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10月28日

讓所有人看到大海 五月天

剛過的五月,我第一次去紅館聽五月天演唱會,事隔五個月,雖然這樣說起來有點誇張,但我竟然一直未有時間整理心情,感覺就像給某人寫信,有必要隆重其事,找一個合適的時候,讓心情平情,讓思緒清晰,才能整理,否則匆匆寫下就像對不起這事似的。:P

今天有點時間,我將一隻手掌伸到半空,正式宣佈,我成為五迷了!怎樣,誰在拍掌?沒有呀?因為大家早便喜歡五月天是吧?oh yes,知道知道,是有點遲,但我可是一臉認真又滿天歡喜宣佈這事的。

曾有很多人將beyond和五月天比較,五月天也曾公開說,beyond是他們的偶像,他們被beyond影響至深。然而,我個人認為,五月天的音樂到底哪兒被beyond影響了,要留待樂評人才懂得說,但於我,一個虛心又熱心的平凡聽眾,則認為五月天的歌跟beyond的在本質上有很大的不同。

我說的beyond是家駒還在時的beyond。家駒不止是beyond的靈魂,他還代表了一個時代的rock友:憤怒,不滿,不去俾面派對,不屑跟白痴談話。聽他的歌,你能感受到他的大愛、反叛,直接,聽著也許還會感動落淚,同時也沉重非常,一不留神還要小心別被拉進黑暗的窄巷,那兒荒蕪,孤寂,出口不知在何方。他的音樂是寒冷夜晚的一場雨,只有很抵得冷的人才會明白這場雨的原因。

五月天跟beyond最大的分別,是五月天音樂的本性是盛夏,是一抹單純的陽光。偶爾會找到一些像是絕望和控訴之類的東西,但比例很少。說實的,有時候,我甚至不知道應否稱五月天的成員做rock友,因為他們的音樂很正面,擁有強大的正能量,是呀,即使人生是營營役役,社會是動盪不公,但歌曲的尾段也總會爆發力量,找到明確的出口。

我記得第一次被五月天的歌曲打動,是在跑步的時候。那時我抱著「姑且看看你有什麼厲害」的態度去聽。怎料,當我跑得絕望極了的時候,耳邊所有旋律都起不了作用時,ipod shuffle了五月天的《倔強》,我雙腿跟著旋律機械式擺動,忽然內心好像有什麼東西被擊中了,我不知道怎去形容,但那感覺很傾向內在,還真像跑呀跑,突然由運動場跑到了海邊似的,心擴大了一圈,眼光也在一息間擴闊了。

之後五月天的歌成了我跑步時必備的power song,每次想放棄,想停下,只要一聽到他們的歌,混身上下便會充滿勇氣,莫名地又能繼續下去,十分神奇。之後我開始認真聽他們的音樂,有關追夢的《星空》,有關找尋自己的《第二入生》,叫人珍惜眼前人的《乾杯》,都不是明刀明槍與社會對抗的,而是用詩意的歌詞,銳利的切入點打動你,我一首一首的聽,感受著當中的單純,佩服不得了。

我還知道,整個亞洲,五月天都擁有多得離譜的歌迷。聽說有打工仔要請假才能買到他們的演唱會票;有故意飛去台灣度週末,單為聽他們演唱會的。我很好奇,今時今日還有這樣認真的事嗎?還真夠像宗教團體信徒似的。

然後我想,為何五月天可以俘虜那麼多樂迷(特別是年輕樂迷)的心呢?原因很簡單,我認為他們直率地唱出了這個時代。他們的歌,有一種類似是鏡子特質的東西,每個人聽著,總能將自已的想法與經歴套入去,反映出或明或暗的一面。

如果你跟我一樣有去參加反對國教科的集會,你大概明白,現在已不流行大吵大鬧式的反抗了。集會中,年輕司儀總是不斷提醒你,要守規矩哦,要忍讓、沉著哦,即使遇到別人的挑釁也千萬不要動手,請用手機拍下整個過程就好。現在的年輕人就是這樣,勇於表達自己,用的方式呢,卻聰慧而成熟得很,感覺與其說是拿著玻璃樽向惡霸對著幹,不如說是溫和地攔一輪車,帶你去海邊看一下大海,這不就是五月天音樂嗎?

五月天演唱會更是熱血沸騰得不得了,詳情不在這兒說了,反正就只有感受過的人才知道。「除非我看到沙灘,看到大海,看到末來......」明年五月,你自己親身去感受一次吧。

2 則留言:

陳若谷 說...

我還知道,整個亞洲,五月天都擁有多得離譜的歌迷。聽說有打工仔要請假才能買到他們的演唱會票;有故意飛去台灣度週末,單為聽他們演唱會的。我很好奇,今時今日還有這樣認真的事嗎?還真夠像宗教團體信徒似的。

Have a bunch of friends who did that and will do that again in December.... they have concert in Gaoshiong

鄭裕文 說...

yk, 我身邊也有很多喜愛五月天的朋友 :) 你喜歡五月天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