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10月10日

何時才懂得欣賞秋冬?

  • 十月香港沒雨,我發現我竟然需要一場雨。
  • 這陣子什麼都不順心,感覺就像唯有狠狠下一場雨才能跨過去似的。
  • 看書沒耐性,寫作沒進展,工作連連出錯,新聞難過,孩子病倒,大大小小的,我也是長期處於敏感症與生病間的狀況,就連醫生看見我,也搖頭,說,又是你呀?
  • 上星期某天,小兒發燒,那是長週末後的半天診,我看電話打不通,匆匆跑去診所掛號,一不小心拗柴了。
  • 休息數天,我竟還去參加水塘盃12公里賽,我邊跑簡直要哭,一心想著五月天的歌,能不能借我你的勇氣?
  • 成績很差,但總算完成了。
  • 今天照了X光,醫生背著我,抱著手臂,看光片,他問,怎麼你如此年輕,腳踭退化成這個樣子呀?骨與骨之間的軟組織薄得像個六十歲老人,說要做MRI認真檢查才是,最差的情況是做手術,也不要再跑了。我大嘆一聲,回家就開始找太極班的資料。 
  • 換個話題,我要補說電影《情迷羅馬》,之前好像沒說,我挺喜歡Jesse Eisenberg的,之前看《社交網站》已喜歡,他有一種獨特氣質,說話比腦袋轉得快,腦袋裝的卻不只有程式和邏輯,有種令人想多了解他的感覺。我在想,作為一個演員,這樣已算成功第一步了;至於活地阿倫,我無需強調對他的欣賞了是吧。 
  • 《消失的子彈》一開始便改錯名,我建議是,自從世上有過《讓子彈飛》,所有電影最好避開相關的字,事實上《消》這電影當消遣還好。
  • 《春風沉醉的夜晚》vcd,屢燁導演拍的,我竟然看不完,主要是受不長長的性愛場面,我不是反對很多性愛的電影,但最好具有基礎,這齣一開始便來,接著每隔十分鐘又來,沒錯,演員都很賣力很投入,我猜想導演大概也拍得一身是汗,但我看著卻有點無奈,我捉不緊主題,雖然我知道有很多人欣賞。聲名,我很喜歡《蘇州河》和《頤和園》的。 
  • 《all good things》vcd(中文譯名:全為愛),純粹是為了ryan gosling,不過受劇本所限,沒什麼發揮,劇情太鬆散,有些地方太恐佈了。
  • 之後好像沒有特別令人期待的電影了?
  • 還有書呢,我還應該看什麼?
  • 最後,有一件事我想對常常入侵這兒的比利時黑客說:我假設你懂中文,否則你也不這樣喜歡來吧?google已再三通知我你的入侵,改了密碼多次還能破解,老在我網誌留言賣廣告,又刪掉我的文章,加了驗證碼也阻撓不了呀?我很好奇,我這兒人流少,你來幹嘛?過主吧。
  • 然後寫完心情還沒有平靜下來。想起,要是真的下起雨,跨了過去了,又會霎時變冷。之後日子,就只能默默瑟縮等待春天的來臨啦?

3 則留言:

匿名 說...

否極泰來,事情也許很快便有轉機,好事自然來。
保重身體啊!

宿分上

Frankie 說...

就寫一個關於黑客和網上作家的奇情幻愛故事吧﹗加小小鹽,可能勁過向西.....哈

鄭裕文 說...

謝謝你, 宿分.

pisces.f,好建議,我想想. 你不是住在比利時的吧? :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