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5月6日

有關 拉登之死

同意同意,美軍殺拉登,確實說明了什麼叫以牙還牙,以暴易暴,血債血償。但如今竟有很多人開始同情起拉登來,我在想,人的記憶有時實在是相當的不可靠。拉登喎,那個動一根手指便將雙子塔拉倒,乾咳一聲便將無數無辜百姓炸得粉碎的大魔頭喎?

當然,你可以說什麼「法律自有制裁」一類的政治正確論,我一直受的教育也告訴我,交給法律,必定是最容易,而且所謂最正確的做法。然而,我也不想否則,心底裡,其實贊同奧巴馬今次的決定。

法律可以懲罰一個人到什麼程度?不殺的話,漫長的訴訟,各地信徒的聲援,以及人權什麼什麼一類的聲音,會令這個魔頭還有幾多借口去好好活著?

面對體面的人要用體面的做法,但面對爛仔呢?有時,不得不以爛仔的手段對付?

當然,死者而已,過去無法改寫,拉登死十次也於事無補。一些基督徒或佛教徒,相信,也會勸世人寬恕或者放下之類,然而,如果任何事都能說一句放下就放下,這個世界就可以說是沒有什麼再是重要的了。

如果我是奧巴馬,即使要我背負世人的指責,要我親手交還諾貝爾和平獎,或者下台,我大概也會推出殺無赦這道令牌,用我自己的方法主持公道,以祭當年慘死的亡靈。(這大概也說明了我是一個怎樣的人,也說明了我無法成為任何教徒的原因是吧?)

而事實上,痛快死去,對一個大魔頭而言,是便宜了,不信你看看電影《謎情追兇》,當中正正說的就是類似的一個故事。

1 則留言:

說...

有朋友說,海葬也便宜了拉登。將遺體運返美國,用美國國旗鋪蓋再下葬國家墓園效果更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