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11月8日

再說王迪詩

轉自王迪詩的網站http://www.daisy-lancashire.blogspot.com/ 有這樣的文字:

「也許有人想問我不是律師卻在專欄裡扮律師,是否欺騙讀者?那大家也不妨想想,寫謀殺案是否一定要殺過人?難道金庸一定要識輕功才有資格寫神鵰俠侶?村上春樹也曾以「我」的第一身創作小說,難道他真要到過「海豚酒店」才可以寫《舞舞舞吧》?一個作家的責任,是要寫出他真心相信的東西,透過作品來表達他認為真實的信念,並且令讀者在閱讀的過程中能夠從作家的文字裡看到自己──真實的自己,這對我來說就是真實。 」

如果她不是談及金庸,或者村上春樹,我對以上文字也不會如此敏感。我發現以上的話絕對是個謬論,首先,最令我奇怪的,王迪詩怎麼忽然成了個小說家了?據我認識,除了一本我認為很一般的《孔雀男與榴槤女》是小說之外,她曾出版的,都是散文。現在自爆不是律師,散文忽然說成是小說,是怎的一回事了?

小說家當然可以天馬行空,可以將自己未經歷過的東西透過想像寫出來,不受到一句質疑。但這一切都只限於故事裡面,並不適用於作者簡介,我不知道新思維是怎樣,但那是我一直認同的common sense。據我了解,無論是村上好,金庸好,都不會在作者簡介上虛構自己的身份,即使不會和盤托出,至少不會作假,我感覺那是和讀者交流的一種尊重。

再說一次(我已說過一百次左右 :P),我是欣賞王迪詩的,坦白說,對於她欺騙讀者這事,我也不感到太反感,只覺得有點搞笑(或者,由始至終我根本也認為「她」是一個project)。但現在,她竟然拿我更喜歡一百倍的金庸,更喜歡一千倍的村上春樹出來跟自己比較,又說自己不算欺騙,我就要挺身而出了。欺騙歸欺騙,你能不能接受是另一回事。你又認為是非曲直在哪兒呢?

10 則留言:

tusswu 說...

其實她的文字太好,讀者太投入,投入到將真身與幻想重疊影像太深,最後大家出現重大落差,其實有點像天真嬌事件。其實不止她,一些在香港被稱為藝術/達人/專家之類的人物,當我真的接觸他們後,其實都是一種「欺騙」呢。真正達到我們想像中那種真正的藝術家,我慶幸認識一個,他們最藝術的地方就是沒有人或只有少數人認識,如果能到大眾認識的層面,就只有同一種狀態了。

鄭裕文 說...

TUSS, 明白, 亦認同你所說的.

只是好奇你說的一個是誰? 大概你不想披露吧? 但是哪個行頭的? 我猜猜吧, 是攝影的?

說...

你真的好欣賞王迪詩

匿名 說...

下次見面﹐真要跟你好好談談王迪詩。

我對她的文章和此前的作風十分喜愛。此前的作風是指發照片前。

對於她這段文字﹐我看到當下和你的感覺完全相同。倒並非因為我喜愛金庸和村上﹐而是那根本是風馬牛不相及。

我但願這真是信報另一個project。

xm

Frankie 說...

看了星期一(14/11/2011)信報鄭天儀給王迪詩做的訪問和更多照片麼?她說她原名楊潔深,中大新聞系畢業,在星島日報當了半年記者,後投身商企 ......

鄭裕文 說...

pisces.f 我沒看, 經你一說我很想看, 但我不知道可以在哪兒看了, 或者圖書館吧....

突然想起, 我有點印象,你說你是認識王迪詩真人的是嗎? 真的是一個年輕女子寫的文章?

Frankie 說...

我有訂信報網上版的,你可以留你的email 給我,我剪輯給你吧﹗
我當然不認識她啦﹗我還一直以為是一個寫作團做的,當然,我身邊有朋友專為名人做寫手,甚麼甚麼才女,有些也是有代筆的,所以,還是不要那麼認真 ......
如果你只想多看幾張王的照片,這位仁兄已將信報的,upload 了...
http://magician__yang.mysinablog.com/index.php?op=ViewArticle&articleId=3270211

鄭裕文 說...

pisces.f , 為何我一直有個印象你說過你認識王迪詩呢..... :P

如果不太麻煩, 請將剪輯發到chengyuman@gmail.com 謝謝你 :)

匿名 說...

信則有,不信則無, 覺得寫得好就看, 不好就不看,不用太認真吧, 樣貌對於我來說沒所謂。

鄭裕文 說...

pisces.f. 謝謝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