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4月11日

舊居的西曬

搬家差不多一個多月了,由心情極度不安,常常哭,失眠,懷疑自己不知是更年期還是焦慮症;到早陣子埋頭苦幹收拾整理,安撫自己和孩子的情緒;到現在終於把搬來的東西落位,搞定七七八八,心情好像能平靜一點,也努力嘗試投入新居的生活了。

真心佩服那些常常搬家的人,天呀,多煩多大壓力呀,而我因為搬家的事,發現了我的適應力原來超差,而我以前一直不知道。別人聽起來或會覺得匪夷所思,搬就搬爽爽快快,有什麼好抑鬱的,但這是我住了一輩子的家呀,我是搬了才發現,旺角的舊居於我,原來一直是我的comfort zone,一但離開了,感覺就像一棵扎根很深很深的大樹,一天拼了所有力氣由舊泥土拔出來,樹根懸在半天,空空虛虛的,想盡快找個地方落腳,卻又不是很有信心新泥土是否適合這樣。

我理想中的家是怎樣的呢?你問我,我二話不說會回答你是"和暖"二字。要製造和暖感,曬陽光是最直接的,所以我故意選一個和舊居一樣向西的地方,但新居層數不高,未搬來前,我擔心了很久,陽光是否可以入屋呢?可幸是,可以,有陽光曬進,但只限其中一房,我也知足了。另,雖然流行,但我本性就是不太喜歡太過簡約,或太奉行"捨斷離"的家居風的,也許我是覺得有人便有物吧,要是我家太整齊我會覺得很冷很死板,我是那種有一點點混亂反而會令我安心的那種人。而說到底,要和暖,不就是一家人聚在一起吧,家裡有人便有暖意了。

其實最近我腦袋常處於混沌狀態,能寫出這篇我覺得已是一大進步了。下星期還有機會一家人去石垣島旅行,我也得學習放鬆一下,學習知足,學習如何去擁有一道彩虹,去擁抱一夏天的風。如此漂亮的兩句文字當然不是來自我,來自五月天知足這首歌啦。貼一張舊居的西曬照,多少個黃昏我就和家暉和孩子們沒事躺著曬陽光聊天,多懷念呀。
btw,我不是更年期。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