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1月19日

《哪一天我們會飛》

已看完超過一星期了,但這齣戲還是在我內心纏繞不去,看的時候感覺淡淡然,看完後卻回味無窮,覺得電影中有好幾段戲都能觸動我,所謂戲味就是這樣吧?然後我想起,我看過黃修平導演三齣電影,包括魔術男狂舞派和這齣會飛,開始察覺風格上的一些承接,比如帶創傷的青春,場景設於本土,都在說勿忘初衷,三人行,一份執著和追求,而男的都常用小把戲逗女孩開心。三位年輕演員做得真好,令人看得舒服,很同意朋友說,香港電影很需要這些新面孔。然後題外話是,突然感懷身世的想,如果我是余鳳芝,怎可能不選擇蘇博文呢?而我相信,其實很多觀眾也跟我有同一質疑,但換個角度想是,即使有誰真的選了蘇博文,但中年的蘇博文最後還是變成中年的彭盛華一個模樣,又有人會質疑為何當初不選彭盛華的了?得不到的總是最好。因為最型的都停留在18歲。不能說是天意弄人,只能說所謂關係,所謂緣份,就是這樣的一回事吧?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