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9月14日

國教之後 小記

20120908,梁振英召開記招,宣佈撤銷三年國民教育的強行開展期,改為交由學校自決。

對於這個決定,我甚至不想用「接不接受」思路去想,我只能說,我「極不喜歡」。我覺得政府這次真的很醜怪,很丟臉,欠同學們,絕食者,反國教市民一個交代。 

到底政府今次轉軚基於什麼原因?聽從民意?自己也認為國教有問題?政府一句也沒說,我猜他們也不敢說吧,如果說是民意要求,那麼以後市民有什麼不滿,上街遊行集會便搞定了;他又不敢說政府也認同國教有問題,否則這樣算是撤回又撤不清算什麼了?

撤回就徹底的撤回,現在這樣留條尾巴,簡直可以說是不知所謂,我甚至想到梁振英會為自己這次「你吹我唔漲」的方案暗笑欣喜。沒錯,真的有點吹你唔漲,畢竟大家都說愛自由吧,現在就給你們最珍貴的自由。自決。哈,有種的學校的確能決定堅決不成科,話事人又不是小孩,一切變得合情合理,如果再澄清一下撥款資助的原則,以及教材本身,茅頭還可以指向誰了?

感覺就像你窮畢生力氣去揮拳,對方卻用花拳秀腿不差一分一寸剛好閃開。真不爽。這樣子真不爽。要碰頭就好好的站好對碰才是呀。我甚至不只是擔心國教的問題,而是政府回應的態度,特別是梁振英,你可以由這件事中,發現他的為人,不願意承擔,不敢正視問題,也不想/不懂/不肯去回應民意。

當天晩上我九時到達公民廣場,心情比之前更複雜。我靜靜坐下,人潮卻越來越多,他們堅持將雙手交叉,叫口號。然後是韓連山的講話:革命尚未成功,同志仍需努力。我聽著有點難過,我同意未成功的說法,只是,路遙遙,請不要再絕食了,好嗎?

翌日起床得悉學民思潮決定撤離政總,撤銷佔領,有點意料之外,但我支持他們的決定,畢竟,抗爭將會變得漫長而更加困難了,不論是絕食者和學生們也該有個喘息機會。

嗯,同學們,絶食者,那麼多天來辛苦了,好好睡一覺,好好吃一頓飽暖的吧。我不知道下一步可以怎走,但我誠心謝謝你們,以赤子之心感動了很多香港人,至少我無悔參與你們其中,以至將來,我還是會繼續關注和支持你們的行動的。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