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8月1日

小女孩 想哭便盡情哭吧

當15歲的立陶苑泳手Ruta Meilutyte游向終點,由水裡探頭出來,轉身看到計分板那刻,她知道自己是100米蛙式第一名了,但她不是振臂高呼,而是有點難以置信的掩著口,想哭又哭不出來時,我反而被她這種表情打動了。

我喜歡游水,也很喜歡看游水。卻發現游水可以是比任何一種運動更自我與孤獨。大部份其他的運動,觀眾能看到選手作賽時的臉部表情及肢體動作,或崩緊,或充滿信心,或心事重重;但游水呢,匆匆跟鏡頭打個招呼,便鑽進水裡去了,選手無論在水底裡急得哭瘋了,或大吵大叫,也無法寫在面上,就只能藏在心裡,也許是幾十秒,也許一分鐘,成了自己面對自己的最私密時間。

Ruta Meilutyte到了頒獎時,她的情緒還沒平靜下來,奏起國歌時,更加全身抖震,臉上悲傷的成份好像還比高興多,我在想,這年輕的軀殼內藏著的這個靈魂到底怎樣了?當然了,一下子打敗了游泳強國美國,為自己的小國立陶苑增光,靠的,不是不可靠的運氣,而是無數的毅力,汗水,委屈以及壓力。小女孩,別傷心,這是你光榮的時刻,想哭便儘情哭吧。

照片來源:getty images

2 則留言:

stripeboy 說...

其實,跑步跟游泳一樣,亦可以是孤獨的運動。而我,至今仍然享受一個人的跑步時光。

鄭裕文 說...

STRIPBOY,我同意跑步是孤獨的。但如果說是比賽的話,觀眾還算能看到跑者的樣子/狀態,但泳者的表情感受也只能藏在水底了。

我當然知道你愛跑。我也享受一個人跑步的孤獨時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