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4月23日

不准溫習!


同學們,這兒不准溫習的!
什麼?為什麼不准?我們也有光顧哦。
因為溫習阻地方,公司規定不准溫習。
用電腦不阻地方嗎?
總之,公司規矩。我們也劃了自修區,你們可以去那邊溫習。
但那邊現在沒開哦。
沒錯,是限時的,總之在其他位置不能溫習。
那我們不溫習,改聊天行嗎?
聊天行,但如果你們再溫習,請立即離開!

這是一個下雨的午後,我在旺角洗衣街星巴克聽到的對白。這星巴克本來挺有風味的,復古,陽光充足,空間感大,經常播著水準不錯的古典樂,是難得令人感覺休閒的地方,卻竟有這樣的規矩,我很驚訝。

坦白說,我有時也覺得學生們很吵,他們總愛連群結隊 喋喋不休的在說話,也愛替同學霸位,但那始終是個人感受,要說道理,我明白每家店都有著自己想要的客戶,這家星巴克也許不想被太多學生攻佔也不定,但打開門做生意就是先到先得哦,吸引了那麼多學生來也沒辦法的。我只能想到的是,你可以定出種種規定,比如限定買了飲品的,最多坐2小時;可以限定每人都要買一杯飲品,不許霸位,諸如此類適用於所有人的條文,但限制學生不准溫習是怎的一種道理?不就是歧視嗎?

溫習也有太多模式了吧?看電腦找資料算不算溫習?在草紙上畫公仔算不算溫習(美術系學生的話)?如果我打算寫故事,那麼我看小說看雜誌,算不算是一種溫習方式呢?

總之,我實在想不明白,好端端一家咖啡店為何那麼小氣,當時人客也根本不多,我實在替兩個女學生可憐,所以,當十五分鐘後,經理再次走向他們,說還是看到他們在溫習,要求他們立即離開,我忍不住插嘴說:嗯,經理先生,我作證,他們真的只在 聊天 而已,而且話題無聊極了,一點都沒有用功讀書的意思,你放過他們吧。(我當然在說謊)

經理先生白了我一眼,眼神分明是說我多事,但始終沒我辦法,搖頭離開了。我知道那兩個女學生想多謝我,但之後我甚至沒再跟他們目光相接,只是底頭扮在看書,事實是在想制度的事。天呀,這世界上規矩真夠多哦,我只是希望,如果事情不至於影響別人,能不能給大家多點自由呢?

p.s. 這樣說有點不好意思,但我曾三番四次在公眾場所不小心睡著了而立即被人叫醒的經驗,那感覺超尷尬的,我明白有些人覺得當眾睡覺很影響市容,但有時真是控制不了,而且我通常也只是睡數分鐘,有必要立即將我拍醒嗎?這也許也是我常躲到電影院的原因。 :P

2 則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