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12月8日

期待 《風起了 》


在電影院看到《風起了》的trailer,單單是幾十秒的畫面,已覺非常吸引,太簡單了地美好了,一貫的大自然氣息,不論是顏色、音樂、主角的笑容,都單純得叫人想哭,後來字幕推上,才知道這是宮崎駿導的告別作,什麼,告別作?我擦擦眼睛,好端端為何要告別呢?心裡不禁悲傷起來。

事實上,有時我真的難以理解一個喜歡創作的人為何會選擇在某一時間停下來。因為於我創作本身很像跑步,過程痛苦,一邊做著一邊也總會忍不住埋怨,下次別搞我好了。但下次呢,總得又有個原因捲土重來,因為當中就是有一些吊癮的東西存在著。如果真的喜歡,即使是老人家也好,也可以找很多人幫忙,沒必要一定要告別哦。

然而,後來我又想,我之所以有這個想法,大概是因為我還沒到那個年紀吧?而更重要的是,我在創作路上太幼稚了,當一個人經歷太少,太多東西未嘗試過,當然貪婪地想一試再試。相反,宮崎駿導演呢,他今年72歲了,體力可能是一個問題,更可能的是,心態上,他覺得已足夠了。

試想想,宮崎駿導演由1979年開始執導第一齣長篇動畫,至今已三十多年了,期間執導過十多齣長篇,無數短篇,當一個又一個故事由一粒微小細胞開始分裂成一個世界;一位又一位角色像上帝造人一樣由幻想、到塑造、到最後吹一口氣成型起來;當某些巨大的理念在內心一次又一次地確設建立過、鼓脹過、又吹滅過;當一個人本來某些單純想法,變成家傳戶曉、打動人心的故事;我想,承受著凡此種種的人,可能真的會有點累,有一種,哦,夠了,真的夠了的感覺。

同樣的事大概也發生在剛得了2013金馬獎最佳導演的蔡明亮導演身上吧?聽說《郊遊》也是他的告別作。

沒錯,每個人就是有不同的想法吧,有些人喜歡有始有終,希望趁有機會好好告別的時候,好好地向觀眾交待,但是,我相信,某些人卻很大機會不會這樣做吧,比如導演活地亞倫,小說家村上春樹,我猜,只要一息尚存,他們大概會創作到底吧?當然,這也是我的純粹猜想啦,我也不覺得哪種方式是較好還是較差的,只是不同做法而已。

世事難料,說好了告別但後來又忍不住創作的機會微,卻也是有的;相反,即使沒說好,卻突然不想創作的人的也大有人在。只是,既然宮崎駿導演說是告別作了,作為一個小影迷呢,我就只能以相當期待的心情、好好珍惜每秒畫面的態度去看《風起了》,你又如何呢?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