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4月29日

《異鄉人》 

花了兩個晚上看完短篇小說《異鄉人》,因為是在深夜看,看完那刻已累透了,但心情上還是不想睡。我想跟人聊天但全世界都睡了,唯有一個人捲縮在床上發呆。

寫得很不錯的故事,竟然荒謬得如此真實,總之看得人心裡發毛。沒錯,人終歸一死,很多事都不過是行雲流水,但如此一來我們還應該在乎什麼?再說卡繆雖然在獲得諾貝爾文學獎時拒絕被稱作存在主義,但他的小說根本就是徹底的存在主義:我們只能批評行為,不能審判一個人的靈魂。這就是全書的中心思想,還有否認的餘地嗎?

我在大學上哲學課時已讀過一些卡繆,但他的小說還是頭一次看,想不到是這樣的簡而精,而且寫得很聰明。只是這類書卻不適合經常看,否則人就會不知不覺被拉進思考的深淵。「哲學類小說」哦,出版社是這樣將這小說歸類。雖然這樣聽來很不搭調,但看完這種書,真要立即聽好多首周杰倫才能將心情平衡起來。:P 

p.s. 最近看書挺順利的,雖然時間上不容許我昏天暗地的投入去看,但每個晚上我總會拉自己起床,看幾頁也好,一個序節也好,總算可以一本接一本看下去。要保持好奇心哦。加油飛人。

2013年4月25日

an afternoon with leo


對不起,我知道大家聽我說李安納度聽到發悶了,如果真的有這情況,不好意思,請跳過這篇。但等下,仔細看下,大概是因為《大享小傳》快上了,君子雜誌最近一期替他拍的一輯照片,是很有味道哦。:P

雖然這樣透露了年齡,但我本來便與李安納度活在同一年代,總之,那個想當年在電影院中為《邊緣日記》中的男孩狂呼著迷的女孩,現在,已跟著男孩一起長大,變成不再邊緣 不再輕浮的中年人了。

我覺得這輯相片拍得很不錯,這當然與李安納度稍稍減肥有關,但主要,還是照片拍出了他真實氣質,是長了不少皺紋沒錯,俊朗的輪廓背後,隱藏了說不清的秘密,叫人覺得無所適從,難以掌握;然而,只要他一笑起來,你又不禁跟著一起笑:不過是個孩子而已。同一張臉上,分別擁有複雜和孩子氣兩個極端,可塑性那麼高,不就是他之所以能輕易駕馭種種不同角色的原因嗎?

總之,這攝影師真的很厲害,照片好看之餘,簡單,毫不做作,能表達出本人真實一面。搜一下攝影師的資料,Max Vadukul,著名人像攝影師,他的網站寫明了他的攝影原則:taking reality and making it into art。我認為他做到了,你認為呢?

圖片:www.esquire.com/features/leonardo-dicaprio-photos-0513#slide-1
max vadukul網站:maxvadukul.com/PORTRAITS/1/caption/

p.s. 想來,因為喜歡李安納度,當初為孩子改英文名時,認真考慮過leo這名字,但後來我怕孩子長大後不喜歡,放棄了。試想想,假如而已,若然我媽喜歡汪明荃,然後將我的名字改為明荃,我知道的話,大概會有點不情願吧? :P

2013年4月23日

不准溫習!


同學們,這兒不准溫習的!
什麼?為什麼不准?我們也有光顧哦。
因為溫習阻地方,公司規定不准溫習。
用電腦不阻地方嗎?
總之,公司規矩。我們也劃了自修區,你們可以去那邊溫習。
但那邊現在沒開哦。
沒錯,是限時的,總之在其他位置不能溫習。
那我們不溫習,改聊天行嗎?
聊天行,但如果你們再溫習,請立即離開!

這是一個下雨的午後,我在旺角洗衣街星巴克聽到的對白。這星巴克本來挺有風味的,復古,陽光充足,空間感大,經常播著水準不錯的古典樂,是難得令人感覺休閒的地方,卻竟有這樣的規矩,我很驚訝。

坦白說,我有時也覺得學生們很吵,他們總愛連群結隊 喋喋不休的在說話,也愛替同學霸位,但那始終是個人感受,要說道理,我明白每家店都有著自己想要的客戶,這家星巴克也許不想被太多學生攻佔也不定,但打開門做生意就是先到先得哦,吸引了那麼多學生來也沒辦法的。我只能想到的是,你可以定出種種規定,比如限定買了飲品的,最多坐2小時;可以限定每人都要買一杯飲品,不許霸位,諸如此類適用於所有人的條文,但限制學生不准溫習是怎的一種道理?不就是歧視嗎?

溫習也有太多模式了吧?看電腦找資料算不算溫習?在草紙上畫公仔算不算溫習(美術系學生的話)?如果我打算寫故事,那麼我看小說看雜誌,算不算是一種溫習方式呢?

總之,我實在想不明白,好端端一家咖啡店為何那麼小氣,當時人客也根本不多,我實在替兩個女學生可憐,所以,當十五分鐘後,經理再次走向他們,說還是看到他們在溫習,要求他們立即離開,我忍不住插嘴說:嗯,經理先生,我作證,他們真的只在 聊天 而已,而且話題無聊極了,一點都沒有用功讀書的意思,你放過他們吧。(我當然在說謊)

經理先生白了我一眼,眼神分明是說我多事,但始終沒我辦法,搖頭離開了。我知道那兩個女學生想多謝我,但之後我甚至沒再跟他們目光相接,只是底頭扮在看書,事實是在想制度的事。天呀,這世界上規矩真夠多哦,我只是希望,如果事情不至於影響別人,能不能給大家多點自由呢?

p.s. 這樣說有點不好意思,但我曾三番四次在公眾場所不小心睡著了而立即被人叫醒的經驗,那感覺超尷尬的,我明白有些人覺得當眾睡覺很影響市容,但有時真是控制不了,而且我通常也只是睡數分鐘,有必要立即將我拍醒嗎?這也許也是我常躲到電影院的原因。 :P

2013年4月19日

我愛你有如洗熨

趁孩子上學的時間,我一個人留在家,一手拿著熨斗,一面聽收音機一面熨衫。想來,我從小便很喜歡聽收音機了,現在即使生活繁忙,每天還是會抽空聽一段短時間。今天的DJ聲音特別開朗,她說,以下這首歌特別送給陳小春,恭喜他快要做爸爸啦!然後就是小春那俏皮開朗的聲音在房間迴響:「我我我,我愛你有如洗熨...」沒錯,是《愛妻號》,忽然間,我懷念起舊日子來,連陳小春也做爸爸了,時間還真過得快呀。

我年輕的時候,有一段時間很想找一個像陳小春的男朋友。我不是說長得像陳小春,但就是希望有陳小春氣質的。怎樣說呢,陳小春跟我身邊大部份的男子最不同的是,他感情用事,簡單直接,有種傻勁,只要你對他好,只要他愛你,他便不會考慮那麼多,不顧一切的對你死心塌地。容我舉個例子,假如我告訴別人我在街上被人欺負,我估計,一般男子大概會很理性的跟我分析 剛才 誰對誰錯 的問題,再考慮對我說點什麼,說實的,一般討論大論之後,我大概也覺得自己下次最好還是閉嘴好了;但陳小春呢,他大概一聽到後便會氣沖沖的一拳揮過去打扁對方的臉吧?

這就是我直覺的陳小春。當然我不認識他,他實際是否如此我不肯定,我也不認同以暴力解決問題,只是極端地舉個例子而已。說回,我年輕時一直有留意我身邊是否這樣的人,卻發現,一個也沒遇上,真的半個也沒有,他們每一個看來都很聰明,很溫文,而且看來都很講道理,很懂得理性分析,稍為感情用事的都沒有。為何呢?我想過最可能的原因,大概是因為我的生活圈子裡的,大都是讀書人吧?讀書人自小就是被培養成要用腦袋,不是用心,不是用感情出發去面對日常的事物吧?

總之,到最後,沒有誰為我揮過拳,沒有誰在重要關頭為我挺身而出,沒有誰不顧一切的要帶我出走,也沒有誰在酒吧裡替我潑過一杯酒,反而,聰明而有建設性的道理我倒是聽了不少。現在,我當然也沒有再留意身邊有沒有感情用事的人了。沒錯,這樣過生活真的很文明,也少了很多不必要的麻煩就是,但有時生活嘛,總是希望有種衝動,有種脫軋才好玩,反而,我覺得我為孩子做的事有時還比較陳小春,我不是說要打人什麼啦,但我對他們就是較從感情出發,也許我該考慮變變性才對。

說遠了,我想記下的是,當我出力用熨斗在白恤衫上前進又退後時,我一邊聽著陳小春唱「我俗我窮言行無出眾,也像無用萬大事輕鬆... 」一邊默默祝福陳小春,一邊懷念過去那個渴望不顧一切被人喜愛、保護和相信的自己。

p.s. 題外話,除了喜歡熨衫(我喜歡觸摸不同質地的布料),我也很喜歡看洗衣程序。以前家裡用向上揭蓋式的洗衣機,我一直也很想換掉,卻遭家人反對。上了大學,宿舍的洗衣房變成了我獨自沉思的地方,我不是個變態,但看著不同人的衣服在洗衣機加水  起泡  沖洗,聽著機械打轉的聲音,心情也好像被沖洗過的,自然便放鬆起來。現在我有了自己的家,當然要買一部大眼雞洗衣機啦,所以嘛,誰偶然在深夜看到有人坐在露台,呆呆的看著洗衣機的大眼,別驚訝,是我,我不過要點點獨處時間而已。

陳小春《愛妻號》http://www.youtube.com/watch?v=ktCazfGDOnI

2013年4月18日

我沒有感想

最近看戲很沒勁,簡單記下:
《太極 I》
《大師》
《diva華麗之后》
《告白》
《挪威的呻吟》
《女朋友男朋友》(重看)

2013年4月17日

安息 波士頓馬拉松受難者

我真的很驚訝,這世界變態多的是,為何偏要選擇攻擊馬拉松跑者?我明白任何一條生命都可貴,沒有那條生命比另一條重要,如果換個場景,不過是別的人受難而已。只是,我自己也是一個跑者,當我知道有其他跑者和打氣的人在終點時被炸死,炸斷肢,心情不免難過。我敢說,舉凡喜歡跑步的,或者,就算不特別喜歡,但堅持習慣性地跑步的人,對生命或多或少都有一種盼望,和熱情。總之,徹底絕望的人是不會去跑步的,大家都還希望在跑步中找到些什麼,為自己做點什麼,流點汗,努力面對生活,不過這樣而已,恐佈襲擊者為何特要攻擊這群人和他們的家屬呢?我真的覺得他們很冷血,很歹毒。死者已矣,最痛苦相信是死者的家人,和斷肢的人,希望你們能振作,不要對生活失去信心,現在或許像個地獄,但日後總有出路的。祝好。

2013年4月15日

電子書上架

剛收到出版社的通知,我去年出版的小說《旅行沒有回來》在光波上架了,如果想看電子版本,歡迎到以下網址購買,謝謝支持。  :)

http://plus.24reader.com/main/bookDetail/book_id/246429/

2013年4月14日

請尊重一下common sense好嗎?


有沒人跟我有同一個煩惱?每次過馬路,看到地上那個叫人「望左」「望右」的指示,都無名火起,這指示不是太莫名其妙了嗎?

地上早就有行車箭嘴了,車要是由左邊來,當然就是望左了,相反亦然。就算真的望一下左,望一下右,也不過是兩秒的事,反而我看了這個指示,還得花十秒八秒去搞清什麼事,不是很多此一舉嗎?政府什麼時候連人怎望也要管了?

我明白有些指示牌是需要的,比如交通黑點,當是警告都好,但這個嘛,只要動動common sense便行了,就像經過大樹,自然可能有東西掉下來(自己想想是什麼吧),有沒有需要在每棵樹旁也豎個叫人「望上」的指示牌呢?

又或者,是我不夠細心,總之我就是想不通誰有需要靠這樣笨的指示過馬路,政府到底是不相信市民有智慧,還是它想我們都變笨呢?還要加個箭嘴,跟原本給司機看方向的行車箭嘴相差不到五米,箭嘴一時指向這一時指向那的,多混淆呀,你認為呢?

2013年4月9日

遺棄書


anobii有一個功能,用家可將某本讀至半途但讀不下去的書放進「已捨棄的」專區。

坦白說,我原本覺得自己大概不會用上這功能的,原因一是,我在選書已用直覺過濾了某些我一定不會喜歡的書,而我的直覺挺準的;二呢,我只是覺得,即使直覺偶爾失靈都好,看一本書花不了多少時間,人家花了那麼多時間寫本書,給個機會吧,也許好戲在後頭呢,那樣。(不過很可惜,我沒看過一本在初時完全不好看,但好戲在後頭的書。真的沒有。相反倒有。)

正因如此,我anobii捨棄區內的書少得可憐,總數不過五本。然而,最近我將一位舉世知名作家的新書放了進去這個專區內,J.K.Rowling的《臨時空缺》。想來,當初為何我會選上這書呢?當然是因為哈利波特吧,我算不上是哈利的忠實fans,但我覺得那還真是一個傳奇,我真的很想知道離開了魔法世界的她是怎樣的。

然而這本《臨時空缺》呢,我不敢批評寫得好不好,因為品味這事真的很個人,也許和我當下心情有關也不定,但我看了100頁之後,我發現自己真的看不下去了,描寫太仔細,枝線太亂,我連主角是誰都搞不清,總之我一邊看也努力叫自己入局,但卻老是雲遊四海,悶得我連連呵欠,對故事之後的發展也完全提不起興趣,說誇張點,我甚至覺得看下去是一種折騰,不想勉強了。

看這書時還有一樣令我不舒服的東西,就是這書的書腰,上面寫著:「一個無人能及的說故事天才,一個無與倫比的超完美傑作。」我當然知道這不是Rowling自己寫的,但宣傳的人竟夠膽寫出這樣的話,到底是怎的一回事?(不知Rowling知道的話會有何感想?)。留意,是超完美哦,連完美也不止。我個人認為,小說創作根本沒有所謂完美,總會有不合理、不通順、不夠好的地方,就像其他藝術一樣,就像生活一樣,怎可能有完美呢?那個負責寫宣傳句子的,到底有沒有看過這書?他真的這樣認為?否則,為了爭取讀者如此形容一本書,不是令人很反感嗎?

p.s. 題外話,我發現,在捨棄區內的書,出奇地竟全都出自著名作家手筆,其中一本相信會令大家驚訝,因為我肯定大家都愛這書,甚至被評論家形容為「中國近代文學中最有趣、最用心經營的小說,可能是最偉大的一部」。但我呢,卻就是屢敗屢戰、無論如何都讀不下去。猜猜看?錢鍾書的《圍城》。我辜負大家的推薦了。

想知道anobii是什麼?看一下這網誌右邊的bookshelf。 :)

圖片來源:www.ipeen.com.tw

2013年4月5日

《北京遇上西雅圖》


其實我真的十分喜歡看愛情片,也覺得世上最難拍的,大概也是愛情片吧?其他片比如警匪好吧,政治角力好吧,總之要完成任務、要拯救世界、要逃出生天什麼,通通都有固定情節可循。

但愛情呢,抽象多了,總之看完之後,整齣情節忘了都好,你就是要相信故事裡兩個主人翁是真的有發生過。要令人相信就要靠角色的設定和演員的功力了,湯唯能演人所皆知,她這次便把文佳佳這角色演得既俏皮、嘴嗅又惹人憐愛,反而吳秀波呢,我看海報時還嫌棄他一把年紀了大概沒什麼代入感吧?故事裡他卻出奇地溫柔迷人,我邊看邊哭了好幾次,有些是感懷自身,主要還是因為,我真的相信他們相愛了。我推介這電影,最好戀人們一起去看,你總會找到些會心微笑的地方。

P.S. 如果要說有什麼不足,我覺得片名有點怪怪的呢,有人同意嗎?

圖片來源:百老匯電影院網站

2013年4月2日

《那夜凌晨,我坐上了旺角開往大埔的紅VAN》


我本來是抱著“來,就讓我研究下,這書為何會如此好賣”的心態去閱讀這書。但結果呢,我什麼也研究不出來,自己便被故事深深吸引進去,我花了兩個晚上迅速將上下兩集讀完,好幾次也被書裡的恐佈氣氛嚇著,口渴了也不敢去廚房斟水,上厠所時將全屋的燈打開,一看到鏡子便別過頭不敢正看。總之,當了媽媽後還這樣膽小真不好意思,但自小我就是這樣,看書特別投入,有鬼有怪那種書我當然不敢看,但就是看推理呀,偵探,懸疑類的書我也是這樣。 :P

真是個寫得不錯的故事。內含大量粗口,對白也用廣東話寫,包裝手法很“高登”,事實上這故事也是由高登開始火紅的,我個人認為即使減去粗口和廣東話對白,故事題材和定位本來便夠新鮮,這個新手作者pizza寫得又流暢又聰明,不用研究什麼,寫得好看當然就好賣了。

不過這種節奏明快的書也很容易落入一種“一旦謎底解開了,就沒什麼剩下來”的下場,你邊看邊很想解謎,但只要謎底一揭開呢,之前那些情節內容便很快褪色似的。不過,大部份以推理為重的書也有這種特質吧?如果有韻味便很難明快,如果明快的話便沒有餘韻,能牽著你的好奇心走已算很成功了,而我想,香港人都比較愛看前者是吧?我呢,就一半半,都愛看。我支持這本地創作,推介大家看這書,但被嚇到不敢上厠所的別怪我哦。

 p.s. 特別鳴謝 阿初和DION借我這書。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