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11月14日

《The Perks of Being a Wallflower》

 
我很懷疑,當原著小說家兼導演知道香港人竟然將戲名譯作《少年自讀日記 》時,會氣成怎的樣子了?不知道。至少,當我甫出電影院時,一心就在罵,是誰幹的好事,為這好看的電影想出這俗不可耐的譯名了?

電影有說成長,有說童年傷痛,男主角幾乎由第一眼起便愛上女主角了,之後重心好像轉向愛情部分,但看著看著,我發現導演最想說的,還是友情。

wallflower是以怎的形式存在呢?安靜,不怎突出,卻永遠參與其中,他觀察你,了解你,不會妄下評論,卻總在必要時候為你的生命綻放一刻燦爛。

片中的友情線寫得特別好,當這個世界有誰開始留意這朵毫不起眼的wallflower,有誰首次為你舉杯,什麼也預你一份,相約做瘋狂的事,在關鍵時刻為你揮拳,給你鼓勵和擁抱,世界從此便不一樣,就連病也會慢慢好起來了。

而我幾乎跟導演一樣,深信愛情一定建基於友情,假如情人一開始不是由朋友開始,當激情退去,便無以為繼了。

這是我這超繁忙但虛空的日子看的唯一爽朗電影,如果我不是堅持進場,我大概還會失蹤一段時間。嗯,好電影,答應我陸續有來哦?

圖片來源: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