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3月14日

一切安好

零,早在你發電郵給我的時候,我已在看1Q84特集了。我看得很慢,病是其一原因,主要還是不捨得看完,而且我竟然有拿起原子筆將重點間著的衝動,而看了一個段落之後,我又想重覆翻看。太有意思了,村上寫寫作背後的事,平時我會跟這老朋友在作品裡談話,今次呢,則看到他坦白談自己。讀第一天的某段訪問,我直想哭,那段是這樣的:

「寫著之間,漸漸知道一件事,就是年幼時代,少年時代,自我其實仍受過各種傷痛。說起來,不管任何人,在什麼樣的環境長大,成長過程中都會分別受過傷,都有被傷害過。只是沒有留意到那事情而已。

可能在結了婚、獨立了,一心一意地工作之間知道的也不一定。自己某種意義上失去了,受傷了,受害了。過去以為在和平的環境中沒問題地悠哉長大,過著還可以的幸福少年時代。然而說不定不只是這樣。

我並不是在責備父母。父母也盡了力。任何動物都一樣。都把要活下去該知道的know-how傳遞給孩子。人的情況和其他動物不同,因為運作著非常複雜的社會生活,因為know-how也變得更複雜。不過傳遞know-how這件事,某種意義上是讓迴路閉鎖起來的行為。這點明白嗎?

-很明白

所以,我自立了、自由了,自己工作,隨著建立起自己的生活系統之後,才漸漸知道自己受了多大的傷。似乎提了好幾次,但我並不是在批判雙親。雖然想法和生活方式都完全不同,這沒辦法。只是從這種、從那痛苦、從那乖離的感覺,衍生出自己內在的故事來而已。」第29 & 32頁

我也很明白呀,村上透過寫作明白自己這種傷痛,我呢,幾乎是最近才發現,自己藉著懷孕以及生兒育女這事,了解到過去自己無以名狀的受傷,那種受傷是我不想,但也不想否認,是來自我的父母的。我很感謝村上春樹,因為他讓我獲得閱讀給人類最原始的快慰,那就是共鳴感。與你分享。

4 則留言:

Winnie 說...

看到這篇。留個腳印 :) XM

idiotirene 說...




這陣子 因為工作關係
回顧很多很多與父母的事情...
看著你這段 感觸也感動
好想與你分享
嗯 稍後再寫信給你詳談

訪問集 我還沒看呢
這樣珍貴的 村上奉上的一份厚禮

回首看著 明白著
因為懂了 會小心翼翼的 避免犯錯

可也因為我們成功了
孩子能有自己成長空間了
他們 在某一階段
可能更激烈的攻擊著父母

就像龍應台不是嗎?
她與兒子的感情如此深厚
卻還是有一段時間 不知如何溝通
才衍生那個專欄的美好...

可這些都沒有規劃的
都沒有絕對好壞
誠如村上所言 誠如你所訴說
都不是責備
可也是必須面對承認的

畢竟 因為這些
讓我選擇以這樣的鏡頭看世界
讓我決定以這樣的方式過生活
由此 釀造 獨一無二的"我"

最近發生事情 讓心情悲喜交集
只能說
願我們珍惜
願我們好好的愛


鄭裕文 說...

W, 很久沒聯絡, 你最近好嗎? 我發現你的八十年代網誌已不存在了, 搬家了嗎? 能不能給我新地址?

idiotirene 說...




謝謝你的留言 :]

最近的生活實在有太多需要消化的
而能讓我們知道
有人正在很認真的思考與分享
實在 太重要了
而村上 當然是其中一位...
好呀 我看完之後 再跟你分享 ;]

最近都集中看工作需要的書
自從"入夜"後 暫且放下小說了
我早陣子也買了"我失落的城市"
嗯 正在排隊的
包括"我嫁了一個死人" "雨的祈禱"

呀 原來這樣
那 你送我的"小妹" 要趕快看 :]

祝好