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3月25日

選擇

上課,老師叫我們選五齣最喜愛的愛情電影,排名不分先後,我選了:
  • 藍宇
  • 小裁縫
  • 藍色大門
  • 一奏傾情
  • 情迷巴塞隆拿
你的選擇又如何?能告訴我嗎?留意,是愛情電影呀。

2011年3月23日

我的流水帳短多了 :P

  • 《127小時》:在危難中回憶愛,在深谷間看到陽光。喜歡導演的輕鬆手法,說一個原本可以老土 煽情 可憐的故事,大概,也是真人版本身的樂觀態度吧。
  • 《有人喜歡藍》:同意姐說不能和5x2比,但電影的細節想得還不錯的。從小到今,我們的愛情是從誰人身上學來的呢?可怕,但不能否認,由父母而來。女主角不能忍受叫罵的父親,以致男主角暴力一出,她無論如何也覺得要離婚了。男主角呢,他最不能忍受是什麼?女主角像他母親一聲不響的出走。 
  • 《黑天鵝》:看後心裡不舒服了好幾天,可能因為這陣子自家的經歷,以至看什麼也將父母因素放大。芭蕾舞只是個漂亮的包裝,將之改為寫作,繪畫,演戲什麼也可以。追根究底,是一個是否接受自己本性的故事,究竟人是否真的有「本性」這回事呢?如果不喜歡原來的自己,想改變,想成為黑天鵝,真的要將自己逼成這個樣子嗎?變了黑天鵝之後好快樂嗎?女主角跳了下去,真的體會到所謂完美嗎?電影沒刻意交待這部份,而這樣子留下問號,於我來說,比說教來得好看。

2011年3月14日

一切安好

零,早在你發電郵給我的時候,我已在看1Q84特集了。我看得很慢,病是其一原因,主要還是不捨得看完,而且我竟然有拿起原子筆將重點間著的衝動,而看了一個段落之後,我又想重覆翻看。太有意思了,村上寫寫作背後的事,平時我會跟這老朋友在作品裡談話,今次呢,則看到他坦白談自己。讀第一天的某段訪問,我直想哭,那段是這樣的:

「寫著之間,漸漸知道一件事,就是年幼時代,少年時代,自我其實仍受過各種傷痛。說起來,不管任何人,在什麼樣的環境長大,成長過程中都會分別受過傷,都有被傷害過。只是沒有留意到那事情而已。

可能在結了婚、獨立了,一心一意地工作之間知道的也不一定。自己某種意義上失去了,受傷了,受害了。過去以為在和平的環境中沒問題地悠哉長大,過著還可以的幸福少年時代。然而說不定不只是這樣。

我並不是在責備父母。父母也盡了力。任何動物都一樣。都把要活下去該知道的know-how傳遞給孩子。人的情況和其他動物不同,因為運作著非常複雜的社會生活,因為know-how也變得更複雜。不過傳遞know-how這件事,某種意義上是讓迴路閉鎖起來的行為。這點明白嗎?

-很明白

所以,我自立了、自由了,自己工作,隨著建立起自己的生活系統之後,才漸漸知道自己受了多大的傷。似乎提了好幾次,但我並不是在批判雙親。雖然想法和生活方式都完全不同,這沒辦法。只是從這種、從那痛苦、從那乖離的感覺,衍生出自己內在的故事來而已。」第29 & 32頁

我也很明白呀,村上透過寫作明白自己這種傷痛,我呢,幾乎是最近才發現,自己藉著懷孕以及生兒育女這事,了解到過去自己無以名狀的受傷,那種受傷是我不想,但也不想否認,是來自我的父母的。我很感謝村上春樹,因為他讓我獲得閱讀給人類最原始的快慰,那就是共鳴感。與你分享。

2011年3月1日

過渡期的生活

裝修真是一件好玩的事,拿起白紙,在上面亂畫一通,交給師傅:照這樣做吧!然後只見師傅臉色一沉,大概覺得我是玩笑而已,他卻想盡辦法替我將玩笑實視,那自主的感覺很有滿足感,但另一方面,也可以說很累人,特別是現在我搬到了我哥元朗的家暫住,每天都要坐長車出市區,為張羅建材傢具而奔波,即使是一個以前不會為意的細節也要決定,傍晚回家,跟家人相處一會,看幾頁書,便累得倒頭大睡了。

我想大概還要打擾哥哥一個月甚至兩個月吧,他的家是那種早上醒來有雀鳥聲,走在路上有一大片天空的地方,我要好好享受這種過渡期的生活,也實在很感謝哥哥的收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