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3月6日

由醫院回來

家暉總算大步跨過了,今天看到他的笑臉,也能自如的走幾步,我的心才稍稍放鬆過來。是急性腹膜炎,感染範圍出奇的廣,很多內臟也受牽連,醫生一度叫我們作最壞的打算。

最差的那個晚上,當家暉握著我手,對我說對不起,說以往待我不夠好,還交待一切保單事宜,我只是不住搖頭,我簡直覺得我倆人生突然被寫進TVB某個電視劇本似的,總之我無法相信,早幾天好端端跟我並肩跑步的人,怎可以一轉眼變成這樣子了?

我想,在這事上,我除了感受到生命無常,健康無價,還有很深感受是,世上最痛,莫過於是旁觀別人的痛苦,自己卻一無可為。看到他痛不欲生的樣子,卻因為藥物敏感得不到任何止痛方法,我的心像掛了個一千磅的鉛球,兩邊肩膀崩緊向上,此刻,我才明白痛苦二字是什麼意思。

一時間我很無助,思緒卻不放過我,我想起我們相識已久,經歷無數,但可能到此為止了;我想起人生之後所有畫面將缺少這一張臉,想起沒有誰再跟我分享、分擔,多空虛呀。然而事情卻容不了單純的脆弱和傷感,因為每每一身疲憊的由醫院回到家,還有一大堆雜務和事發前答應了要辦的工作,加上孩子還是圍在我腳邊,一臉天真問爸爸在哪,急著與整天沒露面的我玩耍,那刻我又不得不堅強起來,那感覺真是複雜得很。

幸好,都過去了,感染情況沒想像中差,他康復情況也比預期中快,再過幾天還可以出院了。在此,真的很感謝所有對我們送上祝福,支持,禱告的人,有你們的相伴和鼓勵,我們才撐得過去,希望大家也珍惜光陰,健康快樂。

5 則留言:

匿名 說...

祝早日康復!
一切如意!

Ching

說...

保重

匿名 說...

之前認識一個朋友也有同一問題,那時我才知道是咁大件事。她住了三個月醫院,根本不能落床。現在你丈夫康復得快,可能是他身體夠好。讀到這篇完全感受到你的痛,在床邊交待各事,比著我喊到崩潰。你們要加油,我聽說這病也跟平日操勞有關,小心身體。

YK chan

鄭裕文 說...

謝謝你們, 希望大家也身體健康

匿名 說...

真好沒事了。保重:) pet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