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5月27日

《極北》

村上春樹說:「看完這本名為極北的小說,我非把它翻譯不可。」就憑我對村上的喜愛,我也嘗試找這書一讀,卻用了個多月才把這本書看完。我的感覺是:真 的 很 難 讀 呀。我想我還算是一個看書有耐性的人,看完我似乎也有些能明白村上為何喜歡這本書,沒錯,客觀來說是寫得不錯,挺特別的,冰冷,茫然,絕望,隱瞞,但主觀呢,我看到差不多中段才算入局,卻看到心灰意冷,只能說我現在的心情看這書不對調,我無法享受這次的閱讀。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