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9月7日

真善美

下午五時。政府總部。

照片看不清,我想介紹一下,台上是一群中大社工系的同學,因為吳克儉也是中大社工系畢業生,他們正在朗讀一封「給師兄的信」,希望局長可以撤回國民教育科。

同學說,讀社工,有一個必需具備的基本信念,就是相信人會改變,以及生命影響生命。他們希望局長千萬別捨棄在母校學過的原則,要以人為本,要面對自己的良心。同學們大概都只有20歲左右吧,他們一個接一個發言,我很驚訝他們的語氣是這麼不卑不亢,堅定而低調。

之後,同學們一起立正,將雙手放在身後,一臉認真的唱起系歌來,歌名是「同心」。坦白說,旋律真是難聽死了,但歌詞卻十分感人,大概是:「同心為我的家國奮鬥  同心為我理想繳上代價     從此邁向真善美」。天呀,真善美,當我聽到這三個字時,我竟然不由自主的冷笑了一聲,但下一秒我卻立刻低頭,我的眼淚流出來了。

這些年青人是認真的,他們是真的相信世界是這樣的。

忽然我的心情變得很複雜,我甚至覺得自己沒理由告訴他們我認知的現實到底是怎樣,我反而覺得自己應該好好反省自己。我相信人會改變嗎?我相信,只要奮鬥,世界便會達到真善美嗎?我只能說,我希望自己相信,也會努力說服自己,我必需這樣做,否則,這個世界真的沒有人會再在乎什麼的了。

我對這些年青人生了一種敬畏以及憐惜的心。我很興幸,即使我不知道自己還可以做什麼,但此刻我在台下為他們打氣了。我很希望社會能給這些年青人繼續天真下去的機會。

2 則留言:

miss p 說...

老實說,我感謝2012年發生了這一件事,它讓香港人團結一致,同心而無私地為一件事付出。

陳若谷 說...

尋日同朋友有激烈的辯論,他們有些真心認為國教這個IDAE,以及教材本身都冇問題。我地叫佢睇偏頗0個PART, 佢睇完話冇野。而且,佢話相信老師是理智的,唔會亂黎。
其實呢個論調本身已經有問題,如果呢件事本身係冇問題,點解要擔心老師會唔會亂黎? 而我又點解要批一D有問題既 materials ? 點解我要將學生既前途押在老師身上? 如果校長變左點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