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1月25日

攝氏八度。

睡不著。我放了一盤熱水,想起之前有人送我兩包松樹味的溫泉粉,我家的浴缸在去年裝修時拆掉了,現在正好派上用場。溫差太大了,雙腳要很慢很慢放才行。

我本來便是很難入睡的人,尤其是腳掌冰冷的時候,我可以在床上輾轉兩小時也不能入睡。

熱氣由盤邊升上來。玻璃窗也變得霧矇矇的。有點熱燙。但再三嘗試後,開始較能適應了。一室也是松樹的味道,竟令我想起久遺了旅行感覺。到底,在什麼地方有這種松樹的味道呢?我不肯定,但我想起阿里山的夜晚。
 
慢慢地,不單是腳掌,整個身子也暖和起來了。天呀,有時覺得所謂享受這東西真是無分高級低級的,不過是一盤熱水,竟然能有這效果,我大概是太長時間沒好好照顧自己了。趁還會冷好幾天,我得要好好維護這個小活動,好好的留起這只屬於我的十五分鐘。晚安。

2012年1月22日

台灣選舉

雖已一段時間了,但台灣總統大選,蔡英文宣布落敗的畫面還是在我腦內持久不散。

那是一個雨夜。雨下得很大。場內的支持者卻完全沒有離去的意圖,大概是怕擋著後方的視線,也沒打傘,大家只是披著雨衣,靜靜的聽,靜靜的傷感。

蔡英文那段演詞真的說得很好,既激情,又具感染力。縱使輸也輸得有風度,不卑也不亢。在選舉之前,或許包括我在內的很多人,也會覺得這圓臉、經常穿民革一樣服飾的女子很不能貌相,但看完之後,你實在覺得當初的懷疑是自己太膚淺,她絕對受得起六百多萬的選票。

民眾是和平理智而且積極參與的;候選人縱使落敗也不失風度。看一幕一幕熱血台灣,除了羡慕的份兒,我們在這邊看電視的,還可以怎樣?

看《紅花坂上的海》

看不到一半,我已淚流不止。那感動太單純了,不主要是擔心兩小伙子能不能在一起,還有是一份女兒對父親的愛,年輕人對保育的熱血,對正義的堅持,對反對聲音處理的手法。宮崎父子用很有情懷、簡單直接的手法打動我了。

「如果連少數的聲音都不尊重,還要民主來做什麼?」

我很喜歡保護拉丁樓那段,當場內學生因為拆與不拆鬧得一籌莫展,爭持不下時,領袖水沼站出來,不發一言的帶領學生唱一首歌,一首懷舊的歌,大家認真的唱,是非黑白並沒有在一時間清晰起來,卻不自覺的令人反思爭論的初衷是什麼。很動人,音樂大概是在這時候最powerful,最有意思了。這令我想起另一齣老片《北非諜影》,如果你有看過你一定知我在說什麼。

好喜歡女主角阿海。她對爸爸那種懷念之情令人心痛;當她看到極端的跳樓、示威都改變不了拉丁樓的命運時,她建議什麼?無私的付出。為拉丁樓服務。用誠意將人軟化;當她明知男孩是她的哥哥,她明白需要保持距離時,她還是選擇鼓起勇氣,在列車到站前認真表白,因為無論現實是怎樣好,她也覺得有需要尊重自己的感覺。這樣尊重別人,尊重自己的女孩怎不討人喜歡?

家暉在看完電影之後,說:「互聯網很方便,但真的破壞了很多東西。」我想他想說的是父女感情那段,將旗升起,又拉落。如果沒有了距離,便沒有思念之情了。我十分同意。

我也想起以前上課老師說過,動畫是最濃縮,最精簡,最直接了當的電影。因為環境、演員、道具已不再是因素,每個畫面都是導演想要的,故此最能表達導演所想的。看這電影,我完全同意老師說的。推薦這電影,超級推薦。



p.s. 故意在網上找來這電影海報,這個阿海跟電影有點不相像,但整張畫卻還是很漂亮。電影裡,在阿海家幫手的女借宿生,也畫了一幅以鮮紅為主調的畫,深深地將我迷住,不知是否出於導演自己的手筆?

2012年1月13日

2011年

我寫了73篇網誌、看了40齣電影、跑了20次步、游了8次水、看了10本以下的小說、由零開始寫了七萬字還沒完成的故事、賺了$$$的錢(得3個$?)。數字沒意思,但如果你認同時間就是生命,這多少反映了我的生命耗掉在什麼地方了。

這一年比任何一年都不同,就是我發現我對自己,對人生,對身邊的人和事都有了一種清醒的認知,這認知令我在待人接物中去得更盡。真奇怪,人說人越大越看化,我卻相反。以前我喜歡替人找藉口,認為每一個人都有自己的原因,現在我卻不,我儘量叫自己別去想別人的出發點,我比較著重看一個人的行為,縱使行為背後有千絲萬縷的委婉,但不,我不想知道,因為行為本身便反映了一個人的選擇。

或者這樣是有點執迷,但我不單將想法套諸於別人,也套諸於自己。而正因如此,我跟父母在過往一年的關係,比以往任何一年都疏離,我指,心的疏離;跟子女和我喜歡的人的關係,卻越來越親密。事實上,我以前一直怕提及我父母,但現在可以了。我們並沒有激烈爭吵,也常見面,但我幾乎是活了那麼多年,才在自己親身當了母親,一切清晰起來後,開始向自己坦白。原來,人夾人緣這四字也適用於親子關係的。

說些好事來。孩子現在剛好歲半了,很幸運地,我和他們兩個都很投緣,我很喜歡他們,他們也很喜歡我,會主動拖著我的手,看這看那;會雙腳跳起;會詐哭;會妒忌;會拿著水樽扮咪作狀唱歌。卻還是不能一夜好眠,老是在深夜醒來,以至在過去一年,我沒一夜能一覺睡天亮的,但習慣了,我本來就不是一個喜歡睡覺的人,深夜醒來,有時會讓我看見一個不一樣的世界,白天的喧囂,竟像前世發生的事,我也較以前更多觀看飛機、月亮、夜空了。我好享受這片刻獨處的時光。

另一件事是我對跑步有了一種新的體會。曾經我以為一切都完了,我不想再跑步了,身體也應付不了,卻在今年完成了幾次十公里賽和一次半馬拉的賽事。當然,一年才跑20次是太少了,我已不能再跑回以前的成績了,但能夠繼續在這個運動之中發現些什麼,還是難能可貴的。今年也是我首次嘗試邊聽歌邊跑步,好多旋律,好多節奏帶領我的步伐,特別謝謝五月天帶我的正能量。

看電影和小說的數目比以前大大減少了,因為閒情少了,而且,我的要求也相對高了。至於寫作,我卻很想批評一下自己,做得不夠好,不夠快,不夠專心。網誌是記錄也是練習,但不夠,量不夠,也不夠坦白,左躲右避的,我應該再剖析多點,更重要的是,應專注多點在長篇故事上。當然,量是一回事,但我過程中認識了自己也是一回事。在此我希望定下目標,手上那故事儘快埋尾,也在今年之內再完成另一個長篇。嘩,這目標於我真不簡單,我要為自己打氣。祝好。你們也加油。

2012年1月11日

今天等我來 亨利

http://www.youtube.com/watch?v=qaPrQCkHn4g&feature=related

這一球超正點的!還要是亨利式招牌熨射。優雅、瀟洒、關鍵!最好看還是他入球之後的慶祝,跑了大半場,任誰捉他都捉不住,他一心一意就是要去找一個人,一個親手將他由小子培訓為大帝,卻在他成名後指著門口要他走,在他末落後又親手召他回巢的人。

去吧 回去吧
從前的小子不怕
去吧 回去吧
我要使家鄉驚歎 何時也要闖
闖出璀璨 告世間昂然地我復還

那短短兩秒的識英雄重英雄的緊抱,超好看的,很男人,很硬朗,盡在不言中。還有是之後的咆哮,拍心口,仿佛在說:「來,今天等我來!告世間昂然地我復還!」別說我們在十萬九千里外的螢光幕前,就連現場的碧咸也為之感動了。

聽別人故事
如何的春風得意 也是人故事

可以不感動嗎?離開多少年了?就在大家都以為他不如去拍廣告算了,他還可以在自己曾經最光榮的地方,再披一次阿仙奴球衣,再入這漂亮一球。任何一個曾對某隊球隊忠心耿耿,卻最終離開收場的人,怎會不明白當中複雜的情緒呢?你猜碧咸不想回奧脫福嗎?哪怕是一場都好,一球都好,現在看著一個亦敵亦友的人有這機會,怎不羡慕,不激動呢?

亨利看來胖了點,臉上的鬚根是不是因為吉列沒再贊助的緣故了?不過這也無損他的魅力,他甚至是世上唯一一個即使光頭我還是覺得滿好看的男人。因為他的魅力本來就是來自一份帶點頑皮的自信。

大門已開,旅客已歸來。
期望更多精采入球。

2012年1月8日

  • 《吸血新世紀4上集》:我受不了自己了,竟然還購票進場看這集,這完全是師奶劇之冠。吸血鬼在結婚那晚還故作大方旳將愛人送到人狼手上,女主角對人狼不捨的程度簡直令人煩厭,劇情九成是用對白交代,到底,要反反覆覆到什麼時候了?我大概真是被吸血鬼的男色所迷惑而變蠢了。
  • 《福爾摩斯2》:也是沒什麼的電影。一切皆因自己是偵探,是福爾摩斯,是祖迪羅的fans而已,一天我還是如此,我仍會義無反顧的繼續看,繼續被取笑下去的。
  • 《我的華麗皮囊》:這才是大師級的作品。變態在骨子裡就是這回事。我一邊看一邊作嘔,這idea太變態,太反胃了,你不會覺得切身,因為太荒謬了,但假如不小心投入進去一定會打顫。變態是沒得學,也沒得教的,變態是一種本性,而當擁有這本性的人同時又才華橫溢,兼且愛上拍戲時,就成就了艾導了。我強烈推薦這電影,但你要像我一樣有足夠想像力才會看得過癮。小心。

2012年1月3日

《天與地》

我無意將自己區分為師奶不師奶,建制不建制,我只是以一個普通人的心情看完三十集的《天與地》電視劇,我覺得真是超級好看,除了中間有些表達手法還是很低估觀眾的想像力之外,整篇也很流暢,劇本完整,言之有物,富啓發性,我相信有認真看的觀眾,應該會在心裡留下點什麼。

而看完結局之後,我才明白為何中央要去到第二十五集才下封鎖令。rock fest那段真的拍得很powerful,先是一個,繼而是一群,最後將整個會場擠滿了,新歡、舊愛、擁有不同背景、不同人生觀的人,都在今夜都放下成見,聚首一堂,為的是什麼?就是一份不甘心。這畫面你想起什麼?如果你也有著跟我一樣有著同一個經歷,你不難理解我在說什麼。

人心是不是就這樣一念之間便改變?
當那些年過去,大家也明白戴著面具做人再沒意思時,在哪裡可以找尋本性?
善良是不是一種選擇?
面對一件錯了但無法改變的歷史,你選擇對著幹,折磨人,逃避,還是抱怨:命運?

我不知道,要嘗過多少次失望才會寫一個這樣的劇本?要背叛人幾多次或者被叛背幾多次才能明白當中反反覆覆的情感?還有創作人獨有的堅持與絕望。

政治正確的確要為觀眾安排出路,那平行時空也著實拍很好看,比如有一個只有一兩秒的鏡頭,拍到鼓佬和gina帶著口罩在醫院隔離便交代了發生什麼事,那是編劇的心思。至於長大了的家明的出現,更令編劇、觀眾可以暫時美化一下自己的心情,但真正的結局是什麼?

家明早便給人吃掉。ronnie變盲。鼓佬死去。黑仔永世也得不到他一生最愛的女人。大概只有阿yan算是想開了點,夠膽再到天山,但那一臉淒然落寞告訴你什麼?

這才是現實。

如果tvb能多拍點這個質素的東西出來,我想我遲早也會變成一個電視精,要知道,這十多年來,這才是我唯一一齣認真看完的本地電視劇。

p.s. 林保怡做得真好,他行出來便有一種「你估佢唔到」的樣子,亦正亦邪,心裡有數那種;陳豪除了歌喉有點令人想笑外,也不錯;余詩曼有進步;最可惜是王德斌,這樣說有點不好意思,我覺得他很努力,但多努力還是像念台詞,演戲這東西大概真的講一點天賦,如果像原意一樣起用張家煇應該會是另一回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