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12月10日

暢通易達洗手間?


我常常叫自己忍耐點,別開口便罵,但最近每次見到公眾場所的傷殘人士厠所都變成了暢通易達洗手間時,我實在忍不住,什麼暢通易達了,你當自已是迪士尼樂園嗎? 迪士尼樂園可以用形容詞去命名一個活動/遊戲:開心奇妙之旅,神秘夢幻隧道。okok,這大家都能理解,人們分明就是要來感受神秘與未知的,但作為一個厠所標誌,最緊要就是簡單易明,男厠就男厠,女厠就女厠,狗厠就狗厠,傷殘人士厠所便傷殘人士厠所好了,一個名詞便最清楚易明,什麼暢通易達了?

叫了暢通易達洗手間之後,會有什麼問題?試想想,一個健全大叔跟傷殘人士爭厠所,大叔說: 「嗯,我三天沒大便了,我比你更需要暢通易達哦,你不過斷了一條腿而已,就耐著點吧? 」沒錯,這爭議可能性低,但也不是沒有可能的,全因為這個含糊不清、不知所謂的名字。

我知道有些名字是帶貶意/不敬的,這些名字真的要棄用,但我也發現香港近年有一個風氣,就是大家對某些東西真的太敏感了,有些名字只是很中性的說出個事實,只要不是心存不敬地去取笑人我看不出這些名字有什麼問題,但人們都煞有介事的改名去,比如司機,好端端他的工作真的是司機,為何改為車長了?又例如一個社工曾告訴我,別叫乞兒做乞兒,改叫露宿者、流浪漢(可知道流浪的人不一定會露宿,露宿也不一定行乞哦);妓女是性工作者;gay佬呢,最好不好叫gay佬,改為同志(我只能想到鄧小平同志);傷殘人士呢,能不能告訴我這個名字到底有什麼貶意可言?沒錯,他們是一群不幸者,但這名字只是說出了一種狀態一個事實而已。當然,這是我個人的看法,我個人認為只要心裡坦然,不是故意不敬,這些中性的名字根本沒有更改的需要,當然,我只是以一個凡人去看,如果有語言學專家有其他想法請告之。這樣說得很直,但我實在認為將傷殘人士厠所改為暢通易達洗手間這名字的人真是多餘至極,時間是該好好善用的好不好。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