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4月3日

阿煲

親愛的阿煲:

你在2020年3月離開了我們,終年99歲。這幾天我想起很多和你相處的事,大多是童年時和你一起住的回憶,記錄如下:

  • 冬天時,你怕孫兒們著涼,在入睡前,你總是叫我們站著,雙手張開,用珠被和舊絲襪在我們身上綑綑綁綁,DIY睡袋。
  • 夏天呢,你則愛開著收音機,一邊在床上撥著籐扇,一邊哄我們入睡,有時你睡著了,我便會篤你面頰一下,想你繼續撥,其實我並不熱,而是怕黑,想你陪我,你於是又醒過來,撥幾下,又睡了,我又再叫你,就這樣,每晚來來回回的,你總是不厭其煩的陪伴著我。
  • 有一夜我不知為何沒法睡,一整晚煩著你,深夜四點我還在篤你面頰,我以為自己準被罵了,怎料你突然起床,說不如去海心公園玩?我半信半疑地換衣服,然後你真的牽著我的小手去無人的公園打秋千,我至今仍記得那個微涼的夏夜。
  • 有一段時間,我養成了咬手指的壞習慣,你偷偷將白花油塗在我手指頭上,我一咬,辣死我了,你就在旁偷笑,我都不敢再咬了。
  • 我喜歡看你做飯:蒸田雞,煎蛋角,菜肉餃,煎黃花魚,毛豆百頁,腐皮卷......有時我很想你坐著一起吃,但你總是很有原則的堅持在廚房裡進進出出,真懷念呀。
  • 還有你在家裡養雞的事,你用繩把雞綁在廚房門,每當有那個孫兒不聽話,便會被你綁在雞的旁邊,繩子的長度,剛好就是和雞接觸到與接觸不到之間。有哪個小孩不怕雞?見其他表兄弟姐妹真的被綁好幾次,大家也嚇得不敢再搞事了。
  • 還有我要你餵飯餵足一個鐘的事,我在馬路上用腳攔電車的事,我不肯扎頭髮上學的事,你常笑我小時候百厭和野蠻,即是在我仔女面前也如此說,孖寶聽了也搶著說媽我太過份了。
  • 搬到康怡後,你年紀漸大了,間中也會聽到你說身體的病和痛,但怎也無阻你排除萬難去老人中心學寫字,學畫畫,去維園學扇、學劍、跳讚美操的決心,我真的很佩服你。
  • 這幾年,你身體狀況越來越差,兩度入院,我也聽到你說一些晦氣話,我很擔心,以為你失去了生活的動力。然而,每當大年初一,看到你和孫兒賭錢玩魚蝦蟹的奸笑樣、偶爾去冒險樂園玩擲彩虹遊戲的興奮、看到你影相時擺post古靈精怪的表情,還有看你那些充滿童趣和生命力的畫作,我就知道,你身軀確是九十九歲,身體都不聽你話了,但你的心呢,仍是小孩,內心世界色彩繽紛,充滿熱情。
  • 我記得在最後一次見你時,剛好是家暉和靖仔的生日月,我們一起拍手唱歌,你還派利是給他們。我們如常地一起吃東西,如常的聊天,如常的在臨走時你送我們到升降機口,至升降機門關閉一刻你還笑著揮手,我又怎料到,那一個笑臉,就是最後一面?原來人生永別真的毫無先兆的,幾天後你便離開了,但你那親切的笑容和拖著我手的溫暖,我不會忘記。
  • 阿煲,你現在過得怎樣?在怎的一個空間存在著?不知你是否可以看到這信?我真的很想對你說:阿煲我是囡囡呀,我很想念你,謝謝你把我湊大,謝謝你的愛,我永遠愛你。

囡囡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