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12月31日

被咀咒的夢想 《風起了》(劇透) 

我很驚訝《風起了》獲得如此多劣評,我上網看了幾篇,不是說結構鬆散、對焦不準、悶場連連,便是將矛頭指向反戰不力,說成是宮導最失敗作品什麼。我一邊看一邊大力嘆氣,大家真的這樣想嗎?我同意這不是宮崎駿最出色的作品,作為告別作也未免過於傷感和沉重,但於我,怎看也是一齣不錯的大師級電影哦。

有人覺得對焦不準,我卻覺得主題明確極了,就是:創作需要付出沉重的代價。

記得嗎,電影很初期已提了一個點題:你想要一個有金字塔的世界,還是一個沒金字塔的世界?金字塔在建造的過程中犧牲了多少條人命?勞民傷財了多少日子?但金字塔代表了什麼?一個有嶄新、令人讚嘆、充滿驚奇的世界。如果前設要成功便要有所犧牲的話,你想要一個和平但平凡的世界?還是要一個要付上沉重代價,但新鮮而有創造力的世界?怎樣,這問題複雜吧,自問我回答不了,但主角一開始已明確地說好選擇了後者,之後他走的路,通通都跟著這個想法而行了。

為製造心目中最完美的飛機,主角二郎選擇了做一個自私的男人:他離家後從沒探望過母親和妹妹;未婚妻病危,他要對方千山萬水離開病院陪他生活,即使結婚了,他從來也只顧工作(甚至老婆有肺炎他也在房間吸煙);更甚的是,他喜歡完美飛機的程度,就連明知飛機是用作戰爭用途他也刻意逃避去想後果。一切一切,就是為了實現他製造壯麗/自由/完美飛機的夢想。一個注定被咀咒的夢想。

我不敢說,如果這個人不是如此自私的話,是否絕無可能做出完美戰機出來?但我猜,機會很微吧?人生在世,時間有限,如果你真心想做一件大事,其他的就要放棄吧?甚至不可能想太多後果和影響?我說這電影沉重,是假設了導演將自己的主觀感情投射了到二郎身上,宮崎駿一生沉醉於動畫事業,當中付出過什麼?結果也是他喜歡以及能預測到的嗎?沒說清,但作為告別作,不是高高興興的放煙花大團圓,而是帶出這個問題,傷感嗎?

另一個備受爭議的說法是這電影反戰不力。坦白說,我覺得這個說法很可笑,你當電影是教育電視嗎?就算是教育電視,也有不同的拍攝手法,不是一味大叫反戰反戰這樣拍吧?個人認為,電影是人類的創作,當然會跟政治相關,跟生活相關,跟想法相關,但你為何要假設導演的價值觀?先不說我覺得導演已側寫了不少他反戰的情節,比如經濟蕭條,小孩飢餓,二郎友人說一架戰機的價錢可以養活多少個小孩等。導演沒有打正旗號舉起反戰的橫額,但事實上透過描寫去反映現實行不行?及至後來,零式飛機做好了,二郎在山坡上看到神風特攻隊的隊員坐在上面,他一副茫然若失的樣子揮一下手,那表情是何等複雜?一直以來,他抽那麼多煙,真的沒有矛盾過嗎?會不會主角的設定,根本就反映了當時很多日本人的無奈/無知/冷血?這電影拍出了一種狀況,被說成反戰不力,你認為怎樣?

再說,導演根本沒說他就是二郎,他絕對有自由設定一個跟自己價值觀完全不相關的角色出來,純粹說一個故事,行不行?觀眾不是白痴,觀眾也可以有自己的思想,如果你不認同二郎,大可批評他二郎的行為,但這跟電影的好壞也許可以分開來說吧。我個人認為,一齣好的電影,除了在觀看時痛快外,就是可以啓發思考,令你思緒上下左右反覆敲撞就是了。說實我個人也不喜歡二郎這角色,但我覺得宮崎駿還是宮崎駿,這電影我還是挺喜歡的。

2013年12月20日

誓去入刀山  電影《掃毒》(劇透)

很強勁,幾天前看完《掃毒》,本想待心情平靜一下再寫,但真沒可能,太興奮了,誰說這電影不好看的請站出來說個清楚,我個人覺得真的很精采,電影主題曲《誓去入刀山》現在天天在腦內轟炸我,連睡覺也揮之不去,總之是熱血最強,那些槍林彈雨、那些壯志凌雲的男兒血汗畫面,配合歌詞:豪情無限 男子傲氣 地獄也獨來獨往返!!! 天呀,快把我逼瘋了,對上一次看電影看得如此過癮是幾時了?

電影對掃毒的描寫不多,及至中段,大隊由泰國歸來,本來是警隊的事已變成江湖的事,掃毒任務已變成殺佛報仇,幾個警察事實上已變成了古惑仔。有影評人覺得這種變調是敗筆,但不知怎的,這離經叛道卻是我個人最喜歡的地方,否則電影一直發展,可能只會成為《寒戰》這種很規矩的風格(重申,我認為寒戰還不錯,只是很沒驚喜)。再說,電影在很初段已挺明確,掃毒只是個引子,電影真正想說的,是兄弟情誼,男人與男人之間的競爭、比較、義氣、背叛、侮疚、包容與釋懷,唯有在中段這樣將調子一變,才可與後段那種江湖味重的慷慨就義、豪情萬丈的情節接上。

高潮位可說是一浪接一浪,但懸崖那幕二選一絕對能成為經典。「留這一個。」劉青雲說。我心想,如果是好端端是在對敵時送命時大概沒辦法,但現在要由兄弟決定哪一條命呢,則無論選哪一個,觀眾也會覺得很勁爆。(張家輝那刻的演出真的讚到不行)。餘韻是,親身面對過這樣一件事的人還可以怎樣生活下去?留下來的兩人心裡的愧疚,絕對比死更難受,八面佛是對的,觀眾一邊看,心裡仿佛也壓著同一塊石頭似的。五年後,三個男人在車場久別重逢那幕,我差點透不過氣來,不用說對白了,先來一場碰碰車,再憑三位男主角的眼神和表情,大家共分一壺酒,那是怎的味道?多少恩仇?多少問號?多少不甘與愧疚?三位男主角實在演得太好了。

進場前,朋友告訴我,聽說這齣是陳木勝導演向杜琪峯致敬的作品,槍戰場面效法了杜sir的拍攝手法。看完之後,我同意在某些處理上有點杜sir,比如男人間的情義與浪漫,但要說槍戰拍攝手法嘛,個人覺得怎說也較像吳宇森。先旨聲名,我只是一個很愛看港產警匪片的平凡影迷,據我個人的認知,杜sir槍戰一般比較冷靜、仔細和瀟洒;吳宇森呢,則既誇張又浪漫。掃毒最後那幕,三個男人去慷慨就義,先是張家輝斬一隻手,再來一場坐下對笑,吹幾句口哨,拋一包煙,用牙齒咬開手榴彈,左手一槍右手一槍追射敵人,還有劉青雲cover古天樂時被連射數槍都不倒地,我一邊看一邊暗自叫好,心想,飛一隻白鴿出來吧,那便完完全全能說是向吳大導致敬了。

當然,電影情節上也有不少犯駁之處,但感覺不算太影響整體。另,如果是喜歡創作的人呢,這電影更加是很好的一齣教材。什麼叫戲劇?什麼叫角色塑造?什麼叫矛盾、衝突、高潮迭起、節奏明快?你進場看看就是了。

備註一:  http://www.youtube.com/watch?v=930nqnz5tCQ#t=41 這條片真的要看,三個之中,古天樂算是唯一一個曾當過歌手吧,但你聽聽他的唱腔,與最後的表情,太搞笑了。
備註二:http://www.youtube.com/watch?v=2jKedaf81hI 「我先係西門吹雪。」哈哈哈,我太喜歡古天樂了。「西門吹雪邊有你地兩個咁黑架」。我也太喜歡張家輝了。說到底其實我三個都喜歡。:P 你看,導演實在有他的仔細和舖排。一出場,三個之中,劉青雲最像阿頭,古天樂最打得,張家輝最像個跟班,但最後,誰才是真正的西門吹雪?沒說清,但也足以叫你想,世事並沒有絕對。這不就是所謂的成功戲劇元素了是嗎?

2013年12月17日

陳綺貞《時間的歌》

買了陳綺貞新碟好幾天了,這幾天一直在聽,很想記下什麼又不敢寫,想是有點傻,我是真怕那份感動一記下便淡了,但見零在facebook上post了購買的照片出來,又很想記下。

零,別的歌先不說,《流浪者之歌》很感動哦,那mv也製作得太用心了,你有看了那mv嗎?http://www.youtube.com/watch?v=SygkJv51Ixs 

那年老偶的,那易服的,還有那未婚媽媽,為什麼這世界上就是有那麼多執迷的人?偏偏執迷就是人性中最可貴又最悲傷的東西。幾個故事配上遊牧者的琴音,我第一次看時已很被牽動,無論是旋律好、歌詞好、唱腔好,都很有流浪味道,撐住哦,所有在希望與絕望之間徘徊的人,落葉離開後頻頻回頭,止不住的墜落。怎樣,你覺得怎樣,快樂若是有 傷心若是有 眼淚灌溉 不枉愛過,她太美了,總是以最溫柔又最堅強的方式將傷口撫平,你同意嗎?

備註一: 跟陳綺貞上一張大碟相隔,原來已四年了,但我真的不覺這樣久,主要是她的舊歌我一直在聽。
備註二:這張碟其他的歌,不是那種一聽便覺得搶耳好聽的,而是真要時間慢慢細味,也別忘了邊聽邊讀歌詞,她是個真正的詩人。
備註三:hmv的碟明顯貴,看你買是$139,我在旺角信和中心買是$122呢。

2013年12月16日

繁忙的月份 只有如下了

  • 《性人君子》:我很喜歡看Joseph Gordon演戲,但這齣他初次執導的電影,則有點對焦不準的情況,初段感覺過癮,後來男主角突然愛上Julianne Moore?這部份太突然了吧?很難叫人相信那種愛。不過,Joseph Gordon既勤力又有,這才是他的初嘗試,相信他將來一定會進步的。
  • 《小時代》:對不起,這實在是我近來看過最不爽的電影,感覺作狀極了。事實上,當我知道是郭敬明原著時就不該去看了,韓寒是對的。 :P
  • 《過界》:電影想說有關身分轉變以及身分確定的主題,沒錯是有效地表達出來了,只是這主題本身不太吸引我,我雙眼只在追看陳坤。
  • 《爸媽不在家》:果然不錯,感情部分尤其準確,就像你我他的生活,那孩子和工人的關係像是千萬香港孩子和工人的縮影,大概也是世界上很多地方的情況吧?實在是一齣為新加坡電影業爭光的電影,聽聞導演陳哲藝才29歲,劇本他也有份寫的,真是年少顯才華。只是,如果說這齣是2013金馬獎全年最佳電影呢,我不敢也不懂說,沒錯是不錯,但要我個人去選,絕對還是會選《一代宗師》的。

2013年12月10日

暢通易達洗手間?


我常常叫自己忍耐點,別開口便罵,但最近每次見到公眾場所的傷殘人士厠所都變成了暢通易達洗手間時,我實在忍不住,什麼暢通易達了,你當自已是迪士尼樂園嗎? 迪士尼樂園可以用形容詞去命名一個活動/遊戲:開心奇妙之旅,神秘夢幻隧道。okok,這大家都能理解,人們分明就是要來感受神秘與未知的,但作為一個厠所標誌,最緊要就是簡單易明,男厠就男厠,女厠就女厠,狗厠就狗厠,傷殘人士厠所便傷殘人士厠所好了,一個名詞便最清楚易明,什麼暢通易達了?

叫了暢通易達洗手間之後,會有什麼問題?試想想,一個健全大叔跟傷殘人士爭厠所,大叔說: 「嗯,我三天沒大便了,我比你更需要暢通易達哦,你不過斷了一條腿而已,就耐著點吧? 」沒錯,這爭議可能性低,但也不是沒有可能的,全因為這個含糊不清、不知所謂的名字。

我知道有些名字是帶貶意/不敬的,這些名字真的要棄用,但我也發現香港近年有一個風氣,就是大家對某些東西真的太敏感了,有些名字只是很中性的說出個事實,只要不是心存不敬地去取笑人我看不出這些名字有什麼問題,但人們都煞有介事的改名去,比如司機,好端端他的工作真的是司機,為何改為車長了?又例如一個社工曾告訴我,別叫乞兒做乞兒,改叫露宿者、流浪漢(可知道流浪的人不一定會露宿,露宿也不一定行乞哦);妓女是性工作者;gay佬呢,最好不好叫gay佬,改為同志(我只能想到鄧小平同志);傷殘人士呢,能不能告訴我這個名字到底有什麼貶意可言?沒錯,他們是一群不幸者,但這名字只是說出了一種狀態一個事實而已。當然,這是我個人的看法,我個人認為只要心裡坦然,不是故意不敬,這些中性的名字根本沒有更改的需要,當然,我只是以一個凡人去看,如果有語言學專家有其他想法請告之。這樣說得很直,但我實在認為將傷殘人士厠所改為暢通易達洗手間這名字的人真是多餘至極,時間是該好好善用的好不好。

2013年12月8日

期待 《風起了 》


在電影院看到《風起了》的trailer,單單是幾十秒的畫面,已覺非常吸引,太簡單了地美好了,一貫的大自然氣息,不論是顏色、音樂、主角的笑容,都單純得叫人想哭,後來字幕推上,才知道這是宮崎駿導的告別作,什麼,告別作?我擦擦眼睛,好端端為何要告別呢?心裡不禁悲傷起來。

事實上,有時我真的難以理解一個喜歡創作的人為何會選擇在某一時間停下來。因為於我創作本身很像跑步,過程痛苦,一邊做著一邊也總會忍不住埋怨,下次別搞我好了。但下次呢,總得又有個原因捲土重來,因為當中就是有一些吊癮的東西存在著。如果真的喜歡,即使是老人家也好,也可以找很多人幫忙,沒必要一定要告別哦。

然而,後來我又想,我之所以有這個想法,大概是因為我還沒到那個年紀吧?而更重要的是,我在創作路上太幼稚了,當一個人經歷太少,太多東西未嘗試過,當然貪婪地想一試再試。相反,宮崎駿導演呢,他今年72歲了,體力可能是一個問題,更可能的是,心態上,他覺得已足夠了。

試想想,宮崎駿導演由1979年開始執導第一齣長篇動畫,至今已三十多年了,期間執導過十多齣長篇,無數短篇,當一個又一個故事由一粒微小細胞開始分裂成一個世界;一位又一位角色像上帝造人一樣由幻想、到塑造、到最後吹一口氣成型起來;當某些巨大的理念在內心一次又一次地確設建立過、鼓脹過、又吹滅過;當一個人本來某些單純想法,變成家傳戶曉、打動人心的故事;我想,承受著凡此種種的人,可能真的會有點累,有一種,哦,夠了,真的夠了的感覺。

同樣的事大概也發生在剛得了2013金馬獎最佳導演的蔡明亮導演身上吧?聽說《郊遊》也是他的告別作。

沒錯,每個人就是有不同的想法吧,有些人喜歡有始有終,希望趁有機會好好告別的時候,好好地向觀眾交待,但是,我相信,某些人卻很大機會不會這樣做吧,比如導演活地亞倫,小說家村上春樹,我猜,只要一息尚存,他們大概會創作到底吧?當然,這也是我的純粹猜想啦,我也不覺得哪種方式是較好還是較差的,只是不同做法而已。

世事難料,說好了告別但後來又忍不住創作的機會微,卻也是有的;相反,即使沒說好,卻突然不想創作的人的也大有人在。只是,既然宮崎駿導演說是告別作了,作為一個小影迷呢,我就只能以相當期待的心情、好好珍惜每秒畫面的態度去看《風起了》,你又如何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