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4月8日

《KANO》

看完之後,有幾個想法:
  • 怎麼三小時一晃眼就過去了?我以為才個多小時而已。
  • 導演是馬志翔呀,我一直以為是魏德聖,魏導今次是監製。
  • 雖然很緊張刺激,但我覺得捧球這運動挺危險的,想起大學時喜歡打棒球的同學,隔一陣子爆眼角,隔一陣子斷手,隔一陣子小腿又打石膏回來,但仍堅持繼續去打球的事。我不懂棒球,但能令他們樂此不疲,也令村上春樹如此著迷的運動,大概真的很好玩吧?想著想著自己也想去玩下,請問中年新手還可以上哪兒玩?
  • 那幾個打棒球的男子,原來不是演員,而是真正棒球員呀?特別是主角曹佑寧,投球姿勢好看,文戲也做得好極了,表情恰到好處,大概又有人說我偏心,但我覺得台灣土壤就是不同。
  • 能拍得出這樣以歷史、文化、運動貫穿的故事,背後的人一定很熱愛台灣吧?電影當然有不善的地方,但總體是真的不錯。它是在說歷史,也是在說現世。不同民族融合,一定不行嗎?集各家所長,奮力一戰,到最後誰勝誰負重要?還不及團結一致、在絕望中成長、生命影響生命的力量動人。電影挺多令人感動、叫人反思的地方。
  • 相比中國,有哪個導演夠膽說中國本土歷史?別說歷史了,夠膽說出當下一點點真實的,不被封殺或抓去坐監都偷笑了,所以中國導演就老是愛以自以為幽默或隱喻手法拍電影,我看著都覺得煩,因而更欣賞台灣人的平實,有面對自己歷史的決心,有尋根扎根的意願。台灣,一切加油呀。

1 則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