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12月31日

被咀咒的夢想 《風起了》(劇透) 

我很驚訝《風起了》獲得如此多劣評,我上網看了幾篇,不是說結構鬆散、對焦不準、悶場連連,便是將矛頭指向反戰不力,說成是宮導最失敗作品什麼。我一邊看一邊大力嘆氣,大家真的這樣想嗎?我同意這不是宮崎駿最出色的作品,作為告別作也未免過於傷感和沉重,但於我,怎看也是一齣不錯的大師級電影哦。

有人覺得對焦不準,我卻覺得主題明確極了,就是:創作需要付出沉重的代價。

記得嗎,電影很初期已提了一個點題:你想要一個有金字塔的世界,還是一個沒金字塔的世界?金字塔在建造的過程中犧牲了多少條人命?勞民傷財了多少日子?但金字塔代表了什麼?一個有嶄新、令人讚嘆、充滿驚奇的世界。如果前設要成功便要有所犧牲的話,你想要一個和平但平凡的世界?還是要一個要付上沉重代價,但新鮮而有創造力的世界?怎樣,這問題複雜吧,自問我回答不了,但主角一開始已明確地說好選擇了後者,之後他走的路,通通都跟著這個想法而行了。

為製造心目中最完美的飛機,主角二郎選擇了做一個自私的男人:他離家後從沒探望過母親和妹妹;未婚妻病危,他要對方千山萬水離開病院陪他生活,即使結婚了,他從來也只顧工作(甚至老婆有肺炎他也在房間吸煙);更甚的是,他喜歡完美飛機的程度,就連明知飛機是用作戰爭用途他也刻意逃避去想後果。一切一切,就是為了實現他製造壯麗/自由/完美飛機的夢想。一個注定被咀咒的夢想。

我不敢說,如果這個人不是如此自私的話,是否絕無可能做出完美戰機出來?但我猜,機會很微吧?人生在世,時間有限,如果你真心想做一件大事,其他的就要放棄吧?甚至不可能想太多後果和影響?我說這電影沉重,是假設了導演將自己的主觀感情投射了到二郎身上,宮崎駿一生沉醉於動畫事業,當中付出過什麼?結果也是他喜歡以及能預測到的嗎?沒說清,但作為告別作,不是高高興興的放煙花大團圓,而是帶出這個問題,傷感嗎?

另一個備受爭議的說法是這電影反戰不力。坦白說,我覺得這個說法很可笑,你當電影是教育電視嗎?就算是教育電視,也有不同的拍攝手法,不是一味大叫反戰反戰這樣拍吧?個人認為,電影是人類的創作,當然會跟政治相關,跟生活相關,跟想法相關,但你為何要假設導演的價值觀?先不說我覺得導演已側寫了不少他反戰的情節,比如經濟蕭條,小孩飢餓,二郎友人說一架戰機的價錢可以養活多少個小孩等。導演沒有打正旗號舉起反戰的橫額,但事實上透過描寫去反映現實行不行?及至後來,零式飛機做好了,二郎在山坡上看到神風特攻隊的隊員坐在上面,他一副茫然若失的樣子揮一下手,那表情是何等複雜?一直以來,他抽那麼多煙,真的沒有矛盾過嗎?會不會主角的設定,根本就反映了當時很多日本人的無奈/無知/冷血?這電影拍出了一種狀況,被說成反戰不力,你認為怎樣?

再說,導演根本沒說他就是二郎,他絕對有自由設定一個跟自己價值觀完全不相關的角色出來,純粹說一個故事,行不行?觀眾不是白痴,觀眾也可以有自己的思想,如果你不認同二郎,大可批評他二郎的行為,但這跟電影的好壞也許可以分開來說吧。我個人認為,一齣好的電影,除了在觀看時痛快外,就是可以啓發思考,令你思緒上下左右反覆敲撞就是了。說實我個人也不喜歡二郎這角色,但我覺得宮崎駿還是宮崎駿,這電影我還是挺喜歡的。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