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9月27日

婚外情 韓寒

朋友們紛紛告訴我,韓寒有婚外情哦。我只是哦了一聲,沒有給他們期待的反應。坦白說,我對他婚外情這事沒感受,就像那時人人都說,他不像結婚的那種人,有天卻突然宣佈原來已結了婚有女兒,我也不驚訝。

我不知道怎樣解釋,這跟我個人的道德標準無關,事實上他應該算承認了婚外情了,總之這些事情於我看來很合他的人生劇本,這種人的人生就是這樣,這是他的選擇,每人都有權選擇自己過怎的生活,他要過就要付上代價,而我很肯定他清楚這種代價。

反而,我之後看到一篇訪問,一字一字的看,說不出話。事實上,我還可以說什麼呢,我怎會不理解這種想法?我不贊同他的行為,但我明白為何自己是他的讀者。

斷章取義不太好,有興趣最好自己看吧,但我還要轉載一部份放在這兒,不是讓你去理解或認同,就給我自己的小記 。以下的文字轉載自:http://www.smweekly.com/news/cover/201209/31287.aspx
  • 我和我太太的感情非常坚固,但我也會愛上其他人。
  • 我甚至希望她们之间能够友好互助和平共处,就是这样。其他人会爱上我,我也许也会中意其他人,但没有人能改变我和我太太的感情。我很坦率地说出自己的感想,指责辱骂道德高压,我无所谓。女孩子都没有任何错,要有错,也是我王八蛋而已。
  • 这个世界上,我最爱的女人就是我的女儿,如果一辈子只能和一个人在一起,我就和她在一起。
  • 我不会离婚,我喜欢小孩,想多要几个,等再有了孩子会通知大家,只要是我的爱人,我会给我的爱人力所能及最好的,哪怕有天生活不济,我吃8块钱的盒饭也会给爱人吃16块的,但会争夺的人绝对没有可能成为我的爱人。
  • 是我主动把所有的卡和钱都放在她那里,不是妻管严,是我无所谓这些,我怕自己给弄丢了,还不如给信任的人。开的车、住的房,都是她的名字,因为汽车上牌或者买房子要亲自去办理,我懒得去,所以几乎一切写的都是我太太的名字,她有什么可争夺的,哪天她走了,我就只能睡车队帐篷了。但她永远不会离开我,我也永远不会离开她。就是这样。这感情可能很多人无法理解,没关系,我理解就行了。
  • 靠亲情维系的感情,我却非常认可。在我的感情认知里,认识超过一两个月的,就会开始向亲情转变。所谓靠“责任”维系,就是没有什么感情了,包括亲情,甚至开始有恨,却因为各种原因,比如孩子、经济、社会评价等,还要名存实亡地死撑在一起,而亲情维系,则是爱情转向永恒的必然方式。
  • 在过去的十年前,其实还有另外一个女朋友,也是高中同学,我和她也是分分合合。别人分手了20次,可能谈了20个女朋友,我分手了20次,可能还是两个。说实话,我恨不得两个都娶了,但在现实层面上做不到。
  • 我认为,融洽的、美好的爱情到最后都会变成亲情,爱人都会变成亲人。爱人只能有一个,但爱人不是一个描述称呼的名词,而是一个描述时间段的名词。爱人成为了至亲才是感情最好最轻松的归宿。既然是亲人,为什么只能有一个?

2012年9月18日

《女朋友 男朋友》

 
只要他是張孝全,就不能再跟他說什麼友誼長存了是吧?看清楚,跟張孝全相似的,一半好吧,在什麼地方可以找到?你們懂得途徑告訴我呀。這種季節,我又開始想念台灣了。等等,其實我什麼季節不想念台灣呢? :P

圖片來源:百老滙院線網站

2012年9月17日

不要再寸嘴了 王迪詩

自從王迪詩公開露面後,我便沒買過她任何一本書。

我嘗試過的,但在書店翻開她的書,照片比文字還要多,每隔幾頁,便看到她化著厚妝,一時三七面依在窗前,一時45度望向鏡頭,天呀,她怎麼了?真要命呀,好幾次我幾乎拿起書去付款了,最終又撤回,實在買不落手。

其實我一點都不明白,好端端一個王迪詩,如果她真是舊時那個王迪詩,有才華,喜歡文字,一心一意想做作家的,為何最終會走這樣的一條路了?

最笨的就是她自稱寸嘴女作家,搞寸嘴show,上電台做一個什麼寸嘴愛情phone-in節目,什麼東西都加上寸嘴兩字,這樣宣傳手法很香港,但也很笨。我不喜歡引經據典,但我實在無法不想起導演james cameron說過:「不要自我設限,別人自然會限制你。」王迪詩,你看來是聰明人,沒可能不理解這句說話吧?

而且,偶爾不小心聽到收音機,所謂的寸嘴,是什麼回事呢?不外乎就是在一段平庸的說話內加插 well,so what,oh my god,sorry喎  之類的助語詞,至於建議,講得最多的是:呢D咁既男人飛左佢啦!天呀,寸嘴就是這樣回事嗎?

坦白說,我完全明白一個平凡人很難時時刻刻都這樣寸,我亦明白文字寫得好不代表懂得說話,我真的明白,那就請別再將自我放得那麼高,就專心寫作,不然就在別的範疇踏踏實實去做,謙虛地認識自己的平凡,不是更真率自然嗎?

事到如今,我再也沒興趣去質疑/去研究那個到底是不是王迪詩了,只是,我也無辦法對她產生任何興趣。不知道讓她重頭再選,她會選擇現在的路嗎?只是,很可惜,沒得回頭了,你已失去了我這個讀者了,而自問,我絕對是個好讀者來的。 

2012年9月14日

國教之後 小記

20120908,梁振英召開記招,宣佈撤銷三年國民教育的強行開展期,改為交由學校自決。

對於這個決定,我甚至不想用「接不接受」思路去想,我只能說,我「極不喜歡」。我覺得政府這次真的很醜怪,很丟臉,欠同學們,絕食者,反國教市民一個交代。 

到底政府今次轉軚基於什麼原因?聽從民意?自己也認為國教有問題?政府一句也沒說,我猜他們也不敢說吧,如果說是民意要求,那麼以後市民有什麼不滿,上街遊行集會便搞定了;他又不敢說政府也認同國教有問題,否則這樣算是撤回又撤不清算什麼了?

撤回就徹底的撤回,現在這樣留條尾巴,簡直可以說是不知所謂,我甚至想到梁振英會為自己這次「你吹我唔漲」的方案暗笑欣喜。沒錯,真的有點吹你唔漲,畢竟大家都說愛自由吧,現在就給你們最珍貴的自由。自決。哈,有種的學校的確能決定堅決不成科,話事人又不是小孩,一切變得合情合理,如果再澄清一下撥款資助的原則,以及教材本身,茅頭還可以指向誰了?

感覺就像你窮畢生力氣去揮拳,對方卻用花拳秀腿不差一分一寸剛好閃開。真不爽。這樣子真不爽。要碰頭就好好的站好對碰才是呀。我甚至不只是擔心國教的問題,而是政府回應的態度,特別是梁振英,你可以由這件事中,發現他的為人,不願意承擔,不敢正視問題,也不想/不懂/不肯去回應民意。

當天晩上我九時到達公民廣場,心情比之前更複雜。我靜靜坐下,人潮卻越來越多,他們堅持將雙手交叉,叫口號。然後是韓連山的講話:革命尚未成功,同志仍需努力。我聽著有點難過,我同意未成功的說法,只是,路遙遙,請不要再絕食了,好嗎?

翌日起床得悉學民思潮決定撤離政總,撤銷佔領,有點意料之外,但我支持他們的決定,畢竟,抗爭將會變得漫長而更加困難了,不論是絕食者和學生們也該有個喘息機會。

嗯,同學們,絶食者,那麼多天來辛苦了,好好睡一覺,好好吃一頓飽暖的吧。我不知道下一步可以怎走,但我誠心謝謝你們,以赤子之心感動了很多香港人,至少我無悔參與你們其中,以至將來,我還是會繼續關注和支持你們的行動的。

2012年9月7日

真善美

下午五時。政府總部。

照片看不清,我想介紹一下,台上是一群中大社工系的同學,因為吳克儉也是中大社工系畢業生,他們正在朗讀一封「給師兄的信」,希望局長可以撤回國民教育科。

同學說,讀社工,有一個必需具備的基本信念,就是相信人會改變,以及生命影響生命。他們希望局長千萬別捨棄在母校學過的原則,要以人為本,要面對自己的良心。同學們大概都只有20歲左右吧,他們一個接一個發言,我很驚訝他們的語氣是這麼不卑不亢,堅定而低調。

之後,同學們一起立正,將雙手放在身後,一臉認真的唱起系歌來,歌名是「同心」。坦白說,旋律真是難聽死了,但歌詞卻十分感人,大概是:「同心為我的家國奮鬥  同心為我理想繳上代價     從此邁向真善美」。天呀,真善美,當我聽到這三個字時,我竟然不由自主的冷笑了一聲,但下一秒我卻立刻低頭,我的眼淚流出來了。

這些年青人是認真的,他們是真的相信世界是這樣的。

忽然我的心情變得很複雜,我甚至覺得自己沒理由告訴他們我認知的現實到底是怎樣,我反而覺得自己應該好好反省自己。我相信人會改變嗎?我相信,只要奮鬥,世界便會達到真善美嗎?我只能說,我希望自己相信,也會努力說服自己,我必需這樣做,否則,這個世界真的沒有人會再在乎什麼的了。

我對這些年青人生了一種敬畏以及憐惜的心。我很興幸,即使我不知道自己還可以做什麼,但此刻我在台下為他們打氣了。我很希望社會能給這些年青人繼續天真下去的機會。

2012年9月6日

別怪人不信任你

在網上, 以及在朋友的口中, 聽到一種支持國教的說法,說過去共產黨是怎樣,不等於現在打算同樣。 為何要黑心地將事情放大/醜化?特別是大家都認同那課程指引大部份不怎麼樣,只有少部份有問題。

我也想表達一下我的想法。我也很不喜歡去猜度別人的動機, 因為除了靠本人親口承認,那是沒辦法確定的,那並非一個理性的思考方法。 但再想深一層,閱讀/認識歷史的目的是什麼呢?簡單點說, 就是引以為鑒, 將過往美好的事物伸延下去,從錯誤中吸取教訓,希望現在的世界會比以前更好。

歷史的確沒有百分百的必然性,只能說,具備必然性的機會頗大,或者應該說,具備參考性。如果不相信這點,學習歷史可以說一點意義都沒有。

如此一來,即使想洗心革面也不能了是嗎?那又未必。但首要的是顯示誠意,承認錯誤,讓別人看到你決心改變。也許,要別人徹頭徹尾將過往印象抹掉是困難的,但如果願意踏出一步,我相信總會有人察覺。但仔細北望,從人權,民生,面對歷史種種角度,不用舉例子了吧,大家真的看到一個有誠意進步的黨政府嗎?就算連現在推行國教也要用這種硬推/避咨詢的手法去幹,以手法來說,出手已這樣,大家就更加不能/也沒興趣去說服自己相信課程本身了。


轉個角度。共產黨過去是否沒做過任何好事? 當然不。但只怪它曾經造成的傷害性已遠遠蓋過別人所記得的好事。這樣客觀來說是不公平,但現實的確是這樣,就像一個強姦犯,以前是醫生好吧,救了多少人好吧,但大家最終只會記著他曾強姦人這事,這就是建設百年也不及破壞一刻的現實。每個決定都是有代價的,無論是作為一個人好,一個政府好,黨好,就只能為自己曾作的事付上代價。

2012年9月5日

最愛下大雨

當大雨落下,跑者都躲到樹下避雨了,我卻毫無停止的念頭。實在沒有比在大雨中跑步更爽的事了。還有大風。樹葉向我身上撲來。雨大得連張眼也困難,但我超愛這樣的。

寶雲道是一條很值得跑的山道,我甚至能用浪漫去形容,安靜但不危險,平坦卻不沉悶,一邊跑,是風聲與瀑布聲,以及霧矇矇的夜景。我在三公里折返,來回就是六公里,我想我還有足夠氣力再來一個來回的,下次吧。

很可惜是我nike gps手錶又失靈了,地圖沒記錄下來,要拿去修下了。
 

2012年9月4日

相信民主

我反對國民教育科,但我實在受不了—些人不斷批評沒參加集會/沒發聲便等於不關心社會/漠視孩子的將來的言論。

你可以努力說服或解釋相關的論點,那—定有用的,因為很多人是不明所以,但請別隨便標籤別人是自私或享樂主義。人心不是石造,人的想法會慢慢改變。正如我們反對的是盲目愛國,也不應鼓吹盲目反對。

社會是大家的。每個人每個決定自有它的代價。如果了解情況後仍無動於衷,我個人感覺很悲傷,但如果你真的相信民主,而民主其—理論是公平表達,再服從多數的話,除了尊重還能怎樣?至於怎知道多少數,那肯定是依賴投票了。

2012年9月3日

將雙手交叉

2012年9月3日。政府總部。反對推行國民教育科。

2012年9月2日

孩子


 

今天我在facebook看到一句,「請別讓孩子那麼年輕,便那麼悲壯」。

聽了我很傷感,特別是這出於一個曾經絕食的孩子口中,他是我很尊敬的王丹。

2012年9月1日。添馬公園。反對推行國民教育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