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1月27日

范曉萱 VS G.E.M.

網上瘋傳一段G.E.M翻唱《我要我們在一起》的比賽片段,很多評論說比原唱范曉萱還要出色,我個人覺得未免太荒謬可笑了吧?我承認我是小萱的忠實歌迷,但絕對無意冒犯G.E.M,也不想說優劣,但兩個人的演繹手法根本極之不同吧?於我聽來,小萱唱的那個版本,那幾下 哎喲哎喲哎喲哎喲 是全曲的關鍵,她溫柔而倔強的聲線,就像戀人耳語, 不費力氣便俘虜了大家的心(至少我的心)。是,我要我們在一起,她說清楚了,但如果你不想在一起,ok,她只會不發一言轉身而去,聲線之中永遠有一份瀟灑的餘韻。但G.E.M呢,她的演繹一開始已很具殺氣了,彈琴的姿態像上彈一樣,一直只放不收,及至最後,她彈至激動搶咪那一刻,我真的忍不住笑了,就像拿著機關槍對著觀眾,口唱我要我們在一起,潛台詞呢,你不得好死,你沒有好結果。我很好奇那些聽得如癡如醉的觀眾到底有被什麼觸動了?到底有沒有留意歌詞?還是一味只要浮誇,再為聽到有人將高音推到極至而眼泛淚光?到底是什麼回事了?大家原來真喜歡這套呀?你們覺得呢?

范曉萱原唱 http://www.youtube.com/watch?v=49IumFNK48g
G.E.M. 演繹 http://www.youtube.com/watch?v=Yq67so9pD14

2014年1月24日

岩井俊二的人魚 《華萊士人魚》 

  • 你相信有人魚的存在嗎?說實我一直也覺得人魚不過是聖誕老人一樣的傳說,特別是看到那些怪型怪相人頭魚尾的照片時,都覺得,不是吧,這種東西也有人相信?別笑死人了。但看完岩井俊二這本小說,我竟然大大改觀,覺得:哦,說不定人魚真的存在於世?甚麼以前我不相信呢?
  • 小說裡有一個挺值得思考的論點:人類也許不是由人猿演化而成的,而是由海洋生物(比如人魚)演化而成的,其中一個論點是:據適者生存的說法,人類為何會放棄體毛呢?體毛無論如何對人都有保護作用。反而,如果我們是由海裡來的,那我們離開水後,怕冷、生火、穿衣服、建房子也算是合理哦,你覺得呢?
  • 岩井描繪的人魚是這樣的:外型基本上和人類一模一樣,雙腳就是雙腳,並沒有人頭魚尾,眼睛深邃。他們可自由地選擇在陸上或海裡生活,在陸上的生活與凡人無異,但在海裡可以以時速三十海里游水。人魚的年齡可長達140歲,外型不老。因為頻臨絕種,他們只要一見到異性同類便立即交配,並在交配後變成雌雄同體,男人魚會從此藏於女人魚體內。他們會生孩子,但為了避開這危險世界,確保存活率,懷孕期可長達一百年!
  • 怎樣,以上的描繪聽起來匪夷所思吧?但很多生物根本如是(比如頻臨絕種便會立即繁殖)?而我們對生物的認識也太少了。我很佩服岩井俊二,這小說並沒以劇情主導,當中令人思考的地方卻多得很,很具啓發生。人從何而來?人類與其他生物的關係?科研該去到哪個地步?人有權去決定其他物種命運嗎?你可以當這本是小說看,或者哲學書去看也無不可。
  • 這不是岩井第一本小說,例如《情書》和《燕尾蝶》也有小說版,但據了解,之前那幾本都是先有電影後有文字。但這本人魚呢,岩井說,一開始他已鐵定不拍這電影了,原因是他無法將書中內容影像化。而我看完小說後,我發現他當然不用再拍啦,他很成功地以平實而淺白的文字,將內容影像化了,他的描繪力超強的,當然他更強的是他的好奇心。沒錯,不論是當導演或者小說家,創作最最最重要的就是對世界的好奇心吧?
  • 至於用以命名的華萊士(Alfred Russel Wallace)其實大有來頭(http://en.wikipedia.org/wiki/Alfred_Russel_Wallace),簡單說,他比達爾文更早發現演化論,但達爾文比他搶先一步發表學說而已。據聞他在發現演化論時,偷偷地隱藏了一個大秘密,就是他見過人魚!故事就是這樣展開的。疑幻似真,對嗎?
  • 很喜歡這書。很有趣味!

2014年1月21日

旺角 還靜於民?

2014年1月20日起, 旺角西洋菜街再不是天天行人專用區,改為有限度行人專用區(星期六4pm-10pm,星期日及公眾假期12pm-10pm)。政府說這是聽到市民意見,還 靜於民的一個政策。只是作為旺角區居民,我每天生活在這裡,太理解這兒會變成怎樣了:遊人逼爆行人道;路兩旁排滿大貨車在上落貨;遺例泊車double parking的愛理不理;母親抱著小孩在車與車之間間隙穿梭的情況險象環生;人車爭路;每隔五分鐘便聽到憤怒的響安聲。

怎樣,還靜於民?別說笑了,那只是雜亂歌舞叫賣與汽車響安聲之間的選擇吧?完全跟靜字扯不上關係。其實這幾年旺角真的沒救了,我家樓下的文具店和乾果店相繼變成了錶舖;兒童遊樂 場的滑樓梯坐滿了拿著一袋二袋在按摩小腿 血拼得累極的自遊行;以往吃晚後悠閒地到二樓書店打書釘,或到cd店看看有什麼新碟的光景不再,變成的是每次在街上走過都覺得:吵成這個樣子,這是什麼世界?我要九秒九內飛快 回家!而旺角居民對這區是徹底絕望, 我們的真實生活,被逼去到周邊尚未算太擠的何文田或九龍城了。


新政策的第一天。市民似乎還沒習慣或者還不知情,紛紛行在車路的中間。
新政策真的能還靜於民嗎?

2014年1月13日

三齣電影小記 電影《風暴》劇透

在now tv電影台看了《搜索》和《分手合約》。我對兩齣的印象都不深,剛好都是台灣男演員加中國女演員的合作作品,這大概反映了當今電影業的一些狀況吧?然後是進場看的《風暴》,坦白說我是看了導演袁錦麟在明周一篇報導而決定支持的,看後卻大失所望。他說希望拍一齣「不一樣的港產警匪」?但看後,先別說特技(事實是我不太懂),但作為平凡觀眾,我覺得故事本身的流暢度、角色的描寫與塑造、情節的可信性,勉強只能算是合格(我質疑)?比如說劉德華本來是個很規矩的警察,看不出身經百戰的他在後來為何突然魯莽成這樣?他十多層樓跌落地下不死不流血不骨折都算了,還可以繼續追賊;一直描寫得很強勁很對位的胡軍突然落荒而逃,殺出個呂良偉那刻我真的笑了,但導演不是想拍笑的吧?還有林家棟想做回一個好人的原因也不夠力度,總之令人很懷疑這個角色的定位;沒錯角色是有變化才好看,那才叫戲劇,但假如沒有好好交待變化原因,觀眾只會覺得可笑,再難以投入其中。這令我想起之前看書的一句話:如果角色不成立,故事怎樣推也不會好看;反而,只要角色站得住腳,即使情節偶然荒謬也無傷大雅,你看《掃毒》有那麼多犯駁卻又如此好看便知道了。對不起我完全無法相信《風暴》這個故事,之後無論怎爆煤氣管、怎讓中環淪陷也沒有用了。

2014年1月5日

冰點 帆船初班


冬天學帆船這事實在太變態了,但我總算坐言起行,夠強吧?:P 我二十多歲時經常玩滑浪風帆,事隔多年,我自大地以為怎也算有個底子,在岸上模擬練習時教練也說:哦,這女子頗有sense哦,轉身也挺靈活的。怎料一出海我便丟盡臉,頻頻反艇不止,那帆杆還不住隨風敲我頭,哼一聲,中了前額,哼一聲,又中後腦,我左閃右避,卻越避越不知所措,如果不是戴了頭盔,這新年大概....。

然後我想,滑浪風帆和風帆都是風向主導,但要成為真正舵手成功轉向嘛,滑浪風帆還可靠份蠻力,風帆呢,sorry哦,九成九時間都以技術為主。雖然掉進零下不知幾度的海水裡時我的五臟六腑立時進入冰鮮狀態,頭腦細胞大概也冷爛了不少,但誰叫我很想學,又學不會好好控制咩,人家都沒有預到學員要下水,同學們都沒一個像我般狼狽(我猜他們遠遠看我雞手鴨腳一定覺得很搞笑)。好,來吧,就讓我這個初學生受點苦才叫難忘是吧,我會進步起來的,至少學懂個基本控制回來。

2014年1月2日

2014

新年快樂!看到別人新一年的回顧和展望也忍不住來一個,卻發現不知從何入手。就簡單說幾句吧,很老土,但每個人也差不多吧,特別是年紀相約的,最希望也是家人和朋友一切安好,自己能間中抽空做想做的事便是了。而我經常覺得,對某件事保持興趣,比實際上計算有多少achievements更重要。我很興幸有一對孩子,也很興幸自己那麼多年還是一貫的喜歡看書、看電影、跑步和寫作,並且持續用心去做這些事。我也很開心,過去一年我跟朋友分享的機會挺多的,這個世界,無論有多美好的事發生,假若沒人分享便沒趣了;相反,如果發生糟糕事,沒人分擔也很可憐。還有是,我最好的朋友阿娟也在剛過一年結婚了,看到她得到幸福,我的心自自然然的溫暖起來,祝她永遠健康快樂。如果貪心點,我希望2014可以預留一些即興時光,放慢腳步,味細一下小事情,生活不應如此匆忙,不要老是追在時間後面走就是了。<-這好像是我每年的重覆願望哦,暫時難度挺高的 :P 新的一年,祝大家事事如意!身體健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