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7月10日

《晚秋》

怎麼換了場景,由韓國到西雅圖,韓片還是韓片,擁有如此濃郁的電影語言,將電影的調子調得霧矇、寂寞、灰暗,不像此刻的天氣,反而更像劉以鬯筆下潮濕、無所依的回憶?

一個感情早已乾涸的女人
               VS
一個你想我be good便be good,be bad便be bad的男人。

湯唯遇上玄彬,原本可以什麼都不發生,偏偏車程如此漫長,大家一次又一次遇上,最重要的,還是大家都絕望,無依,曾經滄海。沒錯,這種感情當然不再年輕了,我猜導演想說的,還不止是傍晚,還要加上秋天,散發著一種註定一發生便枯萎的味道。

湯唯很好看,不止是漂亮,而是好看,她有一種很獨特的氣質,叫人眼睛離不開她。

至於玄彬,初時我覺得他姿粉味太重了,但看呀看,他似乎又將這個經常雙手插袋、自戀、輕挑的角色演繹得很好。還有兩人半咸淡的英文,我想起,是誰說過,世上最性感的聲音就是當一個異鄉人企圖將一種外語說得很自然的時候。湯唯和玄彬告訴你這對極了。

回家我上網搜資料,很多blogger說,電影結局令人感動,我不同意,我不認為這是一段令人感動的愛情,這是一段在寂寞中互相取暖的關係。我喜歡這種電影。

圖片來源:安樂影片facebook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