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1月25日

攝氏八度。

睡不著。我放了一盤熱水,想起之前有人送我兩包松樹味的溫泉粉,我家的浴缸在去年裝修時拆掉了,現在正好派上用場。溫差太大了,雙腳要很慢很慢放才行。

我本來便是很難入睡的人,尤其是腳掌冰冷的時候,我可以在床上輾轉兩小時也不能入睡。

熱氣由盤邊升上來。玻璃窗也變得霧矇矇的。有點熱燙。但再三嘗試後,開始較能適應了。一室也是松樹的味道,竟令我想起久遺了旅行感覺。到底,在什麼地方有這種松樹的味道呢?我不肯定,但我想起阿里山的夜晚。
 
慢慢地,不單是腳掌,整個身子也暖和起來了。天呀,有時覺得所謂享受這東西真是無分高級低級的,不過是一盤熱水,竟然能有這效果,我大概是太長時間沒好好照顧自己了。趁還會冷好幾天,我得要好好維護這個小活動,好好的留起這只屬於我的十五分鐘。晚安。

4 則留言:

匿名 說...

那麼冷,昨晚也輾轉反側,睡不着呢。

宿分上

idiotirene 說...




好久不見 新年好 願一家和樂 :]

好喜歡你"照顧自己"這四字
當真要妥貼保存 :]

記得你怕冷 但願這天氣別持續太久

祝好





p.s. 我也喜歡"紅花坂的上海"
即使後來被告知一些背後的故事...
再分享

鄭裕文 說...

宿分, 你也試試我這方法吧. 聽聞還要冷一段時間呢.

姐, 謝謝你, 賈導出了書, 有沒有看? 我很珍惜的看了一個小故事, 很精采的人物記事, KUBRICK有售. :)

鄭裕文 說...

想知道那背後故事, 你有空請告知呢, 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