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4月17日

安息 波士頓馬拉松受難者

我真的很驚訝,這世界變態多的是,為何偏要選擇攻擊馬拉松跑者?我明白任何一條生命都可貴,沒有那條生命比另一條重要,如果換個場景,不過是別的人受難而已。只是,我自己也是一個跑者,當我知道有其他跑者和打氣的人在終點時被炸死,炸斷肢,心情不免難過。我敢說,舉凡喜歡跑步的,或者,就算不特別喜歡,但堅持習慣性地跑步的人,對生命或多或少都有一種盼望,和熱情。總之,徹底絕望的人是不會去跑步的,大家都還希望在跑步中找到些什麼,為自己做點什麼,流點汗,努力面對生活,不過這樣而已,恐佈襲擊者為何特要攻擊這群人和他們的家屬呢?我真的覺得他們很冷血,很歹毒。死者已矣,最痛苦相信是死者的家人,和斷肢的人,希望你們能振作,不要對生活失去信心,現在或許像個地獄,但日後總有出路的。祝好。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