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10月8日

還能承受多少

很難過。這是我參與佔中活動最難過的一天。我知道寫這篇的後果,我的心情也很難過,但我決定要寫出來。我由下午三時起至傍晚一直在旺角現場,我必需寫下這篇,寫下看到的事實。

他們專向學生和女性下手,無緣無故在他們之間挑釁,推撞或擲水樽,令其他在場男士不得不挺身而出,繼而動手。

我和學生們什麼也沒做,但我看到學生們被踢書包,我也被推倒幾次,我看到有人用遮指向在路障前攔開雙手的老伯,附近開始有人流血,有人撞傷手腳,有人大叫,警察有在場,我肯定他們看到這些,但他們漠視一切。

後來情況一發不可收恰,越來越多人打架,出手狠毒,有人甚至開始搶手機,向人群擲垃圾筒,我親眼看到警方看到這些情況,但他們的做法是:當發現佔中人士自衛反撃時阻止或拘捕,對真正傷人搞事的一群卻視而不見。

我很難過。我從來不想說警隊的壞話,就算前幾天放摧淚彈,我心情也絕不至此 (他們是在執法,雖然武力程度待商榷)。我有好朋友在警隊,我答應自己,每次有誰高叫警察無恥我也絕不加入,但我今天看到這一切,我實在受不了,警察們你們的良心在哪?

回到家,我更發現我身邊警隊朋友以取笑和報復的態度,說佔中者不是叫警隊辭職嗎,現在怎麼又來求救呀,之類的風涼話。沒錯,我猜想之前幾天,你們也許受了不少委屈,不少壓力,但事情一單還一單,現在大家親眼看到有人搶手機不執法,看到有人被打至頭破血流不執法,看到學生被圍不執法,當警察自己也不尊重法律,以報復的心態對待市民,你們還有良心,香港還有希望嗎?

我更難過的是,我身邊有很要好的朋友以開玩笑剥花生的語氣取笑示威者,覺得這事很富娛樂性,我很難過,我的朋友竟然有這種想法,我真的接受不了,這不是政見不合的問題,而是一個人的道德觀問題,有沒有良心的問題。一想到這,我幾乎透不過氣。我不知我們還要面對多少這種絕望和感情撕裂。我不知我還能承受多少。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