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6月22日

《最愛》

愛滋病患者是否真的一點也看不出來?但看郭富城,眼睛靈巧閃亮,一身結實古銅色肌肉,我實在一開始便想像不到他是一個垂死病人。當然,章小姐還是演得好極了,但這個劇本本身實在太欠說服力,至最後,章小姐捨身救郎的情節,本身可以好慘的,但因為太荒謬了,相信觀眾心裡都只能不斷大叫「不是吧?有沒有常識的?」,而非可憐故事的主人翁,這就更令電影變得只是一齣電影而不是一個故事了。

2011年6月18日

連結 《值得不值得》

prue,我太喜歡你這篇,請容我連結:http://woodyprudence.blogspot.com/2011/06/blog-post_16.html

我不是許涼涼,但我大概很能理解她的想法。思考值得不徝得的人,還有一個共通,就是一般都不太喜歡活在當下,他們計算的,是現在的付出,在十九幾世之後,究竟有沒有回報。

我不知道,我有時也會杞人憂天,但大多時,我都會努力提自己將來的事別想太多。特別是當了母親之後,有很多人問我,你讀那麼多書(不好意思也要說我是個笨蛋碩士生),放棄找全職工作去照顧孩子值得嗎?

我每次都是支吾其詞,一時說值,一時說不值,一時說不知道,原因是我腦內根本沒有這種思考模式,我知道解釋不會清楚,隨便亂說算了。

有什麼值得不值得呢?有人說,孩子一歲時,懂得對自己笑,懂得叫媽媽,是最好回報;有人一心一意想養兒防老,說生兒育女是人生最大的投資。但於我,坦白說,我也很喜歡看兒女笑,我猜,日後老了,有子女在旁也很幸福,但假如他們不對我笑,不理我,甚至變了個白痴,現在的我,大概也只能全力照顧孩子,因為這是我當下最想而認為最該做的事。

「愛就愛,恨就恨,喜歡便認命了,受到召喚便往前衝了,命運來了就哎著牙挺著胸受了。」我大概也是許涼涼吧。

又有另一個可能,是我根本不相信命運的必然性。我種下一個因,未必會得到必然的果。我一心一意對孩子,他們日後很討厭我也不定,像日本人一樣抬我上山棄掉我也不定,人與人相處太多變數,世界每日都發生新奇事和意外,當一個人活在世上不相信種花得花,那便只能做當下最想做的事,也更不容去想值不值得了。

prue,其實想謝謝你,你是少數會明白這種心情的人。特別是幾個月前,就連我媽媽也質疑我全職照顧孩子放棄工作值不值得,我心裡就更珍惜視這種想法為一回事的人。我不是想責怪親人,他們也有自己的價值觀,但,嗯,你知道嗎,一個母親這樣問她的女兒,潛台詞是什麼?不用回答,你只要看她當年的選擇就明白了。

2011年6月15日

假如你懷念青春期的戀愛



去看《愛情潛水》吧,你總會找到自己的影子。那種動不動就激動,自己也不知自己是誰,不確定的心思,患得患失的愛情,就像沒發生過,也像昨天發生一樣。導演分明是大師的擁戴者,我打死也不信他不崇拜貝托魯奇,杜魯福,奇斯洛夫斯基,很多畫面根本是向這些大師致敬。當然,電影本身很english,你看男主角那件黑色校褸,還有一團糟的髮型,你就感覺很english了。:)

2011年6月10日

李娜的勝利

李娜奪法網冠軍,有中國記者問她:「你認為這是一次中國的勝利嗎?」

李娜答:「中國?是不是有點大?今天算是我夢想成真的一天,但如果說是中國的勝利,有點太過了,太大了,我承受不起。」

2011年6月9日

《乘著光影旅行》

在這之前,我知道李屏賓,但我不知道他是這麼厲害的。他就是這樣單人匹馬,靠那雙一看便知幹粗活的手,將攝影機抬到肩膀上,拍出《戀戀風塵》,《花樣年華》,《最好的時光》,《海上花》。他留著大鬍子,說話聲細細的,又慢吞吞的,給人的感覺很藝術家,又很謙虛。

這電影記錄著這個攝影師一直以來的工作,我看得很感動,特別是描寫他與家人關係的那些段落,他說,他其實可以選擇留在家做一些其他賺錢的事,但一世也不會快樂,所以他最終放棄了家庭生活,四處闖蕩,沒錯,很自私,但也是他的選擇,他的命,這世界沒有事事完美的事,一選擇這個就有另一個代價,就算這麼著名的攝影大師也不例外。

電影很多段落我也難忘,我不準確地記得每個字,但大致如下:
  • 舒淇說:「其他攝影師老是叫我怎樣怎樣,臉要朝那方向,但賓哥呢,就只有他叫我做自己,然後他就自己抓頭髮。」
  • 「你不觀察光影,你永遠不容易掌握到好的光影,有些東西就是這樣,你不關心它,它不會是你的。」
  • 「我很少被光影打動,反而,是因為燈擺了在某個地方之後,演員在光影之中的表現令你感動,是演員的動作令光變得有生命。」
  • 賓哥在筆記本上寫上:黑色的層次,紅色的華麗。
  • 「我拍的時候,只想表現一個景物依舊,時光流逝,人事已非,生命還有希望,一點點光。」
  • 姜文說:「我們來到沙漠,天氣很差,我本來想拍晴天的,李屏賓卻說,『上天賜你沙漠中一場大雪,你不是應該好好利用嗎?』他的話為我帶來希望。」

2011年6月7日

我所喜歡的拿度

  • 喜歡拿度,因為他渾身就是一種對運動的熱情。
  • 正常的運動員當然也追波,但像他一樣,如獅子般飢餓,不弄到自己滿頭大汗不行,拼死咬著球不放,外人看來無可能追上的也要追,追到了還要咆哮,狠狠揮棒,怎樣?這就這是我喜歡的拿度了。
  • 當然,他麥子膚色,長得好看,身型完美,也為他取得不少分數。 :)
  • 但,這小子最最吸引我的,還是他的性格當中,似乎有種矛盾,脆弱,易敏東西。
  • 還記得2009年澳洲網球公開賽嗎?
  • 那年,小拿度第一次在決賽中打敗他的偶像費特拿。
  • 費特拿失手寶座,在頒獎台上泣不成聲,一代球王的感慨,大家也很能理解。
  • 但小拿度呢?他首次捧起獎盃,臉上流露的,卻不是少年輕狂,而是一臉愧疚的說對不起,抱歉自己打贏了費特拿,接著自己也不知所惜的哭起來。
  • 由那刻開始,我覺得這小孩子真有趣。
  • 我一直受的家庭教育,學校教育,社會教育,也令我覺得,真正的冠軍人馬,心場一般都很硬,很少會關心到失敗者的感受的。
  • 但他這一場道歉,打破了這個印象。
  • 至及後,拿度和費特拿多番交手,都是拿度勝算較多,然而,事實怎樣證明都好,他似乎還未能接受自己比費特拿強。記者每次提問,他總是說:無人可以真真正正打敗費特拿!如果你們認為我比費特拿強,那你們就是不懂網球了。
  • 怎樣?究竟是怎的一回事呀,一方面很抱歉,一方面又要戰勝;一邊要攻對方弱點,一邊又欣賞對方的打法;對方既是自己的偶像,又是敵人;要狠狠的打個痛快,贏了卻又感慨萬千。
  • 不知道,但除非他是個真正的戲子佬,否則,這種矛盾與孩子氣的性格,又怎可以令他奪得一次又一次的冠軍呢?但事實上,他卻又是三番四次的冠軍呀。
  • 今年的法網,拿度又戰勝了,從精華片段裡看,他揮出致勝一球後,第一時候還是跑去費持拿耳邊說了點什麼,很短速,但很耐人尋味,值得再三細看,與你們分享。
  • http://www.youtube.com/watch?v=thKAGPSPApI&feature=related

2011年6月4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