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7月15日

《如此燦爛 這個城市》


這小說寫得真不錯,書名也改得很迷人,只是,我思前想後也不知道為何作者Jay Mclnerney要以第二人稱的方法去寫故事。

你今天去了酒吧。
你喝了一杯琴湯尼。
你只想一個人躺在床上。

用這個方法寫東西不覺得很怪雞嗎?我很費解。至少,於我來說這樣寫作真的很沒趣,我投入不進去。我相信,如果換成第一或者第三人稱寫法,閱讀這書的樂趣會倍增,這書也許成為名著也不定是吧。怎也好,這世上大概沒有完美小說這回事。

p.s. 你有沒有發現,你通常也會喜歡你喜歡的人喜歡的東西?因為村上春樹,我喜歡錢德勒、費滋杰羅和瑞蒙卡佛;這本小說的封面上有瑞蒙卡佛的推介序,我不至於喜歡,但至少我理解為何他會喜歡,那種頽廢、無力、真實的生活感。相反,我通常也會討厭我討厭的人喜歡的東西,你也有相似經驗嗎?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