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12月11日

就是韓寒


轉載自《商業周刊》第1197期訪問,他的答案總令人發笑,真是個有趣男子。

問:媒體都說你是八O後的代表人物,但是,我們越發現,中國的八O後其實是很鬱悶痛苦的一族,難道,其實你也有很痛苦的一面,沒被大家看見?我們該怎樣看這件事情?
韓寒:我覺得我時而痛苦這件事情,你們不需要了解,只要我自己冷暖自知就可以,你可以問世界上最成功最幸福的人,其實都有痛苦的一面,沒有被大家發現而已。

問:你說你只代表你自己,但我們看到你幫企業做代言,也很順手。你在這中間是怎麼調適?
韓寒:其實這就是糾結之一,因為獨唱團雜誌每年的辦公成本兩百萬人民幣,稿費五百萬人民幣,但因為各種問題一直沒有辦法順利出刊,憑藉我賽車和寫書賺的錢是不夠投入的。於是我選擇了一些我個人比較認可的品牌做了一些商業活動,我和你一樣,我也需要錢,在我需要錢的時候,我選擇了商業的合作。

事實上,有不少向雜誌要求投廣告和發軟文的,包括希望我在博客裏寫軟文的,價格都非常高,我回答你這個問題的字數已經足夠買一台法拉利了,但我沒有讓文字出臺,而是讓我自己出臺了。我想,無論是以後資金緊張不緊張,誰都不能避免商業的合作,我會儘量讓我自己舒服。

問:當代言人,賽車,寫作,當傳媒人,這些事情對你的意義各代表甚麼?可以為你的人生帶來甚麼?
韓寒:不是每件事,都能給人生帶來什麼,人生的時光,總需要去度過。我選擇這樣度過。

問:你有沒有幻想過,自己三年,或是五年後,可能去搞些什麼事情?最天馬行空的想像是甚麼?甚麼時候,你會不玩賽車了?
韓寒:我很少想那麼久遠,你問我下周的比賽在哪裡,我經常都不知道。在做事情的時候,我希望看的遠一些,但在過日子的時候,我希望看的近一些。

你問我什麼時候我會不去比賽,那就是我不能贏得比賽的時候,2007年我是場地賽的總冠軍,2008年我是拉力賽的總冠軍,2009年我是拉力賽的總冠軍,2010年,我在場地賽的積分排在第一,當我不能贏了,我自然就離開了。這和泡妞一樣,兩情相悅時,何必想分開,你覺得一方感覺不對了,再走也不遲。
問:可不可以告訴臺灣讀者,韓寒到底是個怎樣的人?人家怎樣形容你的時候,你最爽,怎樣形容的時候,最不爽?
韓寒:人家不需要形容我的時候,我很爽,人家硬要形容我的時候,我最不爽。

問:我們站在臺灣,讀你的發言與行動。感覺你是個很自在的人。面對中國群眾這麼高的期望,媒體怎麼大的關注。你怎麼能這麼自在,做自己想做的事情,說想說的話?
韓寒:除了我喜歡的姑娘和家人,視一切為無物就可以了。

問:大家讚美你時,你怎麼想,貶低你,你怎麼疏解?臺灣的陳文茜跟李敖對你的重炮抨擊,你不予回應,這代表的意思是?
韓寒:我很少對貶低疏解。以前我在博客上經常打筆仗,後來我給自己制定了一個規則,七十歲以上老人,二十歲以下小孩與全年齡段的女人,一概不動手。李敖,陳文茜,李敖的兒子正好卡在這三個原則之中,所以我選擇不說話。

我只在李敖的兒子的微博上祝願他在大陸一切順利,還留了一句話。可以不為自由而戰,但不能為高牆添磚。這也是我想對李敖老先生說的一句話,最後想對他說,A和B有過節,A和你有過節,不代表你要投誠於B,還有一種姿態,叫獨立。

問:有個大陸的出版人說你無欲則剛,你怎麼想?
韓寒:對於男人來說,有欲才剛,無欲則軟。誰都有欲望,無欲望就不會還出版什麼書回答什麼問題了。只是我的欲望可能未必那麼直接。

問:也有人評論,說你的自在,是因為敢直言,但你聰明,寫作起來的尺度往往拿捏得好,因此能在官方容忍的界線上起舞。難道,你每次寫作完,都會自己來個文字檢查?這「度」的拿捏,你是怎麼做到的。
韓寒:你覺得我拿捏的好,是因為那些拿捏的不好的都被刪了,所以你覺得留下的那些還算不錯。其實寫文章太直接,一來不好看,二來比較危險。大陸無論如何,資訊已經慢慢開放,對文人的壓迫要比以前好很多,最多就是刪除你寫的東西,禁止你公開討論,已經很少進行人身威脅,但言論限制,出版審查和新聞自由被限制,一直是大陸備受詬病的一部分,無論你以什麼代價在其他方面得到多大的成就,沒有真正意義上文化的開放,那些所謂的成就都大打折扣,官方也將更加沒有公信力。我希望大家早日可以暢所欲言。

問:能協助你獲得自由最重要的工具,你覺得是書籍,還是網路,還是錢?
韓寒:是打開家門的鑰匙。

問:你覺得自己,從網路上獲得了甚麼?
韓寒:獲得了大量的資訊,知識,樂趣,當然,還有松島楓小澤瑪利亞的A片。但是我是一個支持正版的人,我去日本的時候特地買了幾張作為支持。

問:我們這次訪談大量80後的年輕人。大家在這個凝固的社會裏,有人選擇另闢蹊徑,有人憤怒,有人則變成新週刊眼中的橡皮人:無痛,無感,無效率。你會不會擔心,未來這群糾結的年輕人,會把中國帶往何處?
韓寒:我相信,這一代的年輕人會把中國帶往一個好的地方,因為資訊的開放,舊信仰的崩塌,相對自由的話語系統和曾經面對的壓力以及不公,都將讓他們改善這個社會。

問:平心而論,你覺得,現在的八O後,在中國有自在,好好做自己的能力跟條件嗎?因為如果所有人,都必須趕在二十五歲買房子,否則就得接受娶不到老婆的命運。
韓寒:有,如果他們願意把房子的首付拿出來去創業,哪怕失敗了。著急娶老婆沒有什麼問題,但是著急買房子為了娶老婆的都是白癡。邊創業、邊嫖娼,甚至邊手淫的人都比他們偉大。

問:如果有年輕人問你,如何可以做到跟你一樣自由去追逐夢想,你都怎麼回答?
韓寒:能這麼問的人都沒有決心去自由追逐夢想的,有決心的人基本都不問別人。

問:如果,今日臺灣也有一個,像你這麼有影響力的青年,你最想問他甚麼議題,或是想聽他問出甚麼問題?
韓寒:恩,希望是個女青年,那麼一切好談。

圖片來源: 網易汽車

2 則留言:

說...

的確是會讓人發笑的回答

匿名 說...

haha笑到我呀

YK Ch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