脫節的國度 (轉自韓寒的新浪博客)

你一直问,他们何以如此的丧心病狂,他们却觉得自己已经非常的克制忍让。
你一直问,他们何以如此的颠倒黑白,他们却觉得自己已经非常的公正坦率。
你一直问,他们何以如此的包庇凶手,他们却觉得自己已经非常的愧对炮友。
你一直问,他们何以如此的掩盖真相,他们却觉得自己已经非常的透明开放。
你一直问,他们何以如此的生活腐化,他们却觉得自己已经非常的艰苦朴素
你一直问,他们何以如此的骄横傲慢,他们却觉得自己已经非常的姿态低下。

你觉得自己很委屈,他们也觉得自己很委屈,他们认为,在清政府的统治下,老百姓连电视机都看不上,现在电视机已经走进了千家万户,这是多大的进步。

他们觉得,我们建了这个,我们建了那个,你别管过程中发生了什么,也别管这是给谁献礼,至少你用到了吧。你以前从上海到北京火车要一天一夜,现在只要不被雷劈,五个小时就到了,你为何不感激,为何充满了质疑?

偶然发生一个安全事故,中央最高领导都已经表示了关心,我们还派人来回答你们记者的问题,原来赔17万,现在赔50万,甚至撤职了一个兄弟,事情都做到这份上了,你们为什么还抓着一些细节不放呢,你们的思想怎么反而就这样不开放呢?你们的大局观都去哪里了呢?为什么要我们谢罪呢,我们又没犯罪,这是发展的代价。迅速处理尸体是我们的惯例,早签字多发奖金,晚签字少拿赔偿,这是我们的兄弟部门在强拆工作中被证明了行之有效的手段。掩埋车厢的确是当时一个糊涂做出的一个决定,况且是上头叫我们这么做的。因为上头觉得任何可能引发的麻烦都是可以就地掩埋的。错就错在大白天就开始施工,洞挖太大,而且没有和宣传部门沟通好,现场的摄影记者也没有全控制住,准备工作比较仓促。这次事故最大的教训就是以后在就地掩埋某些事物的时候还是要考虑到物体的体积和工作的保密。低估了。

他们认为,总体来说,这次的救援是成功的,及时的。调度合理,统筹规范,善后满意。唯一的遗憾是在舆论上有点失控,他们觉得这就不是我们的责任了,舆论不归我们管。

他们认为,从大的来说,我们举办了奥运会,我们取消了农业税,这些你们不赞美,老是抓住一些细枝末节的东西,这是什么居心。我们本可以在政治上比朝鲜更紧,在经济上比苏丹更穷,在治国上比红色高棉更狠,因为我们拥有比他们更多的军队,但是我们没有那么做,你们不感恩,却要我们谢罪,我们觉得很委屈。这个社会里,有产者,无产者,有权者,无权者,每个人都觉得自己很委屈。一个所有人都觉得委屈的国家,各个阶层都已经互相脱节了,这个庞大的国家各种组成的部分依靠惯性各顾各的滑行着,如果再无改革,脱节事小,脱轨难救。

国家为什么不进步,是因为他们中的很多人一直在用毛泽东斯大林时代的他们来衡量自己,所以他们永远觉得自己太委屈了,太开明了,太公正了,太仁慈了,太低姿态了,太不容易了。他们将科技裹着时代向前走的步伐当成了自己主动开放的幻象,于是你越批评他,他越渴望极权,你越搞毛他,他越怀念毛。

有一个国家机器朋友对我说,你们就是不知足,你这样的文人,要是搁在四十年前,你就被枪毙了,你说这个时代,是进步了还是退步了。

我说,你们就是不知足,你这样的观点,要是搁在九十年前,早就被人笑死了,你说这个时代,他到底是进步了还是。

2011年7月23日

有關看電影的二三事

這篇是回yk的。
  1. 有關電影院。平時我只到百老匯電影中心看電影。我本身住在油麻地,幾年前成了電影中心會員後,繳千多元年費,一年到晚便可肆無忌憚衝進場看個痛快了。
  2. 好多時,我根本連放映時間也不看,便即興來這兒換一票。
  3. 不是嗎,最好看的電影不通常是毫無預期時看的嗎?
  4. 而跟電影中心相連的kubrick書店,餐廳,影碟鋪,也為等進場或看完電影後未能平復的心情提供緩衝站。
  5. 我人生裡大概有一半電影是獨自看的。
  6. 但當然,我也喜歡跟朋友一起上電影院。只是,想看的電影太多了,也太雜了。
  7. 基本上我什麼戲種都想看,最喜歡應該是偵探懸疑類的,也喜歡武打動作,至於愛情,好看的我會喜歡不得了(像《藍》),但可惜,我相信愛情片也是最難拍得好看的(你看葉念琛便知道了)。
  8. 呀,對了,以動物,怪獸,機械人做主角的電影,我明顯不感興趣的。
  9. 歸根究底,我是喜歡看人「演」的是吧。
  10. 至於3D或高清電影,我知道好多人喜歡,但不好意思也要說,我是頗抗拒的。
  11. 或者,當大家戴著特製眼鏡,期待什麼時候有怪物飛出來,什麼時候3D胸脯會露開時,我一個人呆坐著,心裡還是期待看什麼打動人心,這令我覺得自己好離群,好out,所以我沒看《阿凡達》,沒看3D咸片,連本身喜歡第一集的step up 3我也放棄了。
  12. 有些電影,你甫出場時是會興奮得立即要撥電話通知誰誰誰誰立即趕來看,比如《芝加哥》,《神探》,《讓子彈飛》。(當然,好多時我的推介也只會受到對方的£%$%*$,大概罵我擾人清夢之類 :P)
  13. 但有些電影,看完之後,內心充滿激動,但根本說不出一句話來,《浮生路》,《竊聽者》,《謎情追兇》。
  14. 我也試過太多次,片尾出字幕時,我也有站起來拍掌叫好的衝動。(可惜我沒那麼真性情過,唉)
  15. 我不特別喜歡吃爆谷,然而,我認為,某些電影本來就是拍出來要觀眾拋著爆谷進場看的,比如,《單身男女》與《家有囍事》之類,如果不帶著輕鬆的心情進場,導演大概也會生氣吧。:P
  16. 我同意在漆黑中吃東西很煩,但有時肚子太餓,還是會忍不住要買熱狗和大檸茶進場。(抱歉香味令人分心了。)
  17. 我太多次在電影院哭得死去活來的經歷了,簡直是抱著頭,嗚嗚呼呼,哭出聲音來那種,試過不只一次,要前排觀眾轉頭遞紙巾過來那種,太失禮了,希望在看的各位沒被我打擾過吧。:P
  18. 雖說是兩三事,但寫呀寫已那麼多了,我還想繼續說呢。下次吧。

2011年7月19日

傷感的單車

誰能告訴我,聽完陳奕迅的《單車》,你感覺怎樣?最近,接二連三在收音機聽到這歌,都是在點唱節目裡播出的,有幾次是子女送給父親,亦有父親點唱給女兒的,其中一個父親還是立法會議員,他們都說,這首歌令人感動,歌頌了父愛的偉大。

我不知道,真的不肯定。只是,其實,曾幾何時,我一個人走在街上,漫無目的的將ipod隨機播,命中了這首歌,換來的結果是傷感了一個晚上,原因呢,卻不是為著當中的偉大,反之,是裡面的不被了解與缺乏愛。

我以為,歌者是寂寞的。悲哀的是,現實中,他唯一可以憑借的,是那次遙遠的單車回憶,去安慰自己,去填補空洞的心。我以為,他一直也在怪責父親吝嗇愛,自以為一切為他而做,沒錯,不要假設了,人的一生,如果有父愛,難道還會像荒野嗎。

這是我對這歌的理解。有沒有人同意呢?

2011年7月16日

《生命樹》(含劇情)

  • 我真的不想評論這電影好不好,不想逐一解讀裡面的含意,我只想簡單記下一些感受。
  • 或者,第一次入場時,我算不上喜歡,因為家中小兒不舒服,我心裡記掛他,而家暉看到一半,也無故滿頭大汗,我唯有陪伴他,在半場時回家休息了。
  • 然而,今天第二次看,我的感受一湧而上,喜歡不得了。
  • 及至後段,有很多幕,我一個人在電影院中,簡直是淚流不止。
  • 「究竟,我要怎樣,才能找回他們還擁有的童真?」
  • 「我為何要生在這世上?」
  • 「為何,我想做的,他們都不准我做;我所做的,全都是我討厭的事?」
  • 「我一直也想受人愛戴,我以為,成為一個大人物,就能得到人愛戴;然而,在追求的過程中,卻令我忽略了世界的壯麗,我從來沒有欣賞過世界本來已存在的壯麗。」
  • 怎樣,你認為這些對白怎樣?
  • 於我,我沒辦法不想起自己的成長過程。
  • 本性與恩賜。
  • 成長的迷茫。
  • 命運的不公。
  • 對與錯的定義。
  • 兄弟間的妒忌。
  • 對父母的愛 與恨。
  • 好多問題。電影提出了好多問題。
  • 沒錯,無論是成長,或者人的存在,本身已有很多煩惱,出路是?還可以是?
  • 「唯有愛,付出愛,才是找尋快樂的唯一方法。」
  • 好heavy,也可以拍得好老土,或好說教,但導演真的表達得很好,某些一不留神便會變成好煽情的東西,導演輕描淡寫地略過了,留下的,是觀眾自己思考的空間。
  • 幾位演員的表現也出色極了,特別是兩位小演員,我簡直不覺得他們在演,那大兒子的眼神,與二兒子的笑容,在我腦內久久不散。
  • 或者,真的要說,電影開始那一大段宇宙大爆炸,那一段物種起源與演化,真的是破天荒。
  • 畢竟,大自然的畫面有多美都好,但那是電影的開頭,故事才發展了五分鐘,大家連主角都未搞清,便出現這一段近乎沒有對白的天象館節目,難免會叫人看得一頭霧水;
  • 再者,一齣電影兩小時,有辛潘有畢彼特,但那一段,竟佔了五分一時間,反之,辛潘出場加起來也不夠10分鐘。
  • 你實在很難制止一個普通觀眾對這一段的質疑(我就是普通觀眾呀),但甫出場,我便叫自己將質疑放在一旁了。
  • 那些畫面確實跟主題連貫。而且,你猜,導演不知道自己任性嗎,他不知道這是挑戰觀眾的耐性嗎,但他喜歡,他是導演,經過深思之後,他還是認為這一段有助他表達故事,他想拍這些,就拍了。
  • 創作人的確是有權擁有這種堅持。
  • 有膽量拍這一個題材,有膽量擺脫一個所謂正確的表達框框,我認為,大家是應該尊重導演的決定的。
  • 我好喜歡這電影,但我不推介給我身邊大部份的朋友。

2011年7月14日

兩場音樂會

最近看了兩場音樂會,第一場是指揮家迪華特的告別音樂會,這個來香港七年多,有「樂團建造家」之稱的荷蘭人 ,是香港管弦樂團的美術總監兼總指揮,這卻是我第一次看他的演出。

翻開場刊,有一篇介紹迪華特的,引用了陶傑在蘋果日報的一句:「迪華特指揮華格納,是要告訴全世界,香港管弦樂團從此不一樣了!」

真厲害,文人說話真厲害,看完陶傑這樣說,我忽然也想對這位陌生的指揮家敬個禮了,然而,想深一層,陶傑在音樂界算老幾呢?沒錯,他寫得一手漂亮文章,但怎也好,他不屬音樂界,也不是專業樂評人,香港管弦樂團特意登出他的評語,是認為他的話夠份量,還是他夠名氣呢?

不過,我這個更不夠份量的人聽了迪華特指揮《天鵝湖》選段,與《悲愴》,也確實感受到這位白髮指揮的厲害。他大概是個很傳統的指揮,很準確,也很踏實地帶領著音樂推進,雖然不好意思也要說,我在《悲愴》第三樂章時小睡了片刻,但我認為這絕對是關我太疲倦的事,與迪華持與老柴均無關係的。笑。

另一場是期待已久的,是鋼琴手martina與小交合奏拉赫曼尼諾夫的《第二鋼琴協奏曲》,一首我深愛的樂曲呀!整個音樂會我都看得很忙,一來是看那位來自克羅地亞的女鋼琴手,她渾身上下都散發著一種神秘的氣質,二就是看德國指揮家萊辛的手。

很奇怪,萊辛的樣子絕不叫俊,但他的一雙手卻令我凝神注目了好一段時間。多靈巧的一雙手呀,旋律溫柔的時候,他的手像就撫摸初生嬰兒一樣撫摸空氣,當音樂昇華到一個近乎釋放的境界時,他的手霎時也化身成一對自由的鳥,在空中飛翔。人的魅力有時來自他的眼睛,有時來自他的聲線,這個男人呢,很明顯,一切魅力都凝聚到一雙手上了,他選擇了指揮這個職業,是選對了。

說回樂曲本身,拉二真是全世界最浪漫的樂曲,拉赫曼尼諾夫也是全世界最浪漫的人!(我上星期才說是老柴:P)。總之,我很喜歡這曲的浪漫與傷感。整個音樂會最敗筆的,相信第一首由魏本寫的變奏曲,坦白說,雖說是變奏曲,但我真的只能聽到變奏的部份,我完全不覺是曲。總之,小提琴拉了兩下,到大提琴兩下,然後到小號兩下,當中毫無連貫性可言。你知道嗎,我聽了開頭五分鐘,我一直也以為音樂會並未正式開始,那一下一下的「音樂」,我還以為是樂器試音呢。不知道,或者真的有人會欣賞這種抽象,但我認為,只有旋律才能打動人心,於我,沒有旋律的音樂便不算音樂了。

可幸的是,拉二將我由試音帶到真正的音樂世界。

想來,已七月中了,這個夏天真的要多聽幾場音樂會呀,有音樂的夏天真的令人愉快,當然,有音樂的春秋冬也同樣重要。現在,我就是一邊聽著radio 4一邊寫這篇的,在看的人,你同樣也能分享我的閒情嗎?

2011年7月7日

又一個夏

去年這時候,我剛從醫院回家,自己身體仍虛弱非常,卻急著手忙腳亂的照顧兩個小初生了。回想那段日子,始於夏天,入秋,寒冬,我日以繼夜的替兩小鬼餵奶,換片,蓋被,洗澡,其他生活一律停頓,感覺真的很不可思議,而這件事竟然發生在我身上。

如今,春天也離去了,又一個夏天,寶寶們剛滿一歲,原本豆腐一樣的小初生,現在已懂得詐睡,搶吃雪糕,做了壞事就偷偷陰笑的小人兒了。而我,也由初為人母時那種徬徨,無助,與不知所措中成長過來。現在的我,雖然間中也覺得疲累不堪,有時,特別是深夜,一個人睡不著的時候,也會因著自己人生目標之類的題目茫然起來,但整體而言,還是覺得,有孩子的生活很快樂。

當了一年母親,我比之前想多了一些事,特別是人與人之間的關係,身邊朋友與子女的關係,我與父母之間的關係之類,久而久之,我內心一些想法/價值觀也變得或清晰或鞏固起來。這個題目本身可以大大伸展出去,但我今天只想講兩點,都是跟照顧孩子有關的。

一,別想太多將來。我發現,很多父母與子女間的問題,源自父母太過擔心子女日後會怎樣怎樣,讀不讀書,會不會去索k,會不會被人搞大個肚之類,於是,為避免小鬼日後會變成上述所言的,現在開始,就要忽略現在。但孩子呢?他們明白才怪。當然,我不是主張人完全不為將來打算,我只是覺得,好應鼓勵孩子好好享受這一刻。種瓜不一定得瓜,而且,人生苦短,大人細路都好,人本來就只能掌握現在。

二,父母對孩子談出發點或動機都是多餘的。因為除卻極端例子,沒父母是不疼愛孩子的,當動機不重要,方法就顯得很重要了。我見過太多父母,心口貼了個愛字,做了大量或錯或多餘的事。我會提點自己,不要對孩子說,「媽也是為你好才要你什麼什麼」一類廢話,我可以做的,並不是滿足自己的管理欲,大概是努去去找適合的方法,帶著尊重的心,觀察孩子的真正需要。

怎樣,今天這篇像不像報紙的育兒專題?哈哈,就記下這兩點吧。

2011年7月2日

《建黨偉業》

我本來是抱著看明星的心態入場的,但一邊看,我也禁不住要插嘴一份,電影浪費了好一群星光熠熠,浪費了好好描寫一場著名革命的機會。

任何革命都是充滿矛盾與爭扎的,比如領袖自有他的弱點,比如一些較保守的老百姓大概對新思維會很反感,革命中所使用的方法也未免具爭議性,但這電影完全將這些略過,除了胡適算是有一句口頭質疑之外,整齣電影都在隱惡揚善,陽光鼓勵,加上字幕久不久便會出現偉大/邁向/祖國之類的字眼,到及後一群大男人哭著擁著唱國際歌,到片尾再加插那蕭亮般字正腔圓什麼「偉大的共產黨」的VO作結,甫出場時,不感到肉麻實在有鬼。

電影還有什麼是超現實呢?毛澤東是俊男都算了,他老婆也是大美人,一群革命黨不是張震,就是吳彥祖,王力宏,陳坤,天呀,陳坤做周恩來真俊秀呀,有他在,連我也想加入共產黨,我看俊男都看飽了,再去質疑其他東西實在是我的問題是吧。只是我又禁不住想起另一齣電影《夏菲米克時代》,同是講社會運動,人家亦有辛潘有占士法蘭高,但整體感覺還有血有肉得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