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9月28日

色戒

很好看的電影。兩天前看的,看罷一刻已覺得很震撼,兩天後的今天心裡的感覺更是慢慢滲漏出來。

整套電影流露著殺氣,你看男女主角初次約會時在門口眉來眼去的糾纏,或者牌桌上亦步亦趨的出章,每句說話前的深思熟慮,回答時的步步為營,就連親熱也不能釋放,王佳芝咬緊牙關,易先生緊鎖眉頭地看著胯下的女人,所有演員甚至是導演本身,也在恐懼、矛盾和壓抑之間折騰,就連無助的觀眾,也只能在三小時的黑暗世界裡,忍住氣息,誰給人發現心跳聲,誰便惹來殺生之禍了。

湯唯做得真好,入大學時清純精緻,水汪汪的眼睛看著王力宏,無限憧憬;到做了易先生的情婦了,眼角變得嫵媚,眼前是一隻獵物,但只要獵物向她一撲,她也隨時準備好四分五裂。有一場她用力訴說失去自我的痛苦,讓故事變得更立體,四年前她願意,是因為王力宏,四年後她願意,卻似乎是因為迷失,時代動盪,亂世兒女,心靈肉體早就不健全,不如就幹這轟烈一單,也成就了如此的結局,換轉是我也會如此,至於由始至終她究竟愛不愛國,不是著墨點。

朝偉也是無話可說,有一幕他聽湯唯唱戲,他沒說一句,卻只在眼珠裡表達那感情變化,由初時的抗拒、不耐煩、慢慢軟化、動容、痛苦、遺恨,那刻你會懷疑,這漢奸會不會是忠的,實在很厲害。還有他的身型,他穿的西裝,他的複雜性,沒有人比他更適合做這個角色。

也很喜歡最後一幕,易先生坐在床上,手掌掃過軟滑的床單,看似沒關痛癢,又似壓不住內的悸動,對易太太說:「沒什麼,你打牌去吧。」經歷了千迴百轉的心理變化,生死在千鈞一髮擦過,感情燃點了又吹熄,情慾洩出又回歸,最後呢,對,打牌去吧,無聊的生活。

整套戲都很出色,是導演、編劇、音樂、氣氛、畫面都很好。若要挑剔應是錢嘉樂,他一出場便叫人想起烈火戰車,和整套氣氛有點不搭調;陳沖也好像太成熟了,初時還以為她是易先生的媽媽。

2007年9月25日

中秋

其實我是很喜歡這個節日的。小時候爸媽總會在中秋時帶我們到錦繡的家,天空黑漆漆的,月亮又圓又大,和鄰居的小朋友踢著拖鞋拿著燈籠嘻嘻哈哈的在小巷裡走,又將紅燭溶掉印上不同的指模,那是全年的焦點活動。只是長大後在旺角,天空長期不黑,鄰居又異常冷漠,日子的書便由純樸寧靜跳到喧囂城市那一節去了。

鳥兒因著遺失了的日夜,也遺失了牠們的繁殖季節,部份物種面臨絶種危機;人們失去了天然的夜晚,星星和月亮因而變得陌生,中秋節也不再如此吸引了。去年香港搞了香港熄燈的活動,天空究竟有沒有回歸一秒的漆黑?若然今年再搞,一起熄燈看看月亮裡是否有兔子跳來跳去好不好。中秋快樂,我的家人和朋友。

2007年9月24日

Marcel Deiss Gewurztraminer Vendanges Tardives 2002

在阿爾薩斯酒會試了這支酒,是我先發現的,然後叫家暉和爸去倒一杯,三個人坐在落地玻璃窗前,都不想說話了,就像走進了法國的果園一樣,先是乾荔枝味,然後是杏,芒果,香水,白花,沒有任何收歛的澎湃感,第一口喝下去便很喜歡了,至喝到最後,杯內餘下一道煙燻的味道,想不到白葡萄可以有如此的表現。本來想買一支的,但看看價錢才發現那太貴了,只記在心中,寫在這裡。

2007年9月21日

再見

知不知道,每個深夜起床看車仔,我是100%為了摩連奴的,雖然整場賽事都是拍他幾個鏡頭,但他就是這種魅力,輸波時脆弱得要世人擁抱,贏波時激動得衝出草地握緊拳頭狂呼三分鐘,永遠交叉著手,咬著香口膠,穿長大衣,一不高興便和球證口角,助手按著他也絶不肯停口,也會專登到對方球迷那邊舉起食指「薯」人叫人收聲,有時激動時會像pride的木村般緊抓著胸前的球隊襟章,不經意和人give me five,不喜歡的便永遠要他做大後備,又要瘋得要全隊球員跟他剷頭表示士氣。

臭寸、真性情、冷靜、熱情、誇張、憤世、不泄,指手劃腳,有時像旺角撩人打架的爛仔,有時卻是風度翩翩的貴族,當然他也是相當英俊。你沒法不覺得這人好乞人憎,但也沒不認同他充滿風采。事實上,知道他被油王炒了,我對車路士立時變得毫無興趣了。真的。Totally zero。

看,這是他的短片:
http://www.youtube.com/watch?v=BAI5x4BBD6o
http://www.youtube.com/watch?v=zU6Wcc9wtaI











葡萄

再看一次神之水滴,連之前沒興趣的酒莊品牌也細細查閱,就像小女孩偷偷探腳去看門檻後的世界,很快便會經歷一場華麗的冒險,不久我體內所有血液都變成寶石的顏色。

這兩星期來喝的:
12 Sept:紐西蘭Marlborough Bladen 00年02年和03年的riesling,和03年的sauvignon blanc。
13 Sept:Bordeaux河兩邊,只是最後喝來喝去還是喝不出什麼左岸右岸。不過Sauternes Barsac Ch Rolland 2001的甜酒真是好好喝呀。
14 Sept:和父母在家喝澳洲的chardonnay,平凡的餐酒,但是很愉快的晚上。
26 Sept:義大利由北至南的風格,全部都是IGT,他們都說義大利酒陰陰濕濕像苦茶,同意呀,但陰濕得來,那澎湃的風格真是很對性格。
27 Sept:burgundy由北至南的chardonnay,喜歡那支Meursault Masion Champy,橡木蓋過果實味,是杏甫和果仁,很幼滑。

明天則約了爸爸去喝Alsace白酒,還算是近來最有動力做的事,有點像看畫,當中隱藏著無數故事和感情;也像看足球,讓人驚喜,差的年份也能奮力發揮,完美的土地可以做出劣質的東西。總之,喜不喜歡都沒所謂,都是主觀的,但過程愉快,和朋友聊天相聚也很愉快。

身體上也沒太對抗,當然有時胃會乾涸像脫水的海綿,但只要灌下幾杯水,間中休息幾天什麼也不喝,也在跑步,還幾ok的。只是我似乎不太會醉,和酒量無關,而是到達一定水平時胃便亮起警號,我便不得不stop了。人家快快樂樂的斷片去,我便捧著肚皮去胃痛,那是最令我不滿的部份。

2007年9月19日

沒有

任何計劃都是廢的。九月中了。幾個月前打算的東西,不但沒達成,連價值觀也改變了,現在計劃的東西,也沒信心能在日後能完成。所謂的感覺,都是一時性的,那並不實在,當然若努去去相信和記錄的話,或會變得實在,但感覺並不長存。我對感覺的變遷太熟悉,對生活失去了信心,對自己失去了信心。

有很多恐懼,特別怕父母問我有什麼打算,怕他們擔心我,怕我無意中會暴露了自己的頽廢。有時走在街上,遇上開得很快的車擦身而過便心悸,自己開電單車也以蝸牛速度前進,有時站在稍為高一點的地方便腳軟,不敢走近商場落地玻璃的位置,當然也很怕落樓梯,腦內總是會想起不幸的事來,事實上也沒有遇到什麼,只是脆弱。

不找工作、不寫東西、不回憶、不期待、不相信,什麼都沒有,慢慢等時間流過。盼望是最重要的,我鼓勵自己,大家都過著相似的生活,都覺得人生無聊,若要生活,應懷有盼望的生活,至於盼望什麼則沒有所謂,只是那又不是打一針便好的事。晚上睡得不好,失去了平衡,每天看著朗豪坊關燈,消失在霧裡,迷糊間原來是發夢,深夜中間醒來,又要個多小時才能入睡。

看了粉紅色的一生,edith piaf讓我想起frida,當然她比frida幸福,至少年輕時便嘗到被愛滋味了,電影最後那段,說到edith受到成名、毒品和感情的折騰,躲起來很長一段時間,終於因著動人的旋律,站起來,大力敲著心口唱no, I regret nothing:「沒有,一點也沒有後悔。所有愛,所有恨,掃走它,忘記它,一筆勾消。沒有,完全沒有後悔。」然後她倒下。

2007年9月11日

獨木舟


逆流。每一步都很吃力。我竟然還能拍照。


目的地。 一個不知名的洞。


然後我們發現竟然為這個什麼都沒有的洞來回划了五小時。


差不多餓得要吃石頭了。


另一旅程,同一路線,加了billy。


總是划到那兒便在那兒上岸。


回程拉著手推車上巴士。呀,誰說這玩意每分鐘都有型嘛。

2007年9月5日

四腳蛇

花了幾天,終於將照片從smugmug裡扯回電腦硬碟機裡,我不打算再用這本網上相簿了,雖然服務好,年費也便宜,只是我不想再管理了,也打掃一下回憶。

那些大概是這五年內拍的照片,我小心的取捨,卻發現過程比想像中困難,當然不是技術上的,而是感情上的,又要將過去經歷一次。我將相片細細分類:家人、中學、漁護署、明報、表演、旅行、兄弟、教會、家暉和小學生,最多的照片來自漁護署,畢竟都四年了。

看呀看,有時覺得時光真快,一下認不出過去的自己,一下懷念以往的天真,一下又討厭自己的魯莽,當然也可以笑笑算數,只是也禁不住想,我是怎樣過渡成今天的我呢?

早陣子因為媽媽的一個電話,情緒崩潰了好一陣子,就連四腳蛇在溶室中出現也擊中我的敏感神經,我本來就是超怕四腳蛇的,特別體積很巨那種,我噴了幾乎整支殺蟲劑,卻惹來牠的反攻,不停向我奔往,不得已我只有將拖鞋、波鞋、皮鞋都飛出去,卻沒命中,大家跑來跑去對峙幾乎一個鐘,太驚之下我唯有閉上眼用報紙大力一擊,四腳蛇立時解體了,血液噴開來,沒頭的大尾巴仍在不停搖擺,有頭的另一端則伸舌頭看著我,發出絲絲絲的聲音。雖然那小動物沒罪,但那刻我覺得心真是受傷了,滿頭大汗的坐在廁板上哭。好可怕的經歷。

後來我在科大的足球場上,看著追著足球來回跑的男子們,不知怎的竟想通了一些東西,我打算放棄一些東西,由零開始再闖過,不知道這決定是好是壞,但當下感覺好多了,晚上也不用太久便能入睡,來,傾聽心裡最大的聲音,雖然要時間,雖然放棄很難。我是如此好起來的。今天心情好很多了,人也變得有動力,昨晚又去了跑步,生活又平靜了。

打算將一些舊照片放在這網頁上,會不會有趣呢?祝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