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7月17日

《中國合伙人》


我發現香港很少人對這片有興趣,我身邊幾乎沒有人看過,大家都怕了當中的政治味道是吧?只是,看完之後,我認為,無論你是否認同電影裡所說的,平心而論這電影拍得很不錯。

這電影主題是什麼呢?是夢想嗎?但三位男子談的所謂夢想,頂多是賺錢做生意的事,不像個似模似樣的主線;電影以三兄弟的故事貫穿,描寫那種兒時天真、長大後互相妒忌質疑也寫得好看,但若說單是講友情,又不止於。

反而,導演在設定三個角色時,似乎有意將成冬青設定成中國,老老土土的,卻憑那股蠻勁發達起家,他的成功,大概是被逼成的;孟曉駿呢,一臉自信,滿口叫change,不是想說美國才怪。導演在說人,同時在說國家之間的意識形態,這些年來,這兩個國家在角色上的change,還有是「紅旗不倒」這思想模式。

舊社會的中國學生都夢想去美國,辛苦去到後才發現不被重視,只做洗碗、餵老鼠等二三流角色。到中國富強了,學生回流了,本應理直氣壯去耀武揚威,自卑感卻衝著自信心來,大家要揚,竟也在效法美國人那套思考模式去揚,記得嗎,「有天你會讓我妒忌的」,謎底揭開了,才知道這句話是說給自己的。美國人從來都沒放你在眼內。怎樣,悲哀吧?卻是現實是吧?

除了角色立體鮮明,對白恰到好處,細節寫得好,我特別佩服三位主角的演技,就算是黃曉明,英俊都不得了是吧,但他沒自持這樣,你見到他真的演得很用心,很細緻。鄧超和佟大為更不用說了,兩個都是實力派。雖然我很討厭中國很多東西,但我真的很喜歡某幾個內地演員,能在這種不正常的社會裡,站得上去的,大概都是在千千萬萬的鬥爭中突圍而出的,沒辦法不具備真正實力。

p.s. 說實的,被《武俠》與《投名狀》嚇怕,我幾乎是帶著零期望進前場,還偷偷在7-11買了撈麵和魚蛋邊看邊吃,卻發現我明顯錯了。每個人的專長也在不同地方,陳可辛拍武打,既作狀又沒趣,但他拍文藝片是有一手的。
p.p.s.我也看了趙薇執導的《致青春》,同樣的說是談逝去的青春,但她談的東西純粹多了,以新執導來說,ok還不錯,挺好看的,有她細緻動人的地方,不過也有不少是反面教材,我要好好學習避免這樣才是。

國片來源:百老匯電影網站

一年後的 書展心情

深夜醒來,打開郵箱,收到五個新訊息,四封來自朋友,一封來自一位陌生人,不約而同問我明天書展開幕,我有沒有新書,新書叫什麼名字,在哪個攤位之類。睡意立時消失,我暗裡歡喜,竟然還有人在乎呀,卻也特別感慨,過去一年,在寫作上我花的時間少得可憐,時間卻是無可挽回了。

去年出版小說是一個很難忘的經驗。開始時,我滿以為寫好故事就好,什麼排版呀、校對呀、封面呀、宣傳呀,只管交出版社去忙好了。但怎說呢,他們始終還是會諮詢作者的意見,所以呢,一是完全放手不管,只要一管呢,又不好意思不認真去做。如此一來,這邊一管,那邊一管,記憶中,去年夏天這個時候,我花掉不少光陰在這些小事情上就是。

又想起一段小插曲。因為書會發行到台灣,台灣人都愛看偏黃的書紙,所以跟出版社簽約時,說好要用黃書紙的。然而,臨近書展前三天,我收到書,才發現書紙又白又亮,印刷廠搞錯了。出版社本說立即安排重印,但時間趕不及書展了,更重要的是,他們說準備將那些印好的書直接棄掉,我一時大驚,想起,出書本來就夠浪費了,現在為了點執著而增加堆填區壓力,萬萬不行。思前想後,覺得沒事是完美的,作者最該就是為了故事本身執著就好,便推出白紙版了。可幸的是,台灣朋友沒有嫌棄白紙,雖然賣的不多,但總算賣過去了,還因此認識了幾位台灣的讀者,真是件高興的事 :)。

還有關於書展與出版的事:
  • 看到自己的書放在展架上時的一陣感動。
  • 知道幾位朋友在頭一天特意為買我的書排隊進場,還有些是從來不去書展,也有在颱風來臨時趕進去的。
  • 有手持我的書,滿心歡喜、舉著V字手勢拍照而post上我的社交網絡的。
  • 有身在遠方還特意托朋友買而寄過去的。
  • 有買了書特意來我家附近索一個簽名的。
還有書出版後陸續收到新舊、認識的、不認識的朋友的電郵。他們有些給了我鼓勵說話;有些給了我寫作意見;有些就著某個情節問我是不是在寫他,在懷念他 :P ;有些大概不好意思說什麼,或者真的沒感想,就簡單說:看完了(在飛機上、在某一個深夜、在每天吃午飯時的空檔)。我不知道,我曾以為,寫好故事,出版,一切便結束了。怎知道,原來一個作者寫好故事,最想的,還是有人看,跟人交流,與人分享。原來有人看是那麼重要的事。只要有人看完就好。凡此種種看似微不足道的小事情,但對於一個新作者而言,是多麼珍貴的回憶。

要說正確,去年的書不算是我的第一本書,我之前也曾跟人合作出版,不過以個人名義倒是第一次。人說,出第一本書是最易的,朋友都會因你的第一本而寵愛你,支持你。至於第二本呢,倒真考個人實力了。我想想這大概是真的,因為我知道去年的書的銷量大部份都來自朋友(很少人能二次上當 :P),只是我也暫時沒辦法印證這件事了。我也沒有想那麼多,路遙遙,自問是個寫作路上的新人,上個故事怎樣我先放下了,我只希望堅持下去,慢慢進步,將來寫出更好看動人的故事。誠心感謝。

p.s. 今年書展我沒出新書,但出版社說《旅行沒有回來》還是繼續賣,攤位是紅出版 青森文化1B-E16,暗號是「回來了」。另外,除了光波,首尚也將我的電子書上架了,這是購買連結,謝謝:http://store.handheldculture.com/book.php?category_id=&book_id=1942

2013年7月15日

《如此燦爛 這個城市》


這小說寫得真不錯,書名也改得很迷人,只是,我思前想後也不知道為何作者Jay Mclnerney要以第二人稱的方法去寫故事。

你今天去了酒吧。
你喝了一杯琴湯尼。
你只想一個人躺在床上。

用這個方法寫東西不覺得很怪雞嗎?我很費解。至少,於我來說這樣寫作真的很沒趣,我投入不進去。我相信,如果換成第一或者第三人稱寫法,閱讀這書的樂趣會倍增,這書也許成為名著也不定是吧。怎也好,這世上大概沒有完美小說這回事。

p.s. 你有沒有發現,你通常也會喜歡你喜歡的人喜歡的東西?因為村上春樹,我喜歡錢德勒、費滋杰羅和瑞蒙卡佛;這本小說的封面上有瑞蒙卡佛的推介序,我不至於喜歡,但至少我理解為何他會喜歡,那種頽廢、無力、真實的生活感。相反,我通常也會討厭我討厭的人喜歡的東西,你也有相似經驗嗎?

2013年7月8日

錯過沿路風景

我以為夏天有魔法,但剛過的六月,並沒有像以往幾年般,讓熱力為我注入正能量。反之,我對自己很不滿,不專心,沒決心,就連運動都好,去是有去,但明顯沒搏盡,總之六月過去,只餘一地未完成的目標,如果我心甘情願的讓自己偷懶都算了,偏偏我就是不斷對自己的偷懶抱怨又抱怨。

然後我想,有時我真希望自己可以活像年輕時一樣,對浪費光陰這回事不以為意,偷懶也好,就盡情偷吧,反正有的是時間,少有悔意。現在呢,也許實在瑣事太多,對於自己不知不覺浪費時間這回事,會作過多反省,對將來嘛,也比過往多了展望和猶豫,總之就像火車一路走過,我老是想著剛才在什麼地方出發,下一站是什麼,生活匆匆忙忙,這有夠多餘,有夠矛盾的,這不該是我。

結論是:一路就是風景。

p.s. 看了《盲探》,沒特別感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