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8月29日

至於《激戰》裡的彭于晏


如果說張家輝的演技是靠一年一年的磨鍊沉積而來,彭于晏在出道不久便光芒四射了(如果你有看《翻滾吧阿信》你一定會認同我的話)。對不起但我實在偏心台灣男子,但人家演戲的真的跟香港不同,英不英俊各花入各眼,但態度卻很不同,天份也很不同,既勤力,有決心,勇於變化,年紀輕輕,卻亦正亦邪或膚淺或具深度等角色都可以應付,可塑性極高。沒錯,我當然知道香港也有很多出色演員,但似乎都是影帝級的大師兄,至於年輕一代呢?有多少個有看頭?你數得出多少個?

圖片來源:彭于晏的facebook專頁

2013年8月28日

《激戰》裡的張家輝


看《激戰》裡的張家輝,真令人鼓舞,特別是如果你早年也有看他做賭字系列的電影,你會發現他進步很大,由那年那種說話結巴巴到現在獨當一面,一個人努力與堅持是有目共睹的。其實我不單是想說他的身型,當然身型是一回事,因為他大概是靠鍛練這身肌肉而進入角色的,但即使是文戲,那種乾瘦演繹、本性善良又曾經滄海、中年男人的自身感懷,他也收放自如,不多不少,恰如其分。個人認為,去年的《大追捕》欠張家輝一個劇本,這齣《激戰》主線陳腔,但人物描繪仔細,故事完整,足夠讓一個思考型的演員去思考角色,去發揮所長,甚至再摘下一個影帝名堂,當然,很重要是看對手啦,但他這齣絕對夠資格。

圖片來源:百老匯電影網

2013年8月21日

《狂舞派》 請進場

《狂舞派》看得人熱血沸騰,特別是喜歡運動/動感的朋友,你一定會喜歡那隊跳舞組合rooftoppers,真的超強,首先是他們個個rooftopper身型FIT爆,在工廠大廈的暗巷裡追逐、翻騰、競賽,還一直追上天台,在大廈與大廈之間飛身跳躍,差不點要跌了,又抓住了一根避雷針,在那之間你扯我推的,天呀,嚇死我了,我心血少又畏高,邊看邊發現心漏跳了幾拍。

除了跳舞好看外,配樂也相當不錯,當然了,跳舞跟音樂本來就是一對。還有阿花和柒良那段感情,出奇地細緻動人,演阿花和柒良這兩個演員也很讚,相信大家一邊看,一邊會像我一樣,由柒良一出場覺得這男子騎呢至極到慢慢不知不覺喜歡上他。然後我在想,柒良這角色如此具立體感,造型柒到無人有,怎構想出來?再看一下導演黃修平在FB專頁,看一下導演本人的照片,呀,賭聖頭,內向中帶點幽默,老土裡不失浪漫,我有理由相信導演是一邊照鏡一邊構思角色的 :P (希望導演別怪我這樣說)

電影有一句點題:為了XX,你可以去到幾盡?入場前我對這句沒感想,看完後卻想了很多。我想起,電影中,除了rooftoppers大佬stormy外,幾個角色之中,就rebacca為自己的想法去得最盡了。(我對電影有一個意見,我覺得可以多著墨在rooftopper大佬stormy身上,那能令主題更有感染力) 。

而我又想起現實生活,還有什麼東西值得去盡呢?不知大家成長背景如何,但自小,身邊大人總是說,做人要適可而止,中庸之道,質疑你為了XX而受傷/付出,值得嗎?諸如此類。但是,可有想過,每個人心裡或多或少都有些東西很想做,卻因為害怕付上代價放棄了?

而事實上,做每件事都有或多或少的代價。「值得」這兩個字從來都不該由別人說,而是自己心裡有數。如果明知在過程中要付出良多/放棄良多,還堅持不顧一切,那與年紀無關,稱之為青春/熱血/有勇氣。“青春不是chok出黎的”,柒良那句我笑了很久,卻笑中帶淚。你認為呢?

p.s. 最近本地電影業都很安靜。彭浩翔、杜汶澤等電影人常說他們拍的電影是本土電影,服務本地市場,希望觀眾多支持,吸引了很多支持者。我不特別喜歡他們的電影,但我支持他們的理念。只是,我猜想,杜汶澤他們尚算已打響名堂了,相比之下,《狂舞派》一眾無名的台前幕後更需要真正的成績去繼續他們夢想吧?聽聞他們當初在找投資者時遇上很大困難,最後辛辛苦苦又借又求得五百多萬港元,才能開拍。你知道周董拍一齣《天台》花了多少錢嗎?三億台幣。沒錯,周董有錢,愛怎花是他的事,電影優劣也沒得這樣比較,我也不懂比,我只能說自已,五百多萬港元與三億台幣,再加多一個前題是我本來便很喜歡周董 :P,但我竟然還是喜歡《狂舞派》多了,這說明了什麼?希望大家也會購票入場支持一下,一齣具誠意的電影。

2013年8月18日

花樣的年華 轉載劉以鬯的專訪

http://hk.apple.nextmedia.com/news/art/20130818/18383869

這篇訪問做得真好,也許是給劉以鬯影響了,記者連咬文嚼字都花樣年華起來了。

文中好一句「賣文為生」,舊一代作者看了這幾個字,會有多懷念?現代作者看了,會多嚮往?

「晚上他回報館做副刊編務,我在家裏擬好故事大綱,兩個人才能安心一起在外面吃晚飯,回家後,又再寫稿。」多踏實又浪漫的生活呀,只是,現今香港還容得下賣文為生的生態嗎?香港還有多少人從閱讀裡找到樂趣?多少人願意付錢買一份報紙?或者說,有誰單靠賣文為生,已能供養一家溫飽?

雖然劉以鬯說梁朝偉不了解他,說那年代報館沒空調,都不會穿西裝上工,暗示電影拍不出真實。但我個人覺得,這故事的電影版和小說版具有極之微妙的化學作用,看了電影的人很難制止去找尋這部誘發靈感的原著;單看小說的話,沒辦法不渴望看到有關影像,兩者的出現都如此具有火花、討人喜歡、耐人尋味,仿佛有了對方的存在才完整成事。不過也許,跟我個人對王家衛和劉以鬯都有偏好有關吧。

還有一段我覺得很值得節錄:『作家的生命本身就是一種厚度,一頁一頁,一年一年。所以他很明白,要培養作家,靠的都是作家自己。「這個不需要鼓勵的,最重要是他自己對文學有沒有興趣,如果有充份興趣,他自己會跟着文學方向去調整。」』喜歡寫作的人,共勉之。

2013年8月9日

Your Long Vacation


聽到你辭工的消息我一點也不驚訝,不知為何,我總覺得,有天你就會擺脫這份工作。我不是說你不喜歡還是怎樣,只是我總覺得,有什麼更好的東西一定在某個什麼地方等著你,至於好的定義是什麼,那大概只能由你去詮釋了(比如快樂,比如有意義),但我作為朋友覺得最基本的,至少是身體健康吧。

也想起你說過每次旅行回來,就算一身疲憊都好,都就像為自己注滿勇氣似的,可以重新上路,我很同意,雖然我現在與孩子幾乎寸步不離,但我還一直希望有天他們長大點,我可以再次盡情的踏上旅途,唯有背起背包,在異地讓腦袋無限放空,我們才能重新深深感受身邊每件事,一點一滴形成了人生的骨架。也很想多謝你之前送我的明信片,它總是夾在我正在看的小說中,倍伴我細閱每一段情節。

p.s. 忘了你有沒看過日劇long vacation?好好享受你的悠長假期。

2013年8月8日

周杰倫的天台

我認我是周杰倫的歌迷,但我可也是一個忠誠的電影迷,在這方面我倒要說句客觀誠實的。他的《天台》真的不太好看,主要是劇本鬆散,一邊看我一邊奇怪,怎麼我要特意來電影院看一段拖長了的MV呀?周杰倫的演技說實也很難稱得上是演技,最敗筆肯定是女主角了,天呀,到底是誰人用什麼眼光在千千萬萬的台灣氣質有型有格的美女中選出這個女主角來的?她要是不作聲還算了,但她只要一開口,我不是誇張,真是全身上下毛骨悚然起來。拍硬照或做模特兒沒所謂,但有些人是真的不太適合演戲,特別聲音太尖的,實在很難好好將感情傳繹。

如此說來,電影還有讚的地方嗎?當然。一個音樂奇才做導演的電影,大部份的歌的曲與詞都是由周董一手包辦,喜歡他的歌的人一定還會繼續喜歡這部分。還有天台的佈置也花了不少心思,畫面的用色特別,攝影指導應起一功,當然了,他是台灣攝影大師李屏賓,周董就是如此幸福有財有勢可以請到勁人參與電影製作,你想知道賓哥怎把炮嗎?你wiki一下他負責過什麼電影便是了。

也有些人跟我一樣覺得電影不好看,叫周董別再浪費心機/金錢拍戲了,最好藏拙,這方面我倒覺得這是人家的自由,他想做什麼/覺得做什麼好玩這倒是他個人的事。但作為影迷,總結論是:除非你是周杰倫的歌迷....  :P

2013年8月5日

《紐約三部曲》



我很想拖慢去看,但實在按捺不住,總之,我花了兩個深夜看完這書。好精彩,我覺得這絕對是一部傑作,故事就應該是這樣寫。只是,我本來滿心歡喜的在看完後上網看他人的評語,卻驚訝地發現,挺多人覺得這本書不怎麼樣,甚至有幾個人說這書pointless,也有很多人批評作家Paul Auster的極簡主義寫作手法,說嚴肅文學不是這樣。我不懂回評,我只是覺得這世界人人喜歡的東西都很不同,原來我覺得很不錯的東西有人會覺得好差,喜不喜歡真的沒辦法勉強哦。

這書由三個看似不相關但事實上有微妙關連的中篇,以極簡的文字寫成,推理味濃,整個故事都纏繞著潮濕陰暗的紐約,每一條街道都收藏著一個古老故事;每一個路過的人都是嫌疑犯;所有偵探最初都看似聰明,最終卻陷入不能自拔的狀況。

很享受深夜硬拖自己醒來看小說的時光,世界都特意為我安靜下來,讓我專心感受閱讀的樂趣。

2013年8月2日

一個人的樂壇

朋友們都問我為何今年沒聽eason演唱會,他們的記憶中,我曾有多迷戀他,要麼不聽歌,要麼耳筒裡全是他的聲音,而那些年,我從沒錯過他任何一年的演唱會。我支吾其詞回答朋友:沒,沒特別原因,就是今年不特別想看。我這樣說。

然後有一天我吃早餐時,忽然認真思考這事,我驚訝地發現,我不特別想去也許是有原因的。雖然這樣說我沒憑據,也沒法得到當事人的引證,但這些年,我覺得eason不知不覺變得好孤獨,我不太想看到一個我很喜歡的歌手如此孤獨的站在台板上唱歌就是。

你認為這樂壇還算是一個樂壇嗎?你最近都在聽什麼歌了?

早幾年,說來雖然也很勉強,但總還算謝霆鋒呀、古巨基呀、側田呀,跟eason在樂壇頒獎禮上角逐一番,開開玩笑。但這幾年,除了eason,其他人都去哪兒了?全世界生活的節奏在這幾年都變得很不同,沒有人願意靜下來細聽一首歌,沒有人願意花費買碟,沒有人會細讀一份歌詞,很少能聽到具誠意或搶耳的新作品,偶有新人出,但新歌的生存期是幾天一星期頂多兩星期;舊人呢,出碟只敢翻抄又翻抄名曲舊作。

沒有人才出,沒有競爭(容我說句sorry如果你認為林峯是競爭對手...)。如果eason的本性像方大同一樣不吃人間煙火還算了,但對於一個性情中人、感情豐富、才華橫溢、天生喜歡唱歌的歌手,在這個環境之下除了心灰意冷,你覺得他還可以怎樣?

我在社交網絡上,偶有朋友貼了他今年的演唱會照片出來,我也從他關注他的專頁裡得知,他身體不適,今年的演唱會特早散場,也沒有安歌時段,雖然圖片的標題總是:「我很享受每一個晚上。」「感謝我的歌迷。」諸如此類。事實上我也完全相信他寫這些出於真心。但我仔細再看,有時覺得他笑是笑,但笑容裡嘛,隱隱帶苦。我猜想,他一定是覺得這樂壇太沒癮、不好玩了。

然後我想起,很多人也說過,張國榮的人生是齣悲劇,太多時候他只能做阿二,總是被譚校長壓頂。對,我完全同意。不過事實上人生悲劇還有另一種:無敵是最寂寞。如果eason生早十年廿戴,樂壇百花齊放,不論是歌手好,作曲、編曲、填詞的,各單位天天都像在比武切磋,互相交勁並肩成長,就連小小樂迷如我,還是會喜孜孜的在某個歌手出碟的第一天第一時間趕到唱片店....若然他生於這個年代,情況會怎麼樣呢?

沒錯,世界上有很多靚聲王,但誰人像eason這般,能將感情透過歌聲這樣動人地釋放出來?大概也沒可能有人會知道,那一年,我不知是大學一年還是二年級,地點是陸佑堂,這是他成了歌手的頭幾次演出,不知是因為緊張還是什麼,他一站在台上看起來很怯,老是低著頭不敢望向觀眾,但他一開口,大家便目瞪口呆了,他忘我的唱:「難堪的不想 只想痛快事情 時間尚早別張開眼睛」。天呀,這樣的人,這樣的歌聲....那刻你真的會被打動,你覺得這個人本來便是個band仔,他打從心底喜愛唱歌。

我不知這些年他的漫漫長路是如何走過,也不知這個樂壇還可以怎樣,但我真的希望不久將來能有些改變,讓真心喜歡唱的人樂極忘形、毫無代價唱最幸福的歌。期待明年我會興致勃勃聽他的個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