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8月31日

青豆沒有扣下扳機!

假若你在閱讀第二冊時,像我一樣,一心以為,完了完了,你應該會跟我一樣驚訝。故事還可以怎樣發展?當中散發的,是絕望?還是像以往一樣,堅持在黑暗中發光的氣息?

「人無法為自己再生,為別人才行」
「不要被外表騙了,現實經常只有一個。」
「心裡只要喜歡誰,人生就有救了,就算不能跟那個人在一起。」

有多久沒期待一本小說了?有多久沒享受閱讀的樂趣了?
這麼多年來,這個作家從沒叫我失望過一次

1Q84 第三冊 
10月1日在台灣出版
http://www.eslite.com/html/event/100827_1Q84/index.shtml

2010年8月21日

簡單的 好看


愛情故事
就這樣簡單
便很動人很好看了 :)

想念台北...

p.s. 這男主角令我想起周國賢
女主角令我想起范曉萱

2010年8月17日

獨立風骨 吳冠中捐贈展

到藝術中心看吳冠中捐贈展。整個下午,我與家暉都帶著導賞耳機,聽著介紹,將腳步放得慢慢的,由《水巷》、到《雙燕》、《瀑布》、《補網》,欣賞一幅幅作品,我真的好喜歡,感覺好簡單,好美,好有風格。

去展覽前,我上網看了他某些作品,然而,站在真跡面前,我才發現,看真跡與看那小小的熒幕的感染力是完全不同的。通過熒幕或印刷品只能當作記錄,記錄一種輪廓,那是平面的,像攝影一樣的,唯有真跡,那大小、那質感、那顏色,才是活生生的。

展覽館裡有一個由港台製作的錄像記錄,講述吳冠中一生創作之路,他由10多歲開始作畫,經歷過大戰、文革,到今年臨終前80多歲了,看著鏡頭下這老人家,白髮蒼蒼,手震震的,仍堅持那份形式美,堅持要突破、創新,我真的很佩服,試想想,60幾70年了,一個人可以堅持一種興趣60幾70年,當中所受的苦,所需要的熱情與毅力,並不簡單是吧。

臨走前,我們重看一次我倆都好喜歡的作品《晝夜》,看著那枯乾的樹幹,看著月亮與太陽出現在同一時空,我們都有點入神。「這老人家,大概很捨不得離開這世界吧?」家暉說。我同意。

這展覽很值得看,以下是展覽網址:
http://www.lcsd.gov.hk/ce/Museum/Arts/chinese/exhibitions/exhibitions_wu2010.html

2010年8月13日

一種念頭

一種念頭能有多大威力?我覺得《潛行凶間》大橋段很好,將夢、潛意識、意志幾項連在一起,值得看,但我卻覺得表達似乎白了點,一開始便將inception的概念說穿了,一邊看也只不過是等看任務是否能完成,並沒有一種引人入勝的元素,第三層雪地戰也好像拖太長了。

反而,同是講念頭的《不赦島》(我看是vcd),雷聲沒那麼大,比較之下我卻覺得更精彩。馬導不愧是大導,幾乎是最後10分鐘才讓你明白發生什麼事,回想整齣電影無論是對白與情節都埋了伏線,到最後也不知道究竟是男主角真的瘋了,被弄瘋了,還是觀眾自己都瘋了,總之看完之後那種真亦假時假亦真的味道很濃。作為偵探迷的我很喜歡。

而連續兩齣電影,也叫作為迪卡比奧的die hard粉絲的我感滿足。

2010年8月6日

有關 自我的一點事情

孩子滿月了,我坐月的日子也結束了。心情已沒有剛出院時那麼激動,然而,每早醒來,心情還是會莫名地戰戰兢兢,帶點不安,又急於由夢境醒來,調節自己當了媽媽的事實,想是懷胎十月,肚內的躍動一下子變成眼前實實在在的兩個孩子,是要點時間去適應吧。

想起,懷孕以來,我的價值觀一點一滴在改變,以前執著的,忽然變得無所謂了;以前從沒想過的,現在開始認真思考,甚至,一些興趣也改變了。我不想說這些改變是好是壞,因為生命並無法客觀地評論,我只能主觀地看著兩條小生命,那種血脈相連的感覺,那種由細胞開始,到心跳,各種器官慢慢育成,到第一下哭聲,第一次睜眼看我,感覺,就像在找尋生命的軌跡,也像在填補自己早就遺忘的部份,也像重生般,一切一切,是以前讀哲學好,心理學好,都無法理解的。

其實,我不想隱瞞,我一直也擔心,懷孕後會失去自由,而自由於我是多重要的東西,所以,特別在懷孕後期開始,我一直也很渴望著盡快恢復體力,盡快擠出私人空間,然而,早幾天滿月之後,當我走在闊別以久的街上,擠在鬧市的人群裡,我忽爾明白,實質上的自由取決於自我,有孩子之後,時間當然少了,然而,我並沒打算放棄發展自我,我希望日後能好好安排時間,在照顧孩子之餘,仍繼續思考、體會、整理,記錄有關自我的一點事情。

〈這篇是寫給自己,也是寫給姐、零,以及這兒幾位好友的,謝謝你們的關心與祝福,抱歉暫時未能好好抽空給你們回信與電郵,希望讓你們知道我此刻的心情,也祝你們一切安好,保持聯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