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5月14日

別了insight pass之後

  • 《我要⋯17歲》:這是一個援交成癮的故事。經歷了四個季節,無數男人後,到最後,觀眾也不會知道這個不再17歲/不太在乎錢/似也不太享受愛慾的女子為何要去援交?大概,法國導演François Ozon就是愛這套吧?或者說,很多法國片都愛這套。題目在人生/情慾/自我間穿梭,劇情平靜而曖昧不明,說實,這種調子於我是太青春了,我有點觸摸不到這種心情,但整體而言嘛,電影本身是很有風格,大師就是大師。
  • 《蜘蛛俠2  決戰電魔》:你喜歡舊蜘蛛Tobey Maguire?還是新蜘蛛Andrew Garfield?我知我知,很多人都先入為主喜歡Tobey,我覺得他的確很適合,但說實Andrew也不錯。蜘蛛仔就是這樣子的吧?優柔寡斷,一臉無辜相,世人都將誤解你了,所以你時而沮喪,時而苦笑。本來,我看第一集時我也抺不掉Tobey的影子,但看了兩集之後,我覺得兩隻蜘蛛可說是打成平手的。客觀的說,集集的情節是超老土的決戰壞蛋,沒什麼驚喜,相信很多觀眾也都是帶著情意結進場的吧?反而Andrew版本很明顯較好看的是Peter和Gwen的感情,這兩小口子拍拖令人看得挺順眼的。回家上網一搜,原來現實生活中,Andrew也和女主角Emma Stone是一對,怪不得總覺他倆之間有些什麼啦。<馬後炮>
  • 香港仔》:沒特別感想。
  • 《植物園》:這是法國五月其中一齣推介電影 。我去看是因為導演是戴思杰。戴思杰是誰?他是小說《巴爾扎克與小裁縫》的作者 (《小裁縫》好好看的)。我甫出電影的第一感是,同是內地人,同是與法國相關,但戴導的世界,跟賈樟柯導演的世界,正好相反。戴導是在一遍漂亮湖江山色中發現荒謬;賈導呢,則在廢墟中掘出珍寶。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