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12月22日

逃避可恥但有用?

生活習慣上有一個大改變,就是我已失去了以文字記下什麼的興趣。以前是很有衝動寫,動筆寫在小本子好,電腦打好,都很有以文字記下心情的慾望。但過去幾年,慾望減少了,有時打開電腦想起動,就覺得千言萬語很累很累,便立即把電腦蓋上。有時我也搞不清是因為生活粗疏而不想寫,還是因為不再想寫而令生活變得更粗疏、浮躁、虛無。

趁著年尾,又不太能睡,我覺得好像想寫點什麼。過去一年大概對很多香港人來說是怎樣也無法開心的一年吧?我除了對這個地方有了重新(但不能概括)的體會外,我也對我身邊的朋友,對我自己,有了更深的認識,特別是底線之設定位置,未必人人也願意很開放的和你說,但只要你看到一個人參與什麼,不參與什麼,分享了什麼,心裡就會略知一二,然後你就會發現自己和他人之別。

而個人生活也只能說不太如意。如果實際一點到底是忙什麼呢?除了自己的工作忙得透不過氣來,要回想,2018年我一整年都為新居的裝修而奔波;2019年呢,則為了保留舊居而重新改造而煩惱。現在總算把舊居也租了出去了,希望是告一段落。想起,這兩年與裝修師傅的跟進和周旋,佔了我腦袋太多位置了,2020年,我必需要將裝修的事徹底由我腦袋裡扯出來,再將腦袋那個位置完全留白和放空。

和家人的生活也不算怎樣美滿,說實也不止是家人,朋友也是,別擔心,又不是發生了什麼事,只因生活太雜亂、繁忙,我好像也不太能放鬆心情和任何人好好相處,包括我自己。怎會不如此呢,節奏全錯,我根本沒法和自己好好相處。最困擾還有外婆的健康,重重的無力感,像有一塊鉛長期的重重的壓在心口。如何將負能量轉為正能量?

我渴望夏天、陽光和海邊。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