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5月24日

聽說 是木棉果子敏感症


想不到這樣一咳,便四十多天了。今天我又踏進診所,醫生一見我便說:怎麼又是你來了?我苦笑一下坐下,她則搖搖頭說:這是你這症的第四診,基本上能開的藥我都開給你了,如果還好不了,你大概是木棉果子敏感症吧?

我半信半疑的看著她,這女醫生我看了好幾年了,她的體型瘦小,長髮,年紀跟我差不多,為人斯文,細心,又不會開重藥,跟我還算挺夾的來,只是我住在這區很多年了,這區的木棉樹花開花落很多年了,我一直也沒類似的敏感症,怎麼今年突然敏感起來了?

她續說:我記得你來看這症的第一天,剛好就是木棉果子剝開的日子,漫天都是白色的木棉飛絮,只怪今年的剝開的時間特長,待種子都一一散落了,你大概會轉好的了。

我繼續半信半疑的看著她,還故意咳了兩聲好讓她知道我咳得不輕,期望她會再次替我仔細檢查一下,再開我一些特效強藥之類,怎料她竟回我一個堅定眼神,然後什麼檢查也沒做,診金也不用付,只在臨離開前叮囑我留意天空就是了。

甫出診所,我站在窩打老道上,看著兩旁排開的木棉樹,看著漫天的白色飛絮,心想,難道這就是原因哦?然後我又想起這四十多天來我喝過的七彩咳水,還有各方親朋友好的止咳配方:燉橙,燉洋葱,燉雪梨,川貝蘋果,羅漢果,咸甘桔,枇杷膏,蜂蜜,蜂膠,我什麼都試過了,但咳還是不好。事到如今,除了期待木棉樹快些完成傳宗接代的任務,大概我也別無選擇了。好一個擾人又敏感的春天。祝自己和大家都身體健康!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