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9月29日

交換vcd

  • 《分手說愛你》:其實都ok的,兩個主角都演得自然,但總覺得電影本身欠了些什麼,說不出來。這齣電影我是買vcd看的,如果你看到這篇網誌而又想看的話,可以留言給我郵寄給你,如果你有其他vcd跟我交換便最好了。(無也沒所謂): )
  • 《精武風雲之陳真》:「唔改變只得一個後果。  輸!」電影中陳真的一句對白。聽到時我實在忍不住笑著想起rico。雖然我知道導演不是這種用意,但看到丹爺又彈琴又戴面具又像蜘蛛俠般爬牆飛來飛去,我認為導演是很有潛質拍笑片的。

2010年9月23日

重讀《天使遊戲》

「一個作家永遠不會忘記初次以筆下的故事換來稿費或讚美的經驗。他將永遠忘不了宛如甜美毒藥般的虛榮怠初次在血液裡奔竄的感受。而且,倘若沒有人發現他缺乏才氣的話,他會自以為文學夢終將替他開啓一片天,從此過著錦衣玉食的富貴人生;他的名字會印在一張小得可憐的紙上,但他堅信這個名字一定會比他的生命存活更久。一個作家命中注定要記得這一刻,因為就在那一刻,他已迷失了,而他的靈魂也被標上了價碼。」

                    《天使遊戲》第一章第一段

怎樣?這樣的開頭吸引你嗎?很吸引我。

《天使遊戲》是《風之影》作者的第二本小說,長五百多頁,本在懷孕時看的,卻因為身體太不適了,集中不到精神,讀不到幾十頁便擱置了。今天由頭重看,一口氣看了百多頁,慢慢找到閱讀節奏了,我希望能重拾閱讀長篇小說的樂趣,希望精神慢慢恢復過來,能放鬆心情的過日子。(很明顯,這說明了這陣子我還未能找到生活的節奏呢)

2010年9月15日

足球員VS網球手

感覺上,足球員是群體的、萬千寵愛在一身的,進球了,總有人跑來擁抱,甚至擦鞋,被換出場呢,也有人遞上毛巾,風衣,水之類,足球員是不會孤獨的;然而,網球手呢,即使多有名都好,也很少會有跟班什麼,永遠都是獨來獨往,背個大袋,揮一揮手,一時冷靜坐在一旁喝水,一時在球場上踱步思考,即使贏了,也總是一個人振臂慶祝。

想起看一次拿度訪問,他說,年輕時,曾掙扎過做足球員好還是網球手好,最後認為自己性格還是比較適合打網球。今天看他打US OPEN,看到他得冠軍了,也是一個人伏下擁吻大地,最後還是自己收拾球拍,不敢說他選得對於錯,但感覺他的氣質實在跟這運動很相襯。

http://www.youtube.com/watch?v=ugVCUXnPscQ
好緊張,好值得看。well done Rafa!

2010年9月1日

快樂

看電視,林夕談起快樂。

他說,他理解的快樂,是「快樂不知時日過」的相反,即是,在快樂時,天天都在計算什麼時候會結束,擔心快樂有限期,擔心上天沒那麼好死。

已播出好幾天了,但這段訪問一直在我心中保留著沒抹走。我想,我的想法大概也一樣吧。特別是我想起小時候,我總是愛跟大人一起睡,或是婆婆,或是媽媽的身旁,然後在臨睡左問右問一大堆問題。

「嗯,睡了嗎?」
「你明天什麼時候醒來?」
「你醒了之後叫醒我好嗎?」

有時,我甚至會趁他們睡了,偷偷將小手指放在他們的鼻孔下,好確定呼吸正常,當然,給發現的話準要捱罵,說我扭計不肯睡,說我整古作怪什麼,那時我不知道,我小小的心靈這樣做的目的為何,現在回想,大概,就如林夕所說的,是擔心他們會在睡夢中發生什麼事,擔心快樂很快會溜走吧。

我不知道其他人是否可以輕易地抓緊當下的快樂?對我來說,現在我快樂,但帶點虛幻味,反而,過去了的快樂才比較實在,唯有靠回憶才得以充實。我當然知道這樣便不能好好享受這一刻了,但又有什麼辦法呢?當我細看經過歲月的外婆與父母,細看家暉的笑臉,細看寶寶微細的呼吸,我便知道,我的快樂是缺乏安全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