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1月5日

冰點 帆船初班


冬天學帆船這事實在太變態了,但我總算坐言起行,夠強吧?:P 我二十多歲時經常玩滑浪風帆,事隔多年,我自大地以為怎也算有個底子,在岸上模擬練習時教練也說:哦,這女子頗有sense哦,轉身也挺靈活的。怎料一出海我便丟盡臉,頻頻反艇不止,那帆杆還不住隨風敲我頭,哼一聲,中了前額,哼一聲,又中後腦,我左閃右避,卻越避越不知所措,如果不是戴了頭盔,這新年大概....。

然後我想,滑浪風帆和風帆都是風向主導,但要成為真正舵手成功轉向嘛,滑浪風帆還可靠份蠻力,風帆呢,sorry哦,九成九時間都以技術為主。雖然掉進零下不知幾度的海水裡時我的五臟六腑立時進入冰鮮狀態,頭腦細胞大概也冷爛了不少,但誰叫我很想學,又學不會好好控制咩,人家都沒有預到學員要下水,同學們都沒一個像我般狼狽(我猜他們遠遠看我雞手鴨腳一定覺得很搞笑)。好,來吧,就讓我這個初學生受點苦才叫難忘是吧,我會進步起來的,至少學懂個基本控制回來。

1 則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