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8月8日

我只在乎那一吻

今天蘋果日報大字標題說,六成中國人認為了劉翔跌倒是在演戲,我聽了很生氣,六成中國人?你一夜之間訪問了多少人呀?再看一看內文,原來只是記者在某幾個吹水網站嘗試統計網民的留言,天呀,這種數據怎能作準?我認為每個人都有表達權,但要公開說,最好只說自己的想法,或者有根有據的資料,這種概括性的標題算什麼呀 下?

容我說自己的想法,我喜歡劉翔,正如千千萬萬中國人一樣。他跌倒那刻,我大嘆了一聲,接著是擔心,可惜,覺得是意外,我甚至根本沒期待他要有什麼名次,只希望看到他像年少一樣,帶笑,俏皮,輕鬆的作賽。

我也熱愛運動,認為運動教曉我最重要的事,就是對自己坦白,勇於發掘和承認自己身體的優點和不足,我這個平凡人尚且明白這些,何況翔飛人?怎也好,我不相信他跌倒是在演戲。

但我也不想否認,我認為劉翔在跌倒後的反應,有點怪異。試想想,自己是劉翔,四年前黯然離場,四年來不斷努力,就是為了再次回到場上,卻遇上這樣一跌,我會有什麼感覺?

除了是腿痛外,一定是很驚訝,難過,生氣,覺得很對不起曾經幫助我的團隊吧。一個難過的人,可以有很多表達方法表達他的難過,也許是咆哮,流淚,更可能是,沉默。但從劉翔臉上看到的,竟然比想像中冷靜,他單腿跳回終點前,跟高欄吻別。如果你是劉翔,剛剛才被攔攔倒,你會在此時此時向欄獻上一吻嗎?也許,當我平靜下來時,我會,但當時此刻,我大概不會。

再強調是,我絕不相信劉翔是故意跌倒的,但我認為那之後的一吻,卻怪怪的,不像是由心的一吻(感情推進不像是這樣),但這當然也只是我自己的代入感,到底原因為何,是否是長年累月被命運作弄的看化,是否是個人的一種告別儀式,我完全想不到為何,又也許只是我想太多,一切一切就只有翔飛人自己知道了。誠心希望他早日康復。祝好。

4 則留言:

說...

一位專業的運動員,在經歷過無數的訓練和重覆的動作後,無論對動作或身體本身都一定是相當熟悉的。

我認為劉翔自己在起跑當時,甚至是更之前,一定就感覺到自己身體的問題。最低限度在跨步上欄時一定察覺到有異樣。在這種狀態下他仍然選擇上欄,明顯地代表他打算拼盡全力熬過去。就算要演戲,也絕對沒有必要做這種會危及身體的事。所以我絕對不相信他那是演戲。對他下這種判斷,是對運動員的不尊重。

至於那一吻,我個人認為是可以理解的。當初的他,是作為黑馬在奧運會跨過這欄而大放異彩。同樣地,也是奧運會的欄把他拉下來。經過四年的努力,他為的就是要再一次跨過這個欄。而結果命運又再開他的玩笑。這一次對劉翔而言大概可以肯定是最後的一次奧運了,所以他無論如何都希望能完成賽事。而來到這個欄的前面,這個他跨過無數次,曾經給他光環,又把光環奪走的欄,我可以理解那複雜的一吻

鄭裕文 說...

我很同意你說的,所以我也不相信他會故意做出故意跌倒這種事。

我只是覺得,那一吻發生得有點太意料之內吧?也許,是因為如果換轉是我,我這個人總不能在太突然的情況下好好做些什麼抒發情感,只是他抒發了。想來,這是我的問題,我將自己代入他了。

miss p 說...

或許他本來已打算在奧運後退役了,也計劃了在最後一場比賽吻一下欄?

鄭裕文 說...

miss p, 今天我想了很多,我想,他是一早想好要吻欄的,無論結果是勝是敗是退出是意外都好,賽果不是意料之內,但就如你說, 這儀式應該是他早便設定好的了。我猜想他是要告別了...我開始明白點了。

也要謝謝你將我的網誌連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