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7月20日

未知

今天跟阿娟去逛書展,她拿著我的書,說,「嗯,好朋友,我勁少看書,但這本我會看完,我知道我會喜歡的。」

我十分感謝她,還有很多其他朋友,他們都告訴我,已買書了。對於一個新作者來說,有人買書當然開心,但終歸最想的,還是有人看。

至於喜歡不歡,若是在幾年前,我也許會有點介意。但現在,坦白說,是平常心了。我想,這和我自己對自己有種清楚的認知也頗有關係,我自己也愛看書,我知道自己寫的東西該和怎的類型相比,又永遠不可能和怎的類型相比。喜不喜歡本來是很個人的事,我間中也有很特殊的偏好,怎能期望朋友都喜歡自己寫的東西呢?

所以我告訴阿娟,認真的,做朋友,我只要知道你支持我做我自己想做的事,足夠了,你不用連我的寫的故事一併喜歡過來。我知道很多朋友疼我,這話也順道跟所有朋友說。意思是,若你能在故事中找到一絲慰藉和共鳴,謝謝,我很開心;但假若你不喜歡,不用不好意思,也不用過於盲目,我完全明白那感受,並很感激你內心曾有過的矛盾。

我在書展裡買了西班牙作家Carlos Ruix Zafon的新作,很期待,他就是《風之影》的作者,新書我會儘快看完;我也買了東野圭吾的新作,我決定給他最後一次機會;還有兩本《深夜食堂》漫畫,以及幾位本地流行小說。

還有一件值得記下的事,我在某家出版社(好像是明報)看到倪匡的舊書新編《呼倫池的微波》,從排山倒海的宣傳看來,印量不少,宣傳單張上說,這是倪匡出過的第一本、也是唯一一本長篇愛情小說。我想起很多年前我看過一篇倪匡的訪問,倪匡說,《呼倫》對他來說意義重大,幾十年前初出版,書局有售,因為是新作者,印量不多,最終賣了多少本?猜猜吧?五百?一千?

都錯了。是七本。還包括他自己購入的三本在內。

如果,那天他因為銷路不佳而放棄寫作,相信今天很多跟我同輩的人,將失去一段十多歲時共同擁有的珍貴回憶--上課時偷偷看衛斯理小說;但如果,那天他因銷路太好而繼續寫愛情故事呢?那將會是另外一個人的人生,另一個人的故事了。所謂命運嘛,又怎能預測呢?唯有隨心去做自己最想做的事,結果是未知的才好玩,不是嗎?

6 則留言:

bellelo 說...

喜歡你最後的總結 '唯有隨心去做自己最想做的事,結果是未知的才好玩', 人大了, 很難做隨心想做的事. 但忠於自己, 作不後悔的決定, 保持童心, 結果係點已不再重要. :)

周潔 說...

啊,倪匡還有這樣的小插曲嗎?我的朋友,恭喜出書,書局有售嗎?:)

鄭裕文 說...

BELLELO, 謝謝你。

鄭裕文 說...

周潔,是呀,我初時看到訪問,很驚訝,倪匡算是香港的大作家是吧,但他的第一本小說只賣這個數量,我很興幸他當初有堅持下去呢。

我早陣子看了你的《心跳回憶》,剛也買了《甜品書》,但還沒看。:) 你會嘗試寫長篇嗎?

我的書不肯定書店有沒(這東西我不能控制的),遲些告訴你吧,謝謝你的祝好。

匿名 說...

前天下午請左半日假,終於有時間一口氣看完你的作品,很鄭裕文FEEL的故仔呀,看到一半已想追睇落去,好有你自已的風格,不過結局有少少趕收工,但係以第一本書黎講己經是很好,不似一個新人寫的,很期望你的下一本,幾時開工寫?加油

+SON

鄭裕文 說...

+SON, 謝謝你的支持,對於一個新人來說,有人抽空看完書已經很好了,你還寫上感受,很感謝你。

我同意結尾草草的,因為我在尾段對故事太久,有種厭倦感,便趕快完成了。還有很多要改善的地方,我自已也是知道的。我喜歡寫故事,也希望自己能進步,休息一會,也會寫另一個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